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半個代價
第048章 半個代價



轉載

揚塵山很特別,別的山都青蔥青蔥的,它卻像個光頭,一棵樹都不長.夏遙踩著那些怪異的石頭往上爬,路十分不好走,本來也可以用飛的,但是既然要探路,自然不能放過任何蛛絲馬跡.山中時不時有野獸的叫聲傳來,但走了半個時辰並沒有發現異常.她中途累了,找了個落腳點坐下休息,順便等紫云.

他們一會就出現了,夏遙趕緊藏起來,這地方是半山腰,她聽到有人指揮把他們五個人分成兩組,各自往不同方向探查,並若有發現,立刻釋放信號撤走,千萬不能有半分猶豫.

夏遙當然跟著紫云走,這一組除了紫金這混蛋外,另外一個是看上去很稚嫩的少年,她在華清宮並沒有見過.

三個人往西邊走去,夏遙心的跟在後面,只聽那個稚嫩少年道,"兩位師兄,我聽那些村民描述,這妖獸好像是頭豬,你們會不會是只豬妖?"

"蠢,不是妖,能吃那麼多人?"紫金冷笑,"村民能活著見到,也不能活著回來,你還真信啊?依我看,這妖修為應該不低,不然這回也不應該集合幾個門派的弟子一起,咱們華清宮斬妖除魔,哪次不是單打獨斗?你一個新來的,懂什麼."

那師弟嘟囔幾句,看向紫云,"紫云師兄,你覺得是怎麼回事?"

紫云語調冷淡,"好好探查吧,都心點,強大的妖獸很容易會發現我們人類的氣息."

師弟吐吐舌頭,也不再話.

紫金嘿了一聲,"我紫云師弟,你不是聽得懂妖語麼?怎麼不高聲跟它打聲招呼,不定能交流交流,咱們也省事,你是不是?"

"啊!紫云師兄真的聽得懂妖語啊?"師弟跟在後面,很興奮,"我早就聽紫云師兄很特別,你給我露兩手啊."

露個毛線!這師弟還真幼稚!夏遙恨不得上去彈他個爆栗.誰都聽得出來那紫金是在諷刺紫云,這種時候,能高聲講話麼?

紫云不屑理紫金.加快了腳步.

揚塵山忽然安靜下來,好久也沒有一聲野獸的吼叫.甚至連個飛鳥都沒有出現過.天空烏沉沉地,看起來似乎要下暴雨.師弟忽然叫道."快看.這里有個山洞."

夏遙一看.果然有個黑乎乎地洞口.不過看著挺恐怖地,不知道里面藏了什麼.

紫云攔住師弟."先別進去.這山到處透著古怪,還是謹慎點好."

紫金嘿嘿笑.搖著頭."紫云師弟,你怎麼這麼膽?好歹也有驚海劍在手,難道還怕一個山洞?你看這天,很快就要下雨了.你是想我們都被雨淋麼?這洞看著不深.妖也不會藏這兒.師弟.咱們進去."

師弟想都不想,蹦跳著跟紫金走進山洞.

夏遙忍不住搖頭,這紫金真是混賬,為了跟紫云作對,全然不顧大局,還真是不怕死.

紫云在門口猶豫了會兒,輕輕歎口氣,不得已也走進山洞.

他們弄來一只火把,點亮了山洞,夏遙遠遠跟在身後,發現這洞根本就看不出深淺,這紫金果然信口胡扯.走在前面的紫云忽然轉過頭,往她所在的地方看了看,夏遙心里一驚,立時停了腳步,忙用了斂氣術,生怕到時候出紕漏,她也容易找個借口出來.

洞很窄,師弟走了會兒,聲音微顫,"兩,兩位師兄,咱們還是出去吧.這洞走這麼久都沒有盡頭,里面不定,不定有什麼東西……雨也差不多停了,還是跟其他師兄彙合吧,好不好?"他著拔腳往來路走.

這時候,洞里面響起怪聲"絲絲絲……",詭異惡心,夏遙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只聽師弟一聲尖叫,"蛇啊!好多蛇!"

借著微弱的光,她往腳底下一看,不止紫云那邊,她旁邊也出現了好多蛇,的,綠的,黑的,花的,密密麻麻.夏遙只覺腦中一片空白,完全是本能反應,就往紫云那邊逃了過去.她始終仍是人的心,跟普通的女孩一樣,怕蛇怕鬼怕蟑螂,如今親眼看到這麼大場面的蛇群,嚇得心驚膽戰,忍不住想要嘔吐.

"啊,這位姑娘是……"師弟同樣臉色蒼白,雙手發抖,但是嘴里卻,"別怕,我們是華清宮弟子,這蛇,這蛇,我們可以對付的."

紫金拔出自己的長劍,在空中舞出數朵劍花,斜眼看夏遙,"這揚塵山有吃人妖獸,姑娘怎麼還敢來?"

夏遙強自鎮定,幸好剛才用了斂氣術,她的修為現在看上去大概比他們還差一點,她挺起胸膛,"我是天師門的女弟子,聽揚塵山有妖怪,所以想來為民除害."

"天師門?"紫金皺起眉,"哪來的門派,從來沒聽過."

"現在是門派,但是以後就會大了."夏遙揚起眉毛.

紫金哼了一聲,"還為民除害,見到蛇就嚇成這樣,敢來揚塵山抓妖,真是癡人夢."

師弟插口道,"師兄師兄,蛇都圍過來了,怎麼辦?"

"沒用的東西!不就是蛇麼,咱們還會怕這個?"紫金手里長劍一舞,前排的蛇立刻揚起一片血霧,轉瞬間就被斬斷好幾截.

紫云的驚海劍藍幽幽的,光芒暴漲,蛇只是碰到光便一一後退,他在揮劍的空隙,看了夏遙幾眼,目光複雜,欲還休.

夏遙知道自己的外貌已經不是以前那個人,也不知道紫云能不能認出她,只是跟在他身後,看他手起劍落,心里忐忑不安.

蛇群很快就散了,只有前邊的蛇是被殺死的,大部分都是自己逃走.空氣中都是血腥味,十分難聞.他們四個人沖出山洞,狠狠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然後討論了下蛇群出現的原因,但是也沒能得出結論.

蛇這種東西向來是單獨活動的,一下子出現這麼多,很有可能是有人操縱,然而,後面卻沒有任何異動,很難猜出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天很快就要黑了,他們出發的時候約定過如果找不到線索,天黑前就必須趕回客棧,因此准備回去,師弟看到夏遙一個女弟子孤身在外面很危險,好心叫她跟著一起走,也好互相照顧.

夏遙正愁沒借口,心里想,原來單純也不是壞事,看這師弟人多好.而紫金跟紫云則對此事不發一.

她回去馬上跟客棧伙計要了間客房,巧的是就在紫云旁邊.

揚塵山回來的路上紫云一句話都沒有,夏遙倚在門口,看著他路過房門.就在她以為他真的認不出她的時候,他卻轉過了頭.

"你到底是誰?"他眸光冰冷,在山洞里見到她的第一眼見,他就心神不甯,這種感覺是從來未有過的.

原來他真的認不出,夏遙猶豫了會兒,決定還是告訴他,"我是夏遙."

"是你!"紫云抬手握住劍柄.

見他這樣的動作,夏遙心里一涼,難道他要對她動手?

"為何你……"他目光中有迷惑.

"來話長,我也不知何故容貌就變了."他主動問她,看來並沒有她想得那麼無,她索性一口都了,"而且,我用了斂氣術,所以你也看不出我的狀態."

他慢慢放開手,"五靈珠呢?"

夏遙愣了愣,低頭摸著衣角,"如果我我還是沒有想起,你會不會信我?"

莫名的,他忽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轉過身道,"你走吧,不要留在這里."

他原來那麼信任她,夏遙心里暖暖的,在他身後道,"我不走."

他停住腳步,臉上又有戒備之色,"你意欲何為?"

"我怕紫金害你,等妖獸一除,我自會走."

他的心微微一動,不出是什麼滋味,想讓她離開的話再也不出口.他回眸又看她一眼,若遠山般的眉,清澈靈動的雙眸,挺直的鼻,微微上翹的唇,那瞬間仿佛有什麼東西百折千回,在心頭翻湧,令他移不開眼.

夏遙被他定定的看著,一時也有些奇怪,輕喚道,"紫云?"

他驀然清醒,踏步走出門口.

風從門外呼嘯而過,帶來陣陣寒意,時間過得真快,一眨眼竟然已到初冬.夏遙緊了緊衣襟,轉身欲要關門.

"還不回家?"冷冷的聲音響起,一如此刻的冬日涼風.

夏遙放開關門的手,"你怎麼來了?"

南悅走進來,衣一揮,門發出巨大的聲響,重重關了上去.

她皺了皺眉,他的表又像那天的興師問罪了,可她現在的心也不算好,實在不想應付他的變臉.

"我想休息,明天一早還要出去呢."

居然是在下逐客令,南悅眼眸一眯,"想明日去除揚塵山的赤豹?"

"赤豹?"看他一臉不屑,她偏頭道,"難道我對付不了它?加上他們也不行麼?"

他冷笑,"一起上恐怕也動不了那妖獸分毫.你們今日只是運氣好,它動了胎氣正在休養,這蛇是它的耳目,若是明日再闖那里,必定是有去無回."

夏遙聽了咋舌,"這妖獸這麼厲害?"

"赤豹原是上古神獸,專供上仙騎乘,後來反下天庭,私自與其他獸類交合,已不是原來的赤豹.但它天生神力,又十分聰慧,融合了其他獸類的長處,如今雖不比當初的勇猛,但是比起尋常妖獸卻厲害的多.揚塵山的這只赤豹因為腹中有了胎兒才會來此居住,也正因為如此,它只是咬傷附近的村民並沒有大肆屠殺.他們如今要去揚塵山除妖,赤豹愛子心切,你後果會怎樣?"

"那你之前怎麼不告訴我?"還她一個人都搞得定,這騙子!

南悅斜睨她一眼,"我也是才查到的,之前並沒有關注此事."著他露出嘲諷笑容,"你當那蛇群真是自己退散的?"

原來他也跟著來山洞了?夏遙又氣不起來了,他之所以跟來,恐怕也是擔心她.

"明日還要去麼?"他斜靠窗台,眼眸如外邊的夜色,深得看不見底.

"去."她果斷的點點頭,既然赤豹這麼厲害,那她更加要去,不然紫云的處境太危險了.

他眉梢一挑,盯著她,"他當真對你這麼重要?"

夏遙沉默,要重要,她也不清楚,但紫云是她在這個世界第一個遇到的人,是他讓她在新環境里仍舊相信一些美好的東西,所以,她無法看著他受到傷害.

那是默認麼?南悅輕輕笑起來,"如此,我可以幫你,但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她知道有他相幫,一定安然無恙.

他抬手托起她下頜,眸光迷離,如破裂的寶石碎片,閃著妖異的光芒,"上次尋藥的事,我只收了一半的回報,這次就收全了吧."他低下頭,壓在她雙唇之上.

夏遙的心仿佛停止跳動似的,又像上次那樣全身都麻起來.

他的唇滾燙,重重吮吸她的下唇之後,舌尖就抵上來.她終于反應過來,可身子偏偏軟成了水,本想推開他的手,卻反抱住他.他一路肆虐,卷著她的舌在她口中嬉戲,時而舔舐她的牙,時而重重吸她,時而輕咬輕放.她全無技巧可,迷亂中只知道跟著他的步伐,但偶爾的主動交纏,卻令他欣喜不已,更是吻得狂熱,直到她臉頰憋了才戀戀不舍結束這個漫長的吻.

夏遙著臉推開南悅,聲音得像蚊子,"你現在可以走了,明早再來找我."

他低頭看她一眼,不知是喜是怒,應了聲推門走了.

月光下,那一頭暗金長發之間,有幾根金光閃閃的翎毛顯現了出來,但因為發色的關系,並不容易被發現,過了會兒,翎毛才漸漸變短,消失不見.

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