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依計劃行事
第006章 依計劃行事



轉載

門咯吱一聲打開了,夏遙笑著打招呼,"早上好."

紫云看著門口這朵花,半晌不出話來.這幾日的觀察,他確信夏遙真的不知道五靈珠在哪里,若是把她交上去,最後的結局定然淒慘.他無法想象她將來受到的折磨會如何殘酷,想了又想,下了好大的決心才把她放走.如今,她居然又回來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喜還是憂.

鑄成大錯,他是要受重罰的,要後悔,他也有.可是,她回來了,他一樣高興不起來.

"帶我去見他們吧,順便帶上白紙墨水."夏遙自覺的跳到他身上,這幾日,她已經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身體,她能出現在這里,可是一路滾著來的,還好沒被其他弟子踩到,不然死的可冤枉了.

紫云抬頭摸摸她的花瓣,一時無語.

夏遙笑起來,"反正我一定沒事的,我們快點出發吧."

見她去意已決,他暗歎一口氣.

大殿里,還是那四個人,那三師伯和五師伯呢?夏遙想起影子的話,華清宮就皮球對紫云是真正好,那另外兩個師伯估計也不是什麼好人.如果只是因為紫云的天賦,他們就心存嫉妒,心胸實在太狹隘了.倘若只是那些弟子,年少氣盛,有嫉妒之心也是正常,可好歹也師伯級別的,人越老難道不是越應該看淡很多事麼?更何況還是修仙的人,華清宮整個一悲劇啊!她為掌門覺得悲哀.

"紫云,你可知道五靈珠的下落了?"靈運頭一個就發話.

夏遙趕緊跟紫云,"你跟她講,我願意出五靈珠的下落."

紫云的瞳孔猛地縮了一下.

夏遙心想.這傻子,顯然是在讓他謊話麼,他難道還當真以為她知道五靈珠在哪兒.然後不告訴他偏要今天才?

他緊抿著嘴唇.不發一.

靈運咯咯一笑."沒問出來?還是不想啊?"

夏遙用花瓣撞紫云的手,叫道,"快啊.你這個笨蛋,我有辦法對付她地,你相信我!"

紫云輕輕一歎."她知道五靈珠的下落."

"哦?在哪里?"幾個人同時發問.

夏遙迫不及待的跳下來,用花枝在墨水里沾了沾,紫云已經鋪好白紙,她爬上去,扭扭歪歪寫了幾個大字.他們全都好奇的圍過來,只見上面寫的內容是,"我要靈運跟皮球二個人跟我去拿五靈珠."

幾個人的臉色全都變了,包括紫云跟掌門.

咋了?出什麼大事了?夏遙也有點慌,這要求也不是很過分吧?難道他們不想要五靈珠了?

但是他們很快都平靜下來,像是並沒有發生什麼似的,掌門揮揮手道,"二師兄,靈運,你們就隨她去一次吧."

靈運哼了一聲,"諒你也玩不出什麼花樣."

農夫則看著夏遙,眼神十分複雜.他名叫比丘,整個華清宮敢叫他皮球的也只有那個人了.

夏遙忍不住悄悄問紫云,"他們剛才怎麼了?"

紫云低聲道,"你怎麼會叫二師伯這個名字……華清宮,只有掌門的師父才會這麼稱呼二師伯."

難道影子是掌門的師父?不對啊,按理掌門的師父該是人才對,這影子是鬼是妖都分不清的.她曾經問過他,紫云知不知道他的存在,他回答他想讓誰發現誰才能發現,也就是紫云根本一直都看不到他.這家伙究竟是何方神聖?下次有機會再見到影子,得好好盤問盤問才行.

那邊靈運已經迫不及待的把夏遙抓在手里.

望著紫云那張清俊的臉,夏遙輕聲道,"紫云,再見了."然而,這一走,可不曉得何時才能再見.

紫云看著這朵的白花,她為了讓他逃過懲罰,竟然做到這一步.憶起當日她偷五靈珠時臉上的冷毒辣,這樣的一個妖,根本就不是現在的她.可是,他那一劍明明就是刺在她身上的,到現在還殘留著氣息.他不懂,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真是……不記得了麼,轉變如此之大.

夏遙看著他目送她離去,不知為何,心里有點難受,甚至開始想象她走了之後紫云孤單單的樣子.可是,她現在最該擔心的是自己,不是麼?遠遠的,聽到有幾聲細微的"喵喵"聲傳來,啊,看來貓已經完全准備好了.

一路上,夏遙通過在白紙上寫字跟靈運和農夫溝通.

"飄渺林?"比丘看著白紙上的字,沉吟不語.

"哼,二師兄,你該不會怕了吧?"靈運則是另一番表,她不屑的撫了一下頭發,"飄渺林里不就是有幾只妖麼,你還怕我們擋不住?"她用力的捏住夏遙的花枝,"死妖孽,只要你在我手里,就別想逃走,若是有這個意圖,別怪我讓你魂魄俱滅!"

夏遙被她捏的痛死了,忍不住在心里發誓,等哪天真會法術了,這個仇一定要報!

比丘無奈的搖搖頭,"事已至此,也只能信她一回,我們走吧."

夏遙在心里默默了聲抱歉,她在貓離開的時候已經提醒過他,不管什麼都沖著靈運去,絕不要傷害到農夫.那天大殿上,農夫發話讓她逃脫折磨,他又那麼關心紫云,這樣善良的人,她不會傷害.只是終究會欠他一次,畢竟讓她逃走這件事,農夫跟靈運都會負上責任,因為只有這樣才不會牽扯到紫云,而農夫的話,掌門也會信的,夏遙不得已才讓他陪著靈運一起來,就是為多個人證.

飄渺林離華清宮大概有幾百里的路程,不過這對于會禦劍的人來,實在算不上遠,他們用兩個時辰就到了.

林子里光線很暗,還有些很怪異的聲音不停的傳出來,若是夏遙還身為人,那是萬萬不敢進的.而現在,卻覺得親切,這濕潤的空氣是她所喜歡的,這陰暗的光線是她所習慣的,這聲音雖然奇怪,然而也居然是她所熟悉的.這種在華清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一下子從心底升起,慢慢擴散到每一個細胞.她突然明白了,這里是曾經那個花妖的家.她的靈魂也許不在了,但,身體的感覺還留在這里.

比丘和靈運根據夏遙寫的字找到了那棵很高很高的松,一眼都看不到它的樹頂.

靈運問道,"五靈珠在哪里?"

夏遙隱隱覺得她有點害怕了,她的面色不自然.

而四周突然安靜下來,所有的怪聲都沒有了.

靈運死命捏住她,尖聲道,"到底在哪里?"

比丘忙阻止靈運,"六師妹,放開她,我們都不會聽妖語,你得讓她寫字."

白紙整整齊齊的鋪在地上,泥土混雜著爛樹葉,有些濕漉漉的,好像這里才剛下過一場雨.夏遙從靈運的手里跳到白紙上,在這瞬間,一切都改變了.大樹沒有了,只見滿天滿地的樹葉隨著強風在飛舞,地上突然冒出尖刺,尖刺又一下子變長,成了無數綠色的藤.

夏遙呆呆的看著,耳邊是鏗鏘的金鐵之聲,是尖利的風聲,而後,她看見一大片金色,好像從天上落了金雨,她被風卷起來,裹入那片金色里.而色彩忽地又變了,不知從什麼地方,來個一朵繽紛的云,金色一下子散開,她又被強力吸進了那令人眼花繚亂的云朵.再後來,頭轟的一聲,迷迷糊糊中感覺被東西帶著飛上了天,之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