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往昔夢4
云歌找到許平君時,許平君正和紅衣一起在屋中做女紅. "許姐姐."云歌朝紅衣笑了笑,顧不上多解釋,拽著許平君的衣袖就往外走,看四周無人,"許姐姐,大哥要成家了,昨天一個伯伯來找大哥說了好一會話,說是要給大哥說親事.這事我已經仔細想過了,如果有孟玨幫忙,也許……" 云歌一臉迫切,許平君卻一聲不吭,云歌不禁問:"姐姐,你……你不著急嗎?" 許平君不敢看云歌,眼睛望著別處說:"我已經知道了.你說的伯伯是張伯伯,是我爹以前的上司,昨天晚上他請了我爹去喝酒,爹喝得大醉,很晚才回來,今日清醒後,才糊里糊塗地和我娘說,他似乎答應了張伯伯一門親事." 云歌輕輕啊了一聲,怔怔站了一會,抱著許平君跳起來,笑著說:"姐姐,姐姐,你應該開心呀!我昨天親耳聽到大哥說一切都聽張伯伯做主,像對父親一樣呢!父母命,媒妁言,都有了!" 許平君看到云歌的樣子,輕揉了揉云歌的頭,笑了起來,三分羞三分喜三分愁,"我娘還不見得答應,你知道我娘了,她現在一門心思覺得我要嫁貴人,哪里看得上病已?" 云歌嘻嘻笑著:"不怕,不怕,你不是說張伯伯是你爹以前的上司嗎?張伯伯現在還在做官吧?你爹既然已經答應了張伯伯,那一切都肯定反悔不了,你娘不樂意也不行.實在不行,請張伯伯那邊多下些聘禮,我現在沒錢,但可以先和孟玨借一點,給你下了聘再說,你娘見了錢,估計也就嘮叨嘮叨了." 許平君笑點了點云歌額頭,"就你鬼主意多." 劉病已剛見過張賀,知道一切已定.回憶起和許平君少時相識,到今日的種種,心內滋味難述.平君容貌出眾,人又能干,平君嫁他,其實是他高攀了,可是縱然舉案齊眉,到底…… 劉病已暗嘲,他有什麼資格可是呢? 許平君看見劉病已進來,立即低下了頭,臉頰暈紅,扭身要走. 劉病已攔住了她,臉上也幾分尷尬,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的樣子,許平君的頭越發垂得低. 云歌看到二人的模樣,沉默地就要離去. "云歌,等等."劉病已看了眼許平君,從懷里摸出一個小布包,打開後,是一對鐲子. "平君妹子,你是最好的姑娘,我一直都盼著你能過得好.你若跟著我,肯定要吃苦受罪,我給不了你……" 許平君抬起頭,臉頰暈紅,卻堅定地看著劉病已,"病已,我不怕吃苦,我只知道,如果我嫁給了別人,那我才是受罪." 劉病已被許平君的坦白直率所震,愣了一下後,笑著搖頭,語中有憐:"真是個傻丫頭." 他牽起許平君的手,將一個鐲子攏到了許平君的手腕上,"張伯伯說這是我娘帶過的東西,這個就算作我的文定之禮了." 許平君摸著手上的鐲子,一面笑著,一面眼淚紛紛而落.這麼多年的心事,百轉千回後,直到這一刻,終于在一個鐲子中成為了現實. 劉病已把另外一個鐲子遞給云歌,"云歌,這只給你.聽說我本來有一個妹妹的,可是已經……"劉病已笑著搖搖頭,"大哥想你拿著這只鐲子." 云歌遲疑著沒有去接. 許平君隱約間明白了幾分劉病已特意當著她面如此做的原因,心里透出歡喜,真心實意地對云歌說:"云歌,收下吧!我也想你戴著,我們不是姐妹嗎?" 云歌半是心酸半是開心地接過,套在了腕上,"謝謝大哥,謝謝……嫂子." 許平君紅著臉,啐了一聲云歌,扭身就走. 云歌大笑起來,一面笑著,一面跑向自己的屋子,進了屋後,卻是一頭就撲到了榻上,被子很快就被浸濕. ………… "你知道女子送繡鞋給男子是什麼意思嗎?" "我收下了.云歌,你也一定要記住." "以星辰為盟,絕無悔改." "下次再講也來得及,等你到長安後,我們會有很多時間聽你講故事." ………… 從她懂事那天起,從她明白了這個約定的意義起,她就從沒有懷疑過這個誓言會不能實現. 她一日都沒有忘記. 她每去一個地方都會特意搜集了故事,等著有一天講給他聽. 她每認識一個人,都會想著她有陵哥哥. 她每做了一道好吃的菜,都會想著他吃了會是什麼表情,肯定會笑,會像那天一樣,有很多星星溶化在他的眼睛里. 她一直以為有一個人在遠處等她. 她一直以為他也會和她一樣,會在夜晚一個人凝視星空,會默默回想著認識時的每一個細節,會幻想著再見時的場景. 她一直以為他也和她一樣,會偏愛星空…… 言猶在耳,卻已經人事全非. 原來這麼多年,一切都只不過是她一個人的鏡花水月,一個人的獨角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