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 62 媽媽有打你嗎?
Ep 62 媽媽有打你嗎?



(.com) "你!你這個小人!"

"第二呢?"男人故意忽略掉她眼中的憤怒,似笑非笑地問..com

凌以霜吃大虧地抿緊嘴唇,再凜然道:"第二,我是我,你是你.你不得限制我的自由,我也不會理你在外面的私生活.幾點出去,幾點回來,誰都不得過問.雖然……雖然我還是希望你能減少在外的花花新聞,對姐姐好一些.畢竟你也知道,姐姐她……"

"你說夠了嗎?"黎昊川突然打斷她的話,剛剛眸子里的玩笑之意褪盡,反而陷入一片冰寒.

"呃……"

"說夠了就好閉上嘴巴了.給我乖乖呆著,要讓我知道你再搞什麼折騰出來,後果自負."他說著,拉起傭人已經送進來的被褥完好地蓋在她身上..com而不看她錯愕的眼神,便一臉陰鹜地往門外離去.

"喂你……"凌以霜奇怪地看著他突然的變臉,想叫著他,然而……

"砰!"一聲,房門粗魯地關上了.她瞪大眼珠子,想著這個人怎麼翻臉比翻書還快?

﹡﹡﹡

走私軍火一案已經開了庭,由于涉及廣泛,甚至可借此揪出幕後黑手.所以法庭宣判不得保釋,任震被活生生地扣押著.那雙向來霸氣邪惡的眸子霎那間少了許多靈氣,在面對冷冰冰的四面牆時,呆滯得嚇人.

守衛見他如此地失魂落魄,竟也覺得詭異……

門,突然被打開了.那束刺目的光線照了進來,點在他長久陰暗的五官上..com細細碎碎的腳步聲響起,甚至有小娃娃踏地即響的鞋子聲.好久好久沒聽到那聲音了……

"爸爸!!"

稚嫩的聲音清脆地穿入耳里,他心里一咯噔,擦了擦雙眼.不可能!小鬼頭怎麼可能在這?

"爸爸爸爸!!"

兩把充滿靈氣的聲音交疊著,不一會兒,兩個小娃的臉果然落入眼眸.任震握緊雙拳,心里突然有什麼東西碎了,砰嗆砰嗆地響著.

"小魚兒,青青!"兩行男兒淚留下面頰,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仍然是有血有肉的人.

兩個小娃兒蹭蹭地爬上了椅子,無奈有手持配槍的叔叔瞪著,只能眼巴巴地看著自己的父親.男孩兒先托了托腮幫,好珍惜地看著自己的父親,分析道:

"爸爸,你長胡渣了……"

這小奶娃的話一出,任震的自尊此時都碎了滿地,任由雙淚垂,懊惱懊悔交織心頭.在鐵牢里,恍如咫尺天涯.他一生中傾注的愛,給了這個女人;然這個女人決然而去,上天卻如此憐憫他,贈兩個可愛的小娃娃給他.

或許,這一生該無悔了.

"誰帶你們過來的?"任震揉了揉淚眼,想睜大雙眼看緊自己的寶貝兒.

青青看著自己的哥哥,嘟囔著說不出話來.小魚兒自然是懂得一些些,稍稍回憶道:"是一個善良的叔叔把我們救回來的……他給我們吃好東西,還帶我們坐飛機.他人好好噢."

任震的眉頭納悶地擰了起來,如今他是階下囚,龍嘯虎那一邊恨不得他死無全尸.就怕他將整個集團都給抖了出來.在這水深火熱的浪尖上,誰還會雪中送炭?

"小魚兒,告訴爸爸,媽媽有沒有打你?"

他無力的眸子此時仍要倔強地張開著,盡管昨夜被警衛逼供的時候,打得渾身是血.小魚兒一聽,小臉都僵白了,委屈萬分地嘟嘴道:

"爸爸,你看看,都腫了……"

粉嫩嫩的小手伸了出來,黑紫的痕跡遍布全身,觸目驚心.任震心里一痛,無邊的恨意綿綿而來.恨她嗎?還是恨自己的無能為力!青青一看哥哥手臂上的傷痕,突然"哇"一聲大哭道:

"嗚……媽媽手里的藤條好粗好大條.她每天都凶我們,哥哥不聽話就把哥哥關在陽台外.那里風大雪大,好冷好冷……"青青越哭越苦,最後還連帶鼻涕連帶眼淚大把大把地擦拭著..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