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 68 他的憤怒
Ep 68 他的憤怒 "你不會開車嗎!姚經理!" 凌以霜沒有料到他會有這麼過激的反應,慌張地上前拽著黎昊川那鐵一般的手臂,乞求道:"不是,不是他的錯.是我闖了紅綠燈,不關他的事……" "閉嘴!"黎昊川如今火氣在頭上,琥鉑色里不再是一貫的冷靜與睿智. 他瞥了眼凌以霜那委屈又無從發泄的小臉,實在受不了地把她橫抱上車.自己上車前,鄙夷地睨了姚景文一眼,又以一貫王者的口氣命令道: "以後開車麻煩長眼睛,否則就不是一拳這麼簡單了." 姚景文還在頭腦冒星星的狀態,卻已看見那布加迪威龍一飛而過,掀起了一陣旋風.他驚訝地瞪大雙眼,手無奈地撫著自己的臉頰,喃喃道: "不愧是黎昊川……" ﹡﹡﹡ 回家的路上,只有壓抑的呼吸聲在車內回響著.黎昊川偏偏拉上了車篷,車內一片詭異的靜謐,急得她都快要掉淚了. 男人粗喘的呼吸聲在耳邊徘徊,霎時間他就成了惹不起的洪水猛獸,正憤怒地站在一觸即發的邊緣.凌以霜忍著由內心躥起的寒,瑟瑟發抖著,眼角甚至不敢瞥向他的位置.小臉上的緋紅早已被蒼白替代,少了一份迷離的醉意,心倒是狂跳得嚇人. 仍然是寂靜.這一夜,注定是個不眠之夜…… 車終于以驚人的速度反差停在了黎園的車道.凌以霜害怕得顫抖的手微微拿著自己的拐杖,推門而出.可身子倏地一輕,再回過神來已經被抱在了半空中. 黎昊川狹長的睫毛此時投下黯淡駭人的影子,粗魯地把她的拐杖丟入車內.換做是平時凌以霜早就呼呼大叫了.可今夜不一樣,今夜她是做錯事兒的小孩.咬著下唇,硬生生地回吞了那苦澀的淚水. 男人滿臉陰霾地把她抱入屋內,腳步快得嚇人.一踏入客廳,安森與管家們都緊張兮兮地站了起來,看到少夫人腳上的傷更是慌了. "安森,讓人去東華路把那破車解決了."他的話中帶著不容置喙的魄力,緊接著就踏入了金黃色的電梯內. 方管家慣性地想按"二"字,可黎昊川突然面不改色地命令道:"五樓!" 懷中的人冷得直哆嗦,她記得管家說過五樓的主人房就是一個禁地.他到底要把自己怎麼了!! 凌以霜什麼都不敢看,什麼都不敢聽.直到那聲太響亮的"嘟——"聲響起.她知道自己已經被抱入了主人房.環顧四周,竟也移不開了眼球.偌大的門面和精致的燈具透露著這里的瑰麗與奢侈.櫥窗中安置著不可隨意觸及的精典.頂端,由一顆顆飽滿但規律有循的水晶串聯成一件藝術,如水般流動的線條穿梭自如.柔和的燈光打在水晶燈上,一串串的珠鏈閃耀著不一樣的光彩.層次有序的設計,猶如鋼琴鍵上的黑白鍵,靈動而又急促. 房間里隔為三大空間,一是拉開門面即可看到的辦公空間;其右邊則是需鑒定身份而入的主臥房.左邊擺著淺灰色的衣櫃,奢華卻簡單又不失典雅.左邊的空間都是傭人們每天早上備好西裝等待服侍的地方.除了打掃與清潔工作,下人們一律不得進入主臥房. 黎昊川待門一拉緊,直接將懷中的人放了下來.他一轉身,倨傲的背影即刻變得可望而不可及.他的憤怒甚至表現在背影上,真的如猛獸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