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 96 不用心
Ep 96 不用心



豔陽高照,暑假已經來臨.大文學街道上不乏閑逛的青少年們,個個青春洋溢,雙頰微紅,眼簾掠過些許頑皮的單純.女生手里還拿著棒棒糖,嘻嘻哈哈地拍著男生的肩,一步步地在大街招搖行走.

十樓雖然不高,但足以將三分之一的風景收入眼簾.

姣好的身影倚窗而立,睫毛微垂,難隱一絲千縷萬緒.青春,曾幾何時離自己這般近,泛著淡粉色的光輝,如那飄落的梅花,落成一地虛幻.記憶中,自己似乎也在秋葉鋪滿一地的街上,咧嘴開懷地笑……

頭腦一陣疼,每每想起以前的事兒就沒由來的疼……

"以霜,回家了."她聞聲回眸,怔然地看著壁鍾.下班了,她究竟發呆了多久?

一步步地走到樓下,凌禦凡不辭勞苦地扶著她.事實上她已經雙腳能行動自如,但他從來都不能對她放下一百顆的心.

"今天怎麼了,特別安靜?"凌禦凡把她帶到停車場,若有若無地問.

凌以霜搖頭,淡笑,卻不想說話.

凌禦凡看著她的側面,倏地發覺眼前的她不知什麼時候離自己越來越遠了.大文學咫尺天涯,說的本就是兩顆心的距離……不經意間,那眸子隨著停車場的昏暗亦黯淡些許.

響笛猛地響起,穿過二人間,頓攪破了倆人寂靜的時光.

炫目的布加迪威龍如從天而降,隨著刹車聲穩當地停在了凌以霜雙腳前.她眼神一閃爍,看著車上那墨鏡後的雙眼,卻太漆黑,看不著他的表情.嘴角生澀地一動,才發覺自己笑不出來.

"他來了,那我就不送你了."

凌禦凡伸手,把她推上副駕駛.心卻有種抽空的感覺.親手推開,遠遠比看著那個人走來得痛苦.

凌以霜上了車,透過車窗看向外頭的他:微笑如春風,眼眸底卻氤氳著些許波紋.心里好似被人扯地一痛,她還是第一次見到他這樣恍惚.

思想還未沉澱,她方發覺布加迪威龍已經飛奔出停車場.身旁的男人安靜地抄著駕駛盤,手法熟練,姿勢挺立,自身散發著不容高攀的氣質.那眸光璀璨而明淨,如炬如火地看緊前方;嘴角卻意外地噙著一點笑意.

"你帶我到哪里去?"凌以霜看著車子往黎園的反方向奔去,恍然問.大文學

黎昊川一手握著她交握在腿上的玉手,微笑地看著前方:"美麗的地方."

她心里一粟,本能地縮回小手.心里不安地怦怦跳了好幾回,眸子不自然地投向窗外,有些恍惚……想著昨天他的那句話:霜兒,我喜歡你……

上班的時候,她想了很多,在懷疑那究竟是不是發生在夢里.這個心高氣傲的男人會如此直白地表達自己,她不敢相信.那個時候她僵立在原地,害怕地看緊樓上,好久好久才輕聲道:"我……累了."

客廳仍然黑暗得伸手不見五指.只有搖曳的燭光在忽明忽暗地映著他凌厲的線條……

黎昊川看緊自己的手中一空,複雜的思緒一閃而逝.他們就這樣沉默著,誰也沒再多說一句話."美麗的地方"顧名思義就是依山環水,幽靜清雅,是閑情逸致的最佳地點.凌以霜正正看到的就是這些,一個不少.


廣袤的天空下,萬里夕暮.海水由淺而深不停地幻變著美麗的顏色,沙灘上的純白,漾接著清澈見底的嫩綠.海水藍得蕩漾人心,深海中央更似是打翻了黑缸,逐浪到水天相接外處,則是一片視野已不能及的灰蒙.

別墅佇立在山頂,夏天頓變秋天,涼風習習,心也為之爽朗.

凌以霜睜著好奇的大眼,方下車就接觸到世外桃源的眼睛只顧眨了又眨.第一次在人生里接觸到大自然的懷抱,竟是這樣心曠神怡.

黎昊川微笑地看著她眼里流動透明的欣賞,歸零破碎的幻覺頓時湧上腦海.記憶深處,似乎有個身影與她交疊著,有個女人也曾經瞪著大眼忽閃忽閃地看著前方;拽著他的手臂嘟嘴道:

"這里這麼漂亮……我一輩子就住這里了."

他那時愛撫著她光亮及腰的長發,寵溺笑問:"你打算不要我了?"

……

……

"你怎麼了?"再回過神來,凌以霜的面孔已經無止境地在眼簾放大.

黎昊川但笑不語,領著她來到了別墅里.

這里沒有奢華得令人咋舌,不如鏡花水影,真實得多了一份存在感.窗明幾淨,四面的牆都是淡淡的粉色砌磚而成,每一處都透著少女情竇初開的情懷.她訝異地看向遠方,那落地窗的淡色窗簾恰恰拉起,開向一片淺藍的游泳池……

驚訝夾雜著興奮如藤蔓般瘋狂地自心中湧出,這里竟和自己夢中的完美家園如出一轍.

她閉眸,呼吸著新鮮的空氣,暖意緩緩地由頭躥到腳趾頭.

"給我唱生日歌."背後,他輕聲道.凌以霜回過頭,怔怔地看緊桌上的蛋糕.是她給他做的那一個,仍然寫著顯眼的"生日快樂"……想著昨天晚上,她倉促上樓後,他居然把蛋糕收起來了.

那雙靈氣的眸子在對上他時,卻徒然一片冰冷.或許包廂里的話語仍然是尖銳和深刻,她忘不了那疼痛的感覺……

"黎總,多少人排隊給你做這事.為什麼非我這代嫁新娘不可?"

她的笑,這麼飄渺虛幻,看在他眼里就是一根刺.然而還是硬生生地強壓下了不悅,看緊她突然認真道:

"沒有人真心給我唱過生日歌,你給我唱."他上前,握著她的手,指尖合攏,收緊她的.

凌以霜直接掰開他的碰觸,轉過身,語氣里難免有些嘲諷的冰寒.

"很好玩嗎黎昊川,看著我這樣像小丑一樣被耍是不是很好玩?!為什麼沒有人給你唱過生日歌?因為你總是以金錢,以權勢來衡量一個人.你不配擁有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