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 22 擅長游泳
Ep 22 擅長游泳



(.com) "砰!"一聲,甲板不遠處的地方,躥出了一個小身影..com不僅是安森,就連黎昊川身邊的保鏢們都警惕地倒退了幾步.眼前的那團身影狼狽地跌倒在地,四處濺著水花.那烏黑的秀發濕漉漉地承載著重重的水珠,格外地驚人.

黎昊川冷冷地望向那道身影,終于在她抬起頭來時,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由于浸滿了水珠,那火紅的鮮血已沒那麼明顯.兩邊的手掌與大腿只是發白著,隱約看出一點傷痕.此時此刻,她倔強萬分地起來,像個受傷的小獅子直勾勾地看緊黎昊川..com這樣不服輸的鮮明個性,讓他刹那竟有一些恍惚.

好一會兒,眼前不到十米處的男人才冷然一笑,嗤之以鼻道:"果真是擅長游泳!"

凌以霜咬著牙,一步一步地帶著滿身的水珠,臉上透露不了半分的妥協.但她閃亮的眸子里,分明亮出了不服輸.

"我不會死,因為我是不倒翁.你再把我丟下去多少次,我都會爬起來,完好無缺地爬起來!我……"凌以霜倔強地握著拳頭,卻因為身不由己,掩飾不了些許卑微終放低聲調:

"我不過是希望你把華盛還回來,就這麼簡單!"她什麼都不要,只要凌家用生命保護的東西..com即使自己沒有流著凌家的血,但潛意識里還是對凌家有一言難喻的歸屬感.

黎昊川聽她說的這句話,這般倔強.只是,在他眼里,不懂得見風使舵,適應社會的人永遠落得一個結論:無知.他緊緊地看著她,無意間看見了那雙剪水秋瞳,其實和趙昕柔的如出一轍.可是這雙眼睛,總是閃著一抹神秘與動人的色彩……

雙腳穩穩地趨向前,在離她幾米處的地方,尊貴萬分地道:"還是那句話.和我結婚,萬事都有商量.不願意,就自己游回岸邊!"

"小人.你就是小人一個!"凌以霜死死地抓著自己濕透的衣襟,想來想去也只有"小人"兩個字把他形容得最貼切.

黎昊川瞳孔劇縮,不再透露任何的妥協與情感.抬腳,與濕得和落湯雞一樣的她擦肩而過.那一霎那,一個溫暖的感覺遍布全身,仿佛不再寒冷了,僅僅在那一秒間.他走了,總是硬生生地把她唯一的希望無情地帶走.凌以霜握緊衣襟的衣角,擰干了水.權當是黎昊川來擰,狠狠不留情地把他擰死!

宴會仍然在進行著.橙黃色的燈光如同晝夜里的閃亮明珠,在每個人的身上都灑下淡淡的金色光環.柔和的音樂幽幽地縈繞四方,在這樣和諧的氛圍里,每個瞳孔里湧起來的都是欽羨與佩服.也只有皇廷從來不計價錢,不計誰是競爭者,這樣大幅度的宴請賓客.因為,在皇廷眼里,只要體面,不計金錢.

終于,門口出現了小騷動.隨之越來越大的唏噓聲,以及贊歎聲.所有不避諱的目光都直勾勾地盯向門口的方向.女人們桃花瞬間朵朵開,單憑一看,就已是驚鴻一瞥.

"來了來了……"

"是黎總,就是黎總,是他!!!"

"皇廷的最高執行者,天,他還是出現了……"

"真真讓人不敢相信……".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