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春意宮
第007章 春意宮



轉載

夏遙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見自己出車禍去世後,靈魂被一個人用傘收了,那人面目模糊,她怎麼也看不清楚,仿佛戴了個迷霧般的面紗似的.他帶著她去了冥界,因為她聽到他稱呼某人為冥王,傘里黑乎乎的,他們一問一答,了好久好久.然後,那人又帶她走了,來到不知道什麼地方,他把傘撐開,夏遙就如沒線的風箏般落了下來.那一落又是許久,直到她看見地面上的一朵花.

沒錯,就是她現在的花身,在降臨到它身上的那一刻,夏遙看見五彩云霞在身邊環繞.它由一開始的遮天蔽日漸漸變,到最後縮成了一個圓形,消失在花蕊里.

不知道這一切是不是真的,倘若是真的,到可以解釋她為什麼會變成花妖,也能解釋為什麼她沒有失去記憶.

然而,現在不是深究這個問題的時候,因為夏遙聽到有人在話.

"她到底怎麼回事?一睡睡了七天,花想,你再好好看看."很陌生的聲音,毛毛躁躁的.

"急也沒用,花想都了,不如靜觀其變."是那只貓的聲音.

一個很柔和的聲音慢慢道,"宮主的脈搏與以往不同,怎麼好像……"

"好像什麼啊?快!"毛躁的聲音催道.

"不好."

"你!"

"不過宮主確實有點與往日不同."貓又話了,"我在華清宮探聽到,她為偷五靈珠受了重傷.最近發生多起邪靈占據妖體的事,會不會……"

"真有邪靈又如何,把它驅逐出去就行.不過……哼!"那毛躁的聲音似乎很高興."倘若真是如此,我就自由了.花想,你也一樣.不過南悅.你怎麼辦呢?"

原來那只貓叫南悅.夏遙心想.

"要真是邪靈,自然驅除."南悅語氣平靜.

毛躁地聲音哈哈一笑."你知道我不是問你這個.好了,花想.我們出去吧."

真是峰回路轉,夏遙聽得一身冷汗,起先還以為他們是關心她,原來並不是.不過他們對她的態度她不在乎.反正她不是那個宮主,然而,卻一點也不能表現出來.因為他們會驅逐她.試問,若是被他們驅逐出身體,一個孤魂野鬼能去哪兒呢?不定真要墮入輪回.可有什麼轉世能比得上帶有記憶地活著?所以.一定不能被他們發現!

閉著眼睛又裝睡了一會,夏遙才睜開眼睛.

奇怪,這身體怎麼有點不一樣,不像以前那樣輕飄飄的.夏遙頭微微一動,頓時傻了.她居然變成了人!前段日子碾轉反側,苦思冥想就在琢磨著怎麼變成人呢,沒料到一朝醒轉居然美夢成真.那裸露在外白皙纖長的手臂,如春蔥般的手指,無一不在提醒著她,她已經變成了一個女人.

雖然好想跳上幾跳,轉個圈慶祝一下,但是被子里的身體告訴她,現在身上的衣物極少,若是不想走光,還是乖乖的藏在被窩里.因為房里還有一個人.

"宮主,你終于醒了."

南悅也化成了人形,一頭暗金色的長發隨意用絲帶束著,直垂到腰間,暗綠的眼眸三分妖嬈七分凌厲,下巴略尖,神冷淡.

夏遙打量了一下房間,大概只能用奢侈兩個字概括這里的裝修.地面上鋪著大塊的玉石,窗口陽光照進來,反射出淡淡的白光.床也是玉做的,床頭的梳妝台上擺滿了各色首飾,西邊一個大屏風上的風景畫居然是用寶石鑲嵌而成.牆上掛著碩大的珍珠,就算白天也閃著光,不曉得是不是夜明珠.至于東邊那副山水畫,看那意境,估計也是價值連城的寶貝.

這什麼宮主,還真有錢啊!

"宮主,剛才花想來看過了,你身體並無不妥.只是這一睡便是七天,我看宮主還需得好好休息才行."

夏遙對上他的眼,身子僵了下,那雙眼……好漂亮!

不出的漂亮,既不是狹長,也不是很圓,是那種無可挑剔的形狀,仿佛一塊渾然天成的寶石.里面波光流轉,自有洞天,顏色也很特別,暗綠色,而瞳孔卻如墨汁般的黑亮,被它一看,她不自禁的低下頭.

"那個,華清宮的那兩個人,你們怎麼對付的?"她不曉得什麼好.

"華清宮是人界修真數一數二的大門派,我們救下宮主後就撤退了,並沒有糾纏,怕他們喚來救兵."

南悅神色平靜,從他眼神中絲毫看不出有什麼緒,夏遙暗自吸了一口氣,讓自己放松,"嗯,做得好."她盡量不心虛,揮揮手道,"我想靜養一下,你先退出去吧."

"好."他依舊語氣平淡.

"等等,讓廚房准備下,我餓了."她好想念食物的味道.

"明白."南悅嘴角略微一彎,看她一眼後退出了房間.

她趕緊從床上爬起來,坐在梳妝台前,其實對現在的容顏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因為希望總是跟現實相差太遠.

然而,這次不一樣.

鏡子里的臉雖然稱不上傾國傾城,但卻有著特殊的美,或者是魅力.有時候,魅力不等同于美麗.她的五官也許不是那麼完美,可是搭配起來,卻像是不可缺一的組合.不管換了任何一個,都不會有現在這樣的效果.一顰一笑,一個細微的表,或者撅嘴吐氣都鮮明生動,像各自有生命力似的,看著令人移不開眼睛.

夏遙慢慢站起來,鏡子里照出的身材也是一樣的好,玲瓏有致,果真是妖孽.

世間常把勾搭男人的女人稱為狐狸精,真不是瞎話,這妖怪變化出來的人果然好看.

房間里還有一個巨大的衣櫃,一打開,滿滿一櫃子漂亮衣服,質料都是一等一的好,摸上去柔滑如絲,色彩也十分綺麗.人已經長得夠豔了,夏遙平生又不喜花哨,便找了件最不起眼的衣裙穿上.至于頭發,長到臀部,她就更不會梳了,但怕太離譜,于是使勁想了想印象中古代女子的發型,將就著把兩側頭發編成麻花,再盤在頭頂,後面的長發就讓它自然披散在身後.好在人長得漂亮,看著也不覺得怪異.

然後,她深呼吸了幾下,走出去了.

始終仍是要走出這一步的.

好在這什麼宮並沒有想象中那麼誇張,住的地方也就是一般的二層樓,外面一個大院子,後面是一排平房,不曉得是不是給那些侍從住的,在後面,又是一個更大的院子.路上她總共遇到兩個人,一個是丫環打扮的姑娘,長得很瘦,眉目清秀,背上背著個大籮筐,看到夏遙嚇得低下頭,喊了聲宮主就不敢動了.另一個是個大嬸,體型龐大,聲音高亢,手里端著飯菜,應該是廚子.

夏遙讓她把飯菜端到飯堂,反正她是不知道在哪里,跟著廚子走就行.

吃的是五菜一湯,所謂山珍海味,這頓飯算是詮釋的十分完美,至于這碗湯,喝一口都覺得奢侈,鮮美到不像話,里面不曉得放了多少珍奇食材.

用完飯,她逛到大門口,門是竹門,上面有個巧的匾,上寫"春意宮"三個字.

大門外面便是森林,如果她猜得沒錯,這里就是飄渺林.之前的感覺果然很准確,那花妖真是屬于這里的,這里就是花妖的家.

以後也就是她,夏遙的家麼?

抬頭看著碧藍的天空,心里有很多迷惘,作為一個妖,不是,作為一個擁有人的心的妖,她還真不知道該如何生活下去.

&t;gt;br/>

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