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 94 難忘的生日
Ep 94 難忘的生日



"這是什麼?"那雙眼潛藏的怒意在酒精的催化下,緩緩地歸為平靜,此時反倒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悲痛浸滿心頭.大文學一只手發疼地捂著太陽穴,似是不在期待那個答案.純粹是在這個安靜的氛圍里,想說說話而已.

"少爺,這是少夫人布置的."

她說話間,身子亦跟著哆嗦.在醉醺醺的男人跟前,不得不提一分的防備與膽量.

那雙琥鉑色的瞳孔里的渙散直接凝成一個專注點,憤恨地盯緊滿屋的氣球,有那麼一種利器往心口處擦過.無色無味,卻很疼,漸漸地憋成了壓抑的怒氣.

"她把黎園搞成這樣做什麼!給我撕下來!!"

"不要!!!"

制止聲冷不防地在寂寥的空間里如一記悶雷響起.隨之就是那瑟瑟縮縮的身影,盯緊自家少爺,欲哭無淚.

"那是少夫人費了一整天的心思做的,她放了好多心血.甚至大清早就到超市買東買西.少爺您別糟蹋了夫人的一份心意,她也是為了您啊……"

黎昊川不想說話,雙唇抿緊,沒有半點的妥協.大文學

小芸的底氣都用盡了,想起凌以霜早上倔強的模樣兒心尖就一陣疼.她緩緩地來到黎昊川跟前,兀自開口道:

"少爺,您今天生日,就放了夫人一馬吧."

一句話,即刻驅散了先前的震鄂,憤怒,甚至酒精作祟的過昂情緒.他瞳孔劇縮,環顧四周那一霎那,心終究顫了一下.七彩的球,家家酒的彩帶仍然在晚風中端莊華貴地飄揚,有幾縷墜落,卻仍然柔美典雅.

有些光芒,在黑暗中愈加地燦爛耀眼刺目;猶如被刷新的黎園首次不如記憶中的寂寥與蕭瑟,在他眼中卻形成了一道無法磨滅的傷痛……

他閉上雙眸,情緒驟然沉澱;不夜城里她受傷的小臉飄過腦海,就那麼地一點掠過心坎,卻激起驚天駭浪.

幽幽地張開雙眸時,幾乎帶著一點恐懼的嗓音問:"少夫人呢?"

是或不是,即是一念之差;然而,他驚覺自己有些畏縮了.不在,他又當如何?像先前一樣出動大批人馬將她招回來?

"在樓上睡了.大文學"

她在……她仍然在……

小芸還未表達,就見一縷亮光從眼前飛逝,再回神時已不見他倨傲的身影.他,是往二樓的方向離去.方管家只是輕歎了一聲,睡眼朦朧地看著壁鍾.半夜一點了,遲來的生日竟也這樣傷人心.

二樓的房間.

很安靜,安靜得似乎能聽到她嬌弱的呼吸聲.胸口平靜地一起一伏著,睫毛微垂,落著的卻是兩行淚珠,蔓延至兩邊的發髻,空守一個人的悲傷.雙腿興許因為害怕,稍稍蜷縮了起來,如同流落街頭的小貓咪此般可憐兮兮.


一只手,抬起,情不自禁地擦掉滿臉的淚水……低顫的哀歎聲空蕩地回旋,手觸及肌膚之處,一點點的百煉鋼化為繞指柔.

夢中的人兒似乎輕顫了一會兒,朦朧地睜開睡眼,倏地盈滿驟然巨湧的恨意.

"醒了."一句話,淡淡的陳訴,卻隱約聽得出壓抑之中的懊惱.

"滾……"凌以霜將他的胸膛推出了一肘之距,雙眸的恨意頓生.

然而,尚未尖叫卻已由他反攻為主.霎那間,柔軟的軀體已經鑲入懷抱,甚至暖意爬上心坎,仿佛在慰藉那受傷的心靈.

"走,開!!!"她終于像小野獸地推開那火熱的胸膛,未作思想已"啪!!"一聲響起……回神的時候,才發現他那好看的輪廓上已然印上五指掌.力道之中,還讓臉頰隱約滲出一點血絲.

她別扭地別過頭,恐懼他的報複,卻忍受不了心中的恥辱!

黎昊川看緊她,臉上的疼痛竟不及心里的痛.那嘴角漠然地滲出一點安慰的弧度,他雙手冷不防地伸出,攬緊了那柳腰,隔著衣衫摩挲著那冰冷的軀體.

"這樣被打,也挺好……"他的頭擱在脖頸處,喃喃地微笑著.眼眸中那點銳利光魔未減,酒意早已遁入千里之外.

凌以霜或許沒有料到他的平靜,甚至一點兒也不怪自己.明明幾個小時前,他渾身是戾氣與恨意,恨不得下一秒親自掏槍將她解決!

"你什麼意思."

她淡漠地抬頭,里面的恨意一下子刺傷了他的眸子.

"我今天生日."他看著她,眸中似乎帶著一點晶瑩.凌以霜以為自己眼花了,可那星辰般的雙瞳確實冒著不該有的濕意.

"你生日?所以呢?三更半夜找不到女人,找個冒牌老婆慶祝?這樣也挺好?"

一句句的毫不留情,聲聲地落入耳里.此時此刻,再多的甜言蜜語也填補不了心里的窟窿.她雙眼里的憤怒已然化為淡漠的不在乎.他的心尖顫了一下,極不喜歡她的冷漠,仿佛他不過是生命中的過客.

"別這樣和我說話."多少怒氣,卻終究落成了這一句話.他害怕這樣的她.

"我不是有意傷害你,別生氣好嗎?"

凌以霜冷笑,扇了一巴掌再給糖果吃,世界上還有誰比他更無恥?

"你不走是吧,我走."她冷冷地揪了一眼他臉上的錯愕,在他未防備之時,跳下了地板直接往門口離去.門一拉開,冷風即刻侵入四肢八骸;腦袋一陣昏眩.她深呼了一口氣,閉上雙眼往外步去.

〖更新完畢,明天早上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