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兩個人的節日
第054章 兩個人的節日



轉載

自從花想幫吳化千的妻子治好怪病之後,幾乎每個月他都會派兒子吳平送一些新鮮的蔬菜來,以此表達自己的謝意.而吳平也因為母親康複的原因,得以進了學堂,每次見到夏遙,總會叫她代為向花大夫問好,長大了要好好報答他.

這個月也不例外,快到春節了,吳平送來的東西更多,不止有蔬菜,花生等,還有年糕.

平涼城的大街上到處洋溢著喜慶的氣息,夏遙一個人漫步其中,心里不知是什麼滋味,落寞,追憶,傷懷.她新的人生里,第一個新年,是注定沒有親人陪伴了,而此後,她也必須習慣這樣的節日.

但是她仍是買了不少食物,鞭炮,紙,還有糖果等,就算他們全都去修煉了,她也不至于太孤單,因為還有一個人是跟她一樣不喜歡閉關的.

"花想,快來!"她奔到他院子的書房里,興奮的磨墨.

花想走進來,並不明白她想干什麼.

她展開手里的紙,平攤在桌上,"你來寫春聯,我一會貼到各個門上去."

他怔了怔,"春……聯."

"是啊,過新年家家戶戶都要貼的."她拉他過來,把筆塞他手里,"寫個什麼好呢?春臨大地百花豔,節至人間萬象新,好不好?橫批,萬事如意."她記得哪一年他們家的春聯就是這麼寫的,她念得興起,又道,"事事如意大吉祥,家家順心永安康,四季興隆.花想,這兩個哪個好?"

沒等他回答,她已經做好決定,"兩個都寫,反正前門後門呢,好幾個門."

花想握著筆,忽然覺得筆好像有千斤重.

"你地字比我好看多了.你也不想用我寫的貼出去丟人吧?"她彎下腰.側著頭笑.

他地手微微一抖,很慢很慢地舉起筆,終于還是寫了起來.那一筆一劃,凝重的仿佛刻在心頭似地.久遠地畫面在眼前展開.鮮活地仿若昨天,然而.漸漸模糊了.漸漸變成灰色,漸漸消失.那些人.那些笑.最終還是遠去了,留下他一人獨自面對永恒地黑夜.

夏遙看他鼻翼翕動.睫毛在光亮里好像飛蛾的翅膀,不禁湊近了一些瞧.

他卻忽然側過頭.冰涼地唇擦過她的臉頰.兩個人俱是一愣.

她臉了.往後一讓."你怎麼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的臉很白,一絲血色也無.琥珀色地眸子不再是毫無生氣.而是深深地暗淡,像掩藏了無數心傷地洞口,令她想看又不忍看.

他沒有回答,而是蘸了墨水,又繼續寫第二張.

空氣壓抑的難受,她看著他背影,心里微微的疼.可明明什麼都不了解啊,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擠出笑臉來.

再次走到他旁邊,她拿起一張紙,尋了把剪刀出來,左思右想,不一會便剪起紙來.她的母親是北方人,過新年的時候喜歡弄些窗花來帖,她也學了幾手.

"花想,好看麼?"她拿起自己的傑作在他眼前晃.

他抬眼一看,居然是魚戲蓮的窗花,眸里多了幾分驚訝,"你會這個?"

"是啊,我還會剪其他的."看終于轉移開他的注意力,她剪得更加用心,不一會兒,又完成了一個鳳凰朝陽的窗花.

他越發驚奇,但眉眼仍是淡淡的.

"你要不要試試?"她把剪刀讓給他.

他跟她一樣,想了想,才開始剪起來.夏遙盯著他瞧,動作雖然生澀,可這絕對不是第一次剪,難道花想以前也做過窗花麼?好奇怪,妖也會對這些有興趣.

"好漂亮."她由衷的稱贊,花想剪的是一幅春歸圖,里面有很繁複的花樣."咱們把它們貼起來."她拉著他,歡快的往門外跑去.

兩人把幾個大門都貼上了春聯,又貼好窗花,宅子登時呈現出新年的氣息來.只可惜那幾個家伙過年放鞭炮太吵,都去了遠一點的地方修煉,包括臨風,他現在用功的很,簡直讓夏遙刮目相看,就快趕上修煉積極的曉桐了.

做完這些後,夏遙又拉了花想去廚房幫忙,雖然只有兩個人,可是她也打算把新年晚飯弄得齊齊整整的,四個冷盤最少,還要兩個熱炒,加上一大鍋燉湯,還有酒釀湯圓,水餃,這些她一個人可做不完.

看她忙里忙外的背影,花想眸里多了些柔色.她大概真的是人,沒有妖會過這個節日,只有渺的人類,才會對短暫的一年那麼在意,才會珍惜這團聚的時刻.

"花想,菜可撿乾淨點啊,我最怕吃到蟲子了!"她不忘叮囑他一句.

花想忙低下頭,把剛才的菜葉翻了翻.

"花想,幫我在窩里添點熱水,我忙不過來拉."她真是手忙腳亂,天知道,准備這些菜原來是這麼難的一件事.

花想忙端著熱水往她燉著的骨頭湯里倒.

"花想,這個牛肉你給我切一下,切薄一點哦."

"花想……"

整個下午,夏遙就在油鹽醬醋,肉菜湯水和指揮花想中度過了.

"啊,終于做完了!"她看著一桌子熱氣騰騰的菜,十分有滿足感,大大的伸了個懶腰.這工作量真大啊,作為一個妖,她居然都累得腰酸了.

"花想,你可不能辜負我的心意,咱們開吃吧."她坐下來,給兩人倒了杯酒,正是花牛釀制的絕香.這酒喝不醉,那麼桌上的菜還是有望吃光的.

她拿起酒杯,"來,咱們來碰一下."

花想不明所以,但仍是依據她的法把酒杯舉起來.

她把自己的酒杯在他的上面碰了一下,發出清脆的聲響,往年,他們過年開飯的時候總是會這麼喝酒,然後些新年的祝詞.她撐著下頜,盯著花想瞧,"嗯,花想,我祝你……"祝什麼呢?他們以前希望健康,希望富裕,希望長壽,而妖是不需要這些的吧?

"花想,我希望你快樂."她把酒一飲而盡,"這是我對你的新年祝福."

她的臉頰很,眼眸似天上的星辰,她笑了,那笑一層又一層,好像一大片瞬間開放的花田,他心里,有一種不出來的感覺,暖洋洋的,像春天的風輕拂過臉.

她希望他快樂.

快樂,這兩個字久遠的好像都不會寫,幾百年前,曾經是吧,也是這樣的節日,他不知多麼快樂!

他低下頭喝酒,什麼都沒有,但是他吃了很多,這五百年來,這是他吃得最多的一次.

雖然氣氛很安靜,可夏遙並不難受,她看得出來,花想也是開心的,因為若不是開心,他不會那麼欣賞她燒的菜.

子時來臨,當城里一片鞭炮聲響的時候,她也把院子里早就准備好的炮仗點燃,看著沖天的鞭炮在半空炸開的時候,她發現身邊的花想笑了.

雖然只是一刹那,但也美過她此生所見的最璀璨的煙花,她想,她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天.

花想回到房里,他也有些累,走到床邊坐下的時候,卻發現枕頭下面露出一個色的東西.他拿出來一看,卻是個包.

怔了怔,他打開包,里面是一串用繩結著的銅錢,每一個銅錢都不一樣,有些刻著龜,有些刻著雙魚,有些刻著星斗.這是壓歲錢,是親人之間互相送著用來辟邪和保佑平安的.

一時間,回憶振著雙翅,不可抑制的蜂擁而來.他猛地一閉眼,胸口被重撞了似的,恍惚中,仿佛聽見空谷巨鍾,一聲聲的敲響在耳畔,他手指抓緊銅錢,那強烈的疼痛終于慢慢消了去.

那晚,他竟睡得格外安甯,就如同從前一樣.

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