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東海龍宮
第015章 東海龍宮



轉載

再過一天就能到東海了,夏遙飛了一天差點累死,幸好也沒出現意外,雖然飛得時候偶爾會把握不了方向,可南悅似乎並沒有注意,她最後又總是飛回正途,所以,都算得上很順利.

晚上隨便找了個地方休息,其實修真的根本就不太需要食物和睡眠,她在春意宮就很少看到他們幾個吃東西,可她就算不餓也總是叫花牛准備飯菜,因為實在難以放棄美味到嘴里的那種滋味.睡眠也是,躺在軟軟的床上,就算不睡也是一種享受.

她還是太像人了,那種根深蒂固的習慣一時之間真的難以改變.

兩人升了堆篝火,對面而坐.

"宮主想吃東西麼?"南悅看著發呆的夏遙,這女人自醒來後一日三餐,日日不斷,而今天可是飛了整整一天了.

四周是一片樹林,夏遙看了看,搖頭,"不用."

"嗯."南悅點點頭,"明日午時之前大概就能趕到東海."

東海,夏遙心想,龍宮是什麼樣子呢?她有點期待.想起少時看的西游記,海里會不會也有蝦兵蟹將?啊,太好玩了,應該還有蚌女吧?背後兩個大殼一扇一扇的,她們還會跳很好看的舞蹈.

看到她的表,南悅笑起來,真是有什麼都露在臉上.

"蝶舞一直嚷著要找個仙人,沒料到真被她找到了.龍宮二公子敖冬雖然不如大公子敖夜,可也算得上文武全才,現在在天庭做李天王的副將,據深得玉帝賞識."

夏遙點點頭,"蝶舞真好福氣."她的很真誠,妖與仙亙古以來便誓不兩立,依那手劄來看雖然有所好轉,可是仙妖結合的例子卻少之又少.敖冬前途一片光明,又是龍王的公子,卻沒有仙人的清高,實在難得.

南悅斜睨她一眼,"莫非宮主也羨慕蝶舞能嫁與仙人?"

額.關她什麼事.夏遙撇過頭,"我沒想過這些."以前也許有過什麼嫁給白馬王子地夢想,可現在,她泥菩薩過江.哪有時間想這些.再仙人,高高在上,一個個恐怕都是鼻孔朝天地吧?華清宮那一幫只是修真的凡人.都那麼討厭妖了.她豈會指望仙人垂青?

"不過你大成本來指日可待.可惜,可惜."

"可惜?"

"可惜你放棄了采補之道啊."南悅眼眸一轉.

夏遙"呸"的一聲,"誰要那個,我要成仙也要堂堂正正的,絕不做這些無恥的事."

"哦?無恥?"南悅輕笑,"那以前的宮主可就是那麼一步步無恥過來的."

"我……"她好想那不是我啊,忍了半天,怒聲道,"我以前錯了!以後再也不會犯了!"

南悅忍住大笑的沖動,"好,宮主現在這麼做也不算錯."

這話又是什麼意思?夏遙疑惑.

"采補之道雖然算速成之法,可長期使用卻有個壞處."

她抿起嘴,直覺告訴她,後面一定不是什麼好話.

果然南悅挑了挑眉,"時間一長,可就對男人一點興趣也沒了,宮主現在斷掉,至少以後還能尋得良人嫁掉,不至于像……"

"像什麼?"

"像花想."

又關花想什麼事?夏遙愣住.

"一個人一旦無欲無求了,你覺得還有意思麼?"

什麼?難道花想毫無生氣是因為這個原因?采補用多了的後果?夏遙只覺得天雷陣陣,半響不話來.

"宮主既然已經不再采補,何不就此放花想自由."南悅輕描淡寫,"我只是隨口建議,畢竟是宮主自己的事."

必須放!她現在一想到花想就覺得全身發麻,采補到這種程度真是作孽!南悅既然這麼提議,可見花想不是不能放的,喝完喜酒回家立刻放!她迅速做了決定.

南悅見狀低頭笑了笑.

兩人之後各自找了地方休息,兩個時辰後就上路了.

午時之前果然到達東海.

夏遙對海並不陌生,她向來喜歡游玩,以前也多次去西沙的永興島潛水.水底世界讓她著迷,五色斑斕的魚群,美麗的珊瑚,水中無與倫比的感受,她總是舍不得離去.

這東海的下面不知又是怎樣一番景象.

不過沒了潛水裝備,她該怎麼辦呢?到不是有多害怕,上次學飛讓她發現自己是摔不死的,她只是困惑怎麼下手,是直接跳進海里?

見她躊躇不定,南悅知道定然跟飛一樣,她不知道怎麼下水.不過有進步,居然面不改色,難道她不怕自己淹死麼?

"南悅,你開路."想了想,夏遙決定讓南悅先走,一會依葫蘆畫瓢.

南悅心想,飛學會了,果然有自信起來,不過,這個可不好學,萬一失敗,他跟她都不好下台.

他一拉夏遙,讓她貼近自己,暗念了個避水訣,便往海里走去.

夏遙見他沒有為難自己,倒是有點意外,又驚歎法術的無所不能.在海里居然如履平地,什麼潛水裝備都不要,就能在水中漫步.他們外面好像套了一個透明的屏障似的,她四處張望,覺得自己像在逛海底世界,只不過不用買門票.

這可比潛水過癮多了,潛水一來不能太深,二來帶著裝備也不太舒服,哪有現在這麼輕松寫意.她東看看西看看,哇,這魚好漂亮,以前從來沒見過,估計後來滅絕了.哇,這珊瑚山那麼大,顏色還能不停變幻.哇,這條什麼魚,比大白鯊還凶猛啊,那牙齒,離得好近,她看的心驚膽戰,忍不住倒退一步.

後面卻是南悅的胸膛,一退就貼在一起了.

"又不會傷到你,怕什麼."南悅欣賞著她豐富的表,感染到她的歡樂,語氣不自禁的變溫柔起來,伸手推了推她,鼓勵她繼續近距離欣賞.

也是啊,怎麼自己這麼膽,不就是一條凶魚,她可是妖啊!想著,她又膽子大起來,投入的觀賞海底景色去了.

不一會便到龍宮.

龍宮里是沒有水的,大概四周設了什麼結界,夏遙一看這宮殿,心里浮起兩個字,奢侈!

絕對的奢侈,整個宮殿金光閃閃,不知道是不是黃金所建,沿路玉石鋪路,兩側珍珠點綴,都是很大的夜明珠,把海底照得跟外面一樣亮堂.每過一段距離,又有假山盆景裝飾,也都是寶石圍繞.

迎賓的果然有蚌女,個個貌若天仙,只不過並沒有大殼.至于什麼蝦兵蟹將,更沒有那麼丑怪的,都長得十分周正,相貌堂堂.

起那些賓客,那就更為優秀,雖然夏遙站在妖的立場並不想承認仙有多高貴,可是,事實證明,他們清高自負並不是沒有原因.女的雍容,男的高雅,談間字字珠璣,文的過分,夏遙在旁聽得牙酸.

忽聽一聲高呼,"鳳殿下來了."

剛才還在高談闊論的人群立刻擁上去,聽著他們"殿下長,殿下短"的,夏遙心想,原來有時候馬屁也是可以拍的那麼漂亮的,原來仙人到底也是人.

"那鳳殿下是誰?"她有些好奇,能引得那群人一下子變成凡人的會是誰呢.

南悅目光一閃,答,"是玉帝的長子,鳳耀."

怪不得,這可是相當于凡人中的太子,將來是要掌握他們一生命運的.

她抬眼望過去,想看看那人的長相.

凌厲的目光卻先飛了過來,在夏遙臉上一晃而過.

好奇怪,還沒看到他,為什麼心里那麼不舒服,夏遙捂著胸口,只覺得心"撲通撲通"跳的很快,竟然有點疼.

南悅見她臉色發白,忙問,"怎麼了?"關切之溢于表.

"沒什麼,我……"她頓了頓,難道是站在海底的關系?她深呼吸了幾下,"應該一會就好了."

這時,有個丫環打扮的姑娘找過來,對夏遙行了禮問,"請問這位姑娘,你是落音麼?"

落音?沒等她反應過來,南悅道,"你找宮主何事?"

原來宮主叫落音.

"蝶舞姐,啊不,我們二夫人請你過去一下,有話要."

蝶舞找她話?夏遙點點頭,從南悅手里接過禮物,便隨她走了.

南悅看向鳳耀所在的地方,這鳳殿下莫非認識宮主?啊,是叫夏遙吧?那人向來目中無人,雖然她姿色出眾,可這里仙子並不少,他為何單單卻看了她一眼?

他微微皺起眉,往北方走了去.

&t;gt;br/>

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