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 95 霜兒……
Ep 95 霜兒……



終于在那樓梯口處,腰間突然被緊緊地嵌著.大文學她驚訝地往後一倒,順勢跌入了那巨大的懷抱.滿腔劇烈的愛意自溫熱的手掌躥進細胞.身後那股氣場強壓著自己,一吻落在清香的脖頸處,沙啞的聲線帶著荒蕪響起:

"霜兒……對不起……"

凌以霜全身一顫,心尖似有什麼東西滑過.霜兒……只有凌正鵬和鄭雯偶爾這麼叫過,就連凌禦凡也從未這樣稱呼!

黎昊川貪戀地在她脖頸處來回摩挲,眼角睨著她柔美的側臉.一縷青絲落下,覆蓋了三分之一的五官,多了些許朦朧之美.

凌以霜回頭,瞪緊這個男人之時,心里的某一處竟有些酸了.大文學淡漠的臉色逐一龜裂,倏地化為一陣力量叫囂著要打敗自己的心智,抽空自己的靈魂.點點淚珠就這樣不爭氣地滑下,多少日子來,她委屈求全,看著他的臉色過日子.不過是為了捍衛自己的權利而已,可他就這樣對她!!

那身子突然騰空,她心里也隨之提了起來,提防地抱緊他的脖子.

"你要做什麼!"她瞪著淚眼,看著這個男人已經快速地把她抱下樓.

黎昊川的動作如此迅速,迅速得他幾乎沒有在想,是不是害怕看到她的眼神,所以在逃避著?終于將她放在了椅子上,餐桌上竟已擺放著她親手做的蛋糕.大文學蛋糕上,"生日快樂"四個字背叛了她的冷漠和驕傲,乍看就知道她放了多少的心思下去……

那火紅的燭光飄忽地搖曳著,舞出最動人的姿態;此刻照明對面的五官,如同神仙降世,俊美得飄渺,俊俏得令人晃神.

"給我唱生日歌."他看緊她俏臉上的錯愕,微露一點笑意.

凌以霜的雙眼已承受不住這樣的蠱惑,霎那間神智複蘇,即刻轉身離去.心想留下,但身子不想……他的喜怒無常,他偶爾間的偶偶細語,不經意間的溫柔,曾幾何時如毒汁侵入身軀,弄得她萬劫不複.

不想這樣了,好累.

腳其實好疼好疼,她覺得四肢都快散架了.可今天,腳下多想逃離.逃離他,也逃離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

"從來沒有人給我過唱生日歌."他站起身,看著她的側面幽幽說道.不知道這話是說給她聽,還是自己聽.

"那不關我的事."

她淡漠地看向前方,淚痕已干,一瞬間又恢複了冷漠的小女子.說罷,就抬腳離開,沒有半點躊躇與不確定.

"我喜歡你."微微沙啞的聲線帶著無人知曉的深意,這樣輕,這樣緩.

不確定,也不敢確定.這句話會如洪水般湧到自己的心尖.這樣的大半夜里,四個字在悲戚間恍然劈入她不清的神智.微滲的淚凝固在那一瞬間,萬年冰川的一處似乎在動搖,卻又在彷徨地搖晃.

夜,這樣淒美,也這樣奇幻……

凌以霜怔在原地,在虛幻的世界中佇立著,直到身子被他從後頭緊緊地擁著.絲毫不留一點空間!她毫不猶豫地想掰開他的擁抱,然而男人卻收緊指尖,手雙疊在她的腹部處.

"霜兒……我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