04原來並不如我想象!
04原來並不如我想象! 有的東西是用來鄙視的,比如某老師上的課!有的時間是用來睡覺的,比如在聽某老師不知所云的課時! 雖然高中生活才剛剛開始,可是我已經厭倦了.看著講台上此時正口沫橫飛,口若懸河一樣的四只眼老師,我就忍不住的想睡覺.不能賴我啊,這位老師的課簡直就跟催眠曲一樣,一聽就讓人昏昏欲睡!我敢,班上絕對不是我一人有這樣的感覺.因為我分明看到坐在我前面,倒數第四排,正數第七排的一個男同學正在把腦袋支在手腕上,在打著瞌睡! 我又抬眼看了看講台上的那位四眼老師,我坐的離講台最遠,她應該是看不到我的吧?慢慢的低下頭,我准備開始跟周公約會起來. "莫子凡!請你回答一下這個問題!"我的頭剛貼到我的胳膊上,四眼就叫起了我的名字!我簡直懷疑她是不是一直在監視著我呢!我慢悠悠的站起來,看向黑板.暈,是我最厭惡的函數!我真不知道是誰那麼無聊發明了函數這個玩意,是個人都知道這種函數在生活中根本就用不到!當然建築師什麼的除外! "莫子凡,你會不會做這道題?"四眼見我一直不話,又追問了一句.她那厚厚的鏡片一點都擋不住她那凌厲的目光! "莫子凡,老師在問你話呢!你怎麼一聲都不吭?會還是不會,你倒是一聲啊!"四眼的語氣已經變成不耐煩,她一定是後悔了叫我起來答題的吧? "對不起,我不會!"我動動嘴唇,總算是吐出了這句一直卡在喉嚨里出不來的話!我知道此時全班41個同學正全部看著我,等著我出丑呢! "不會?這可是初中三年級的二次函數!難道你沒學過麼?"四眼的語氣就跟我不知道1+1等于多少一樣的不可思議! "學過,忘了."我垂下頭,不敢看四眼臉上的表,她一定在想像我這樣的二次函數都不會的學生是怎麼進了這聖德高中的吧? "忘了?莫子凡,你這是什麼態度?你給我到門口站著去,什麼時候想到這道題該怎麼做時,再進來!"四眼生氣了,手里的粉筆啪的一聲丟到了講桌上."有哪位同學會做這道題的,請舉手!" 什麼?站到門口?我還以為高中生是不用站門口的.我呆住了,沒有動. "莫子凡,難道你沒聽到我的話麼?我讓你到門口站著去!"四眼顯然不想就這樣放過我,見我站著不動,聲音立馬提高了分貝. 我抬頭看了看四眼,此時的她正一臉怒氣的瞪著我呢.我低下頭,離開我的座位,往後門口走去.在我走出門口的時候,明顯聽到了四眼的嘀咕聲."真不知道這樣的學生怎麼進得了聖德的!笨的無可救藥了!" 我把背貼在後門的牆上,才支撐住自己的身體沒倒下.四眼的話,猶如一把鋒利的匕首,在我原本已經千瘡百孔的自尊心上,又狠狠的紮了一刀. 聽著各個教室里面清晰的講課聲,我掏出裝在校服上衣口袋里面的手機.還有二十五分鍾才下課呢,一下課整層樓的學生都會看到我被罰站在門口的!倒時我豈不是成了整個學校的笑柄了?想了想,我悄悄的抬起腳,盡量放低自己的腳步聲,慢慢的往樓梯口走去.在走到樓梯口時,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教室,還好四眼並沒有發現我已經不在了.我一口氣奔下樓,往操場上跑去.我聽得到自己此時正砰砰劇烈跳動的心髒,這還是第一次我敢違背老師的話呢!也許我的血液里面本身就隱藏著叛逆的因子也不定! 在在操場上看著遠遠的教學樓,思索著到底應該躲到哪里去.操場上正有別的班級在上體育課呢,還好,我跟他們離得還有一段距離,並沒有人注意到我.四周看了看,我的目光鎖定在了操場後面的一片樹林,躲在樹林里面應該不會有人發現我了吧?反正已經是上午最後一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