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 98 天長地久
Ep 98 天長地久



再晃晃腦袋,往前一步,看著大樹邊隱隱藏著車身.大文學她雙眼一亮,快步小跑,果然見那道靜如雕像的頎秀長影斜倚在車身,看著她的眸子如炬如火.

凌以霜後腦一陣轟地哭跑著過去,霎那間仿佛在絕望中找到了門閘,通往光亮的隧道.她一心地往前跑,豈料一個踉蹌,竟重重地摔倒在那潔白的沙灘上.臀部那里一陣痛,再加上心里那個被他挖盡的大窟窿,滾滾委屈直接化作淚水掉入沙灘,心堵得難受.

凌以霜一氣,直接抱膝埋在里頭好心痛地哭著……月光下,那道身影逐漸靠近,直到步到她的雙腳邊,緩緩蹲了下來.

"喜歡我嗎?"黎昊川把她的腦袋壓到自己的胸口,問.

凌以霜無措地抬頭,一身是沙和血,卻忍不住委屈地讓雙唇下彎.

"喜不喜歡?"他磁性的聲音愈來愈貼近耳朵,甚至那吻已經落在了額頭處.

她突然抬頭,看到驟然星光璀璨四射的眼藏著整個世間的精華,這一刻只倒映著她的影子,就只有她凌以霜一個人的影子.大文學那種感覺這樣地熟悉,突然讓她突然萌起了天長地久的念頭……

"嗯……"哭著拍打著她的胸膛,那無力的粉拳卻施不了一點力氣.

黎昊川的雙眸瞬間捎過一陣驚喜,甚至無法言喻的狂樂.從來不知道,她的一句應允自己竟等得這麼久,那一等,仿佛是天荒地老似地.他激動狂嘯地將她擁緊,甚至忘了她身上的麻木的傷,將她騰在空中,無止盡地旋轉著……

"霜兒……"他喃喃地叫,不知叫了多少遍.整個大海只有他的低嚀和溫柔,夜里的海鷗若有若無地掠過水面,也漾起她心中的朵朵情花.

那領帶有些松垮地掛在頸間,碎發被風扒的凌亂,此時此刻在他眼中只有懷中的女人.甭管她的影子與誰交織著,甭管她究竟是夢中的倩影還是那個倔強跟猴子一樣的凌以霜……這些,似乎都不重要了.

別墅里那個餐桌上,月色迷離,斜斜地照著屋里的人.大文學忽明忽滅的燭火僅僅足夠點亮倆人的輪廓,襯得彼此好登對.剪水秋瞳像是擷取了星辰的那點璀璨,愈發明淨透亮.

"我不知道你會做蛋糕."他看著她嬌美的側臉,微笑地將她的一縷青絲推到耳後.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著呢."凌以霜冷哼地白了他一眼,再滿足地看緊眼前的蛋糕,旁邊一處已經融化得不成形了.可他居然還帶來了,心難免為之動容.

黎昊川只是溫柔地看緊她,將她抱到自己的腿上,從後頭拴著她的柳腰……

"我聽方管家說,你從椅子上跌了下來?"他挑眉,問.原本因為怒她的欺瞞,怒她的背叛那種可恨的心直接消失得無影無蹤.聽到她為了他做了這麼多事,心情就莫名其妙地大好.

凌以霜不解氣地抱胸,直接別過頭.

他低笑,嗓子里發出那性感低顫的聲線,不經意地摩挲著她白皙的脖頸間.置放在她腰際的手直接收緊,望著她的側臉道:

"生氣了?"

凌以霜沒答話,直接跳開他的懷抱,往客廳的沙發坐了下去.那氣呼呼的模樣,他看了愈發地心寬.或許慣了她刺猬的模樣,那耍耍小脾氣的嘴臉倒讓他覺得她挺在乎這件事.

"我看看,腳還疼麼."他走了過去,打開了燈,直接檢查著她的傷口.沒什麼事兒啊.

"你騙我?"黎昊川一看那腳裸處還好好地,她臉上卻皺巴巴十足委屈的模樣.真是拿她沒辦法.他不解氣地瞪著這個女人,直接在她腰間狠狠地掐了一下.

凌以霜匆匆地離他一步之距,實在吞不下那一口氣道:"反正我骨子里就是虛偽,這些你一早都知道了不是嗎."

黎昊川看著她褶褶生輝的星眸,突然失笑了一陣,直接不等她回應就擁著她.那磁性的聲音滑過耳髻,在夜里格外感性:

"那一晚,是我不對……"

"你也知道是你不對?"她扁嘴.

"誰讓你找別的男人,我跟你說過的,跟別的男人保持距離!你總是這麼不聽話!"他把她禁錮在雙手間,琥鉑色的瞳孔想起那天就燃起熊熊怒火.

"什麼別的男人?"凌以霜納悶地問.

"你親愛的哥哥!"他強調著,想到他看著她的眼神,他就一氣打不過來.兄妹之間還能有這樣曖昧的眼神交流,凌禦凡那家伙是打算**嗎?

"你!你又跟蹤我了!"

凌以霜"呀"地看著他,想他到底知道了她的多少事兒.黎昊川是神,這個似乎說得一點兒也沒錯.他要知道你的行蹤,動動兩根手指頭就可.

"我不跟蹤你怎麼知道你這麼不聽話?嗯?"若不是看到她為他做的那些幼稚的擺置,他還真懷疑這個女人是不是愛上自己的哥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