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 9 邀請券
Ep 9 邀請券



(.com) 柔軟的思夢席床上..com

純白色的手機不停地雀躍響著,那屏幕上的名字如巨大的漩渦,就要把她整顆心卷了進去.可身邊的人一動也不動,那漂亮的剪水秋瞳閃著無限的淚珠,窩在膝蓋里哭泣著.

"昊川"兩個字仍然如同磁場在拼命地閃著.

終于,停止了……

趙昕柔無助地一瞥手機,只見那里多了一條留言.她輕柔地拿起手機,按了按鍵,接聽留言.那一頭,一片死寂,但是仍然能聽到他那霸氣的呼吸聲.他總是這樣地深沉,這樣地不可叵測.與他在一起的時候,如同在云端上一樣,太不真實,又太刺激,太讓人淪陷!

半晌,那低沉如千年醞釀的醇酒的聲音方響起:

"你打算躲我躲到什麼時候?!給我馬上回來,否則我不保證做出什麼事兒來..com你知道我的."

"嘟——"一聲,電話被切斷了.也斷絕了他們之間一切的聯系……

趙昕柔握緊手機,更加悲戚地痛哭起來.想起早上凌以霜說的兩個字"傷害","傷害?!你居然說得這般輕松.我卻什麼都沒了,什麼都沒了……"

那限量版的布加迪EB16.4威龍里.

黎昊川的眼眸如同子夜里的明珠,閃著懾人的光芒.手機那里頻頻傳來專業的女聲,他的瞳孔突然閃著銳利的光魔,一扔..com手機直接漂亮利落地飛出車窗,順著山崖滾了下去.

很好!

她第一次,沒接他的電話!

﹡﹡﹡

華盛沒了,正式地落入敵家手里.

凌以霜無助地站在街的另一頭,等待著大廈里走出來的身影.好久好久,那七尺的身子才走了出來.她原想歡樂的上前迎接,卻見到他臉上的頹喪之色.她心里猛地一驚,知道他應征又失敗了.

拿起手機,按了那個背得滾瓜爛熟的號碼.

對面的凌禦凡接聽了,"喂——"

她輕輕地問:"哥,面試順利嗎?"對面的凌禦凡顯然沒有看到她,只是稍皺眉頭,聲線里盡量掩飾自己的落寞道:

"當然順利.你哥我是誰,我可是凌大律師!幾家公司說會好好考慮,放心吧!"

一種酸澀突然湧上鼻頭,她咬唇,忍著那兩行欲墜落的淚珠,道:"那……你今天會回來嗎?媽今天煮了你最喜歡的菜……"

左手奮力地捂著自己的唇,不讓淒淒的哭泣聲落入手機的另一頭.

凌禦凡看緊天空中的那一抹白云,淡然地輕笑道:

"我比較喜歡吃以霜的菜.好了,人事部經理嚷我的名字了,我得走了."

凌以霜的面頰早已濕透,無助地看著對面街的他.明明是這樣地落寞,卻總是不讓別人操心.他的倔強,該有多麼地讓她心碎.

凌禦凡手持英國渥維克大學的LLB法律文憑,去年渥維克還登上了英國十大最佳法律大學.若說是實力問題,那就是天底下最荒謬地笑話.她知道不是,不是——是那個訛詐風云的男人,是他!

雙手一握生氣的拳頭,那溢滿淚水的大眼閃著堅定的光芒.再度拿起手機,給陌生號碼撥過去:

"喂.我是凌以霜.幫我弄一張到四季酒店的邀請券."

那里頭的人委婉地拒絕著:"對不起啊,只有是VVIP才可以入場的.

她閃著憤恨的淚水,生氣地罵道:"不管多少美金我都付了,我要邀請券!!!".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