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你去不去
第047章 你去不去



轉載

夏遙手臂上的傷好了之後,練了兩顆助靈丹給臨風吃,他服用後加上幾天的修煉,果真把狗耳朵變沒了,現在成了一個完完全全的人,容貌更加漂亮,她有次帶他去街上采購東西,結果直接把幾個姑娘勾引上了門,竟然還有一個托了媒人來親.這個世界果然大不一樣,原來男的被女的看上了,一樣可以娶回家.

當然,這事一般只發生在大戶之家,得具備豐厚的財力,後來她找理由拒絕了,但饒是這樣,也不敢再帶他出門,出門必定戴帽,這麼一來,反而與原先有那對耳朵沒什麼區別,真是令她無奈.

也怪不得花想從不拋頭露面,夏遙終于理解了,也許他好多年前的一次露面,就被落音看上了,結果導致幾百年的悲劇生涯.不過她還是覺得條件不夠充分,落音這個人狠毒變態,又是個修煉狂人,當真只是看上他的容貌?也許還有別的原因,但是她實在猜不出來.

曉桐已經到了結丹初期,正是要突破瓶頸到達中期的時候,所以除了送草藥讓夏遙幫忙煉些特殊的丹藥外,這段時間基本是看不見人影的.

而她自己也是剛到結丹中期的程度,至于怎麼煉上去,她並沒有很高漲的興趣,平時吸收下天地靈氣尚可,若是讓她閉關,那絕對做不到.她可不想一醒來就幾個月或者幾十年過去了,所以除了閑暇時學些保命或者偽裝的術法,她覺得不如挖草藥,煉丹來慢慢提升比較好,總歸四個字可以概括她的狀態,"混吃等仙."

修真界與妖界依舊水火不容,半個月前,他們在落日谷一戰,聲勢浩大,除了赤國范圍內的,還有雪國錦國的修士也一並趕來,但妖界的凝聚力也是非同凡響,一向甚少現世的蛟族,鵬族也參與其中,只打得昏天暗地,最終誰也沒有落到好處.眼看打下去再無意義,才各自散了去.

這一戰雖然沒有輸贏,但雙方損失慘重,都需要一段時間休養生息,所以,接下來的必定是短暫的和平.

南悅終于沒有之前忙碌,至少能偶爾陪夏遙出去逛街,他不像臨風,雖然也長得惹眼,但沒有哪個姑娘敢多看他幾眼,更別跟到家門口了.

夏遙買了些日常用品,路過一家飯館的時候提議進去用飯,這家飯館是她第一次來平涼城時去過的,不管是烹飪水平還是服務態度,她都覺得十分滿意,因此記下了這家店名.二來,花牛這段時間不在府上,她要去尋找更加厲害的廚子偷師,所以夏遙已經幾天沒有好好吃飯了,自然不錯過這個機會.

而南悅對此並不在意,夏遙要去他也不會有反對意見.

兩人挑了個臨窗的位置坐下,伙計居然還認得她,看她又再次光臨,忙殷勤的跑來推薦菜式,夏遙隨他點了,反正她只是想感受下美食,但並沒有特別傾向的某種食物.

"你最近真不忙了?"她坐定之後,看著對面地人.

南悅微微一笑,"怎麼?想我一直陪在你身邊?"

的真直接.夏遙低頭喝茶,"我沒有這個意思.純屬朋友的關心."

"哦,朋友."他低低重複了一句,"那我還真沒有必要告訴你."

她眸里添了絲怒意.側頭往窗外看.

南悅閑適的倚著窗,他就愛看她這個摸樣,不知道最近是不是又變了癖好,有時候他覺得他們之間冷場了挺好.因為那時候,最尷尬最坐立不安的總是她.

果然,夏遙一會就耐不住了,回過頭盯著他瞧,"你到底是什麼人?不我不做鳳天神魂丹給你了."

她還敢提鳳翎?南悅眉梢挑高,"一顆反正都不夠,至少也要三顆.我看你這根鳳翎都得來不易,索性算了吧."

夏遙定住了,三顆?那不是要她的命!這一根鳳翎就夠嗆,難不成她還得送給那個人吻三次?再,人家也不會再中這個計啊,但是用暴力,幾個她都不會是鳳族人的對手.她擰著眉,心想,鳳族的人都住哪兒呢,不曉得族里有幾個男的.

看她的表就猜到她在想什麼,南悅不曉得是氣還是笑,這女人是不是傻了?他那次吻她後做了半天的靶子,如今她是打算再貼上去給別人?他越想越恨不得把夏遙抓過來狠狠揍一頓,可一想到她始終是為他,心又軟成了一灘水.

若是女的會不會好一點?她忽然靈機一動,沒錯,鳳族里面還有女人,女人總是沒有男人那麼強硬,興許她能討到兩根呢,或者用東西能換到也不一定.

"你那個戒指里有那麼多好東西,拿幾樣出來啊."

南悅沒想到她心思跳那麼快,問道,"你想拿去干什麼?"

"換鳳翎啊!總得試試,你不要那麼輕易就放棄."她反過來安慰他,一時又忘了剛才是她拿藥丸威脅南悅出身份的.

還真是實心眼,他不想再逗她,不想她再為了所謂的天劫做出任何傻事,便正色道,"不用再擔心我的天劫,我已經有辦法."

"真的?"她有些驚訝.

"真的,我找了一個人幫我,你以後不要再想著鳳天神魂丹了."他表誠懇.

她點點頭,忽然莫名的有些不開心.

南悅沒放過她任何一絲表,見她垂頭時落寞,再抬頭時強笑,他臉上的笑意慢慢加深,眸子像雨水洗過的碧玉般清澈明亮,時時落在她變幻不定的臉上.

窗外的行人川流不息,夏遙撐著下頜隨意的看著,忽然,一個身影進入她的視線,她的眸一下子亮起來.那熟悉的藍白長袍,清雋而蒼白的臉,這個她一直擔心的人,終于走到了身邊.

然而,她迅速轉過臉去,不管有多麼想見面,可是她不能.因為除了紫云,還有另外四個華清宮的弟子,他們笑著走進飯館,坐在他們這桌的側後方.

南悅的眸微眯,真是巧,居然遇到這個人,他淡淡道,"華清宮弟子突然出現在這里,不知是不是因為揚塵山最近出現吃人妖獸的緣故."

夏遙問,"什麼吃人妖獸?"

"聽十分凶殘,已經咬死了十幾個村民."

"啊,難道他們真是來除妖的?"

南悅眼眸一轉,"你何不仔細聽聽."若是現在讓她走,她恐怕死也不會走的.

他的不錯,夏遙忙凝聚精神聽起那桌的對話.

"天龍派,慈心庵,兩儀門的弟子明日應該也到了,咱們不如先去探探路,反正也得等."一個年輕的男子聲音.

"探探路?你不想活了?那吃人妖獸咱們幾個萬一遇到,只有死路一條.不然掌門何必要再三叮囑,等其他門派弟子集合了再一起去?"

"三師兄,你可真是膽,都了是探路,自然心行事,哪有這麼倒黴會遇到?"這個聲音夏遙記得很清楚,正是那卑鄙人,紫金.

"你們幾個別吵了!"是個略顯成熟的聲音,"這次任務彙聚其他門派的精英弟子,你以為只是讓我們收拾吃人妖獸麼?幾個掌門是想借著這個機會考驗鍛煉我們,咱們華清宮現在在修真界可是領頭的門派.我贊成先去探探路,這樣等其他門派弟子來了,也能節省時間,不過萬事要心,你們千萬不可自私行動,懂了麼?等用完飯後各自去收拾收拾,下午就出發."

紫云一直沒有話,對此夏遙覺得很正常,他向來就那麼沉默.

等他們吃完飯撤走,夏遙也跟著站起來.

"你要去揚塵山?"南悅不動聲色.

"嗯."她點點頭,"你跟我一起去麼?"

他撇過臉,"我沒這麼多時間,妖獸麼,大概你一個人都能對付."

雖然看不出他的喜怒,但仍然覺得氣氛有些冷,可她這會兒擔心紫云,哪有時間細想,紫金這個卑鄙人跟在他身邊,以前在華清宮,他都差點害他重罰,如今出來了,誰知道他會不會想些更毒的法子.

她輕咬下唇,"那我去了."

南悅垂眸看著酒杯,半響抬起頭把酒一飲而盡.

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