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7 心波皺


孟玨和云歌辭別後,沿巷子走到路口,只見一個單薄的身影立在黑暗中.

"許姑娘,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在外面?"

"我是特意在這里等孟大哥的.云歌睡下了?"

孟玨微微一笑,"本想安靜來去,不想還是擾了你們清夢."

許平君說:"那麼美的景致,幸虧沒有錯過.再說也和孟大哥沒有關系,是我自己這幾日都睡不好.前幾日深夜還看到云歌和病已也是很晚才從外面有說有笑地回來,兩人竟然在荒郊野外玩到半夜,也不知道那些荒草有什麼好看的."

孟玨笑意不變,好像根本沒有聽懂許平君的話外之意,"平君,我和病已一樣稱呼你了.你找我所謂何事?"

許平君沉默地站著,清冷的秋風中,消瘦的身子幾分瑟瑟.

孟玨也不催她,反倒移了幾步,站在了上風口,替她擋住了秋風.

"孟大哥,我知道你是個很有辦法的人.我想求你幫幫我,我不想嫁歐侯家,我不想嫁……"許平君說到後面,聲音慢慢哽咽,怕自己哭出來,只能緊緊咬住唇.

"平君,如果你想要的是相夫教子,平穩安定的一生,嫁給歐侯家是最好的選擇."

"我只想嫁……我肯吃苦,也不怕辛苦."

跟了劉病已可不是吃苦那麼簡單,孟玨沉默了一瞬,"如果你確定這是你想要的,我可以幫你."

許平君此行原是想拿云歌做賭注,可看孟玨毫不介意,本來已滿心黑暗,不料又見希望,大喜下不禁拽住了孟玨的胳膊,"孟大哥,你真的肯幫我?"

孟玨溫和地笑著,"你若相信我,就回家好好睡覺,也不要和你母親爭執了,做個乖女兒,我肯定不會讓你嫁給歐侯家."

許平君用力點了點頭,剛想行禮道謝,一個暗沉沉的聲音笑道:"夜下會美人,賢弟好意趣."

來人裹著大斗篷,許平君看不清面貌,不過看到好幾個護衛同行,知道來人非富即貴,剛想開口解釋,孟玨對她說:"平君,你先回去."

許平君忙快步離去.

孟玨轉身笑向來人行禮,"王爺是尋在下而來嗎?"

來人笑走到孟玨身邊,"經過北城門衛太子一事,滿城文武都人心慌亂,民間也議論紛紛.小皇帝的位置只怕坐得很不舒服,上官桀和霍光恐怕也睡不安穩.不費吹灰之力,卻有此結果,賢弟真是好計策!本王現在對賢弟是滿心佩服,所以星夜特意來尋賢弟共聚相談.卻不料撞到了你的雅事,竟然有人敢和賢弟搶女人?歐侯家的事情就包在本王身上,也算聊表本王心意."

孟玨笑著作揖,"多謝王爺厚愛,孟玨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來人哈哈笑著拍了拍孟玨的肩膀,"今日晚了,本王先回去了,記得明日來本王處喝杯酒."

孟玨目送一行人隱入黑暗中,唇邊的笑意慢慢淡去.卻不是因為來人,而是自己.為什麼會緊張?為什麼不讓許平君解釋?為什麼要將錯就錯?

* * *

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

眼看著許平君的大喜日子近在眼前,未婚夫婿卻突然暴病身亡.

云歌從未見過那個歐侯公子,對他的死亡更多的是驚訝.

許平君卻是一下憔悴起來,切菜會切到手,燒火能燒著裙子,釀酒能把清水當酒封存到竹筒里.

許平君的母親,整日罵天咒地,天天罵著許平君命硬,克敗了自己家,又開始克夫家,原本開朗的許平君變得整天一句話不說.

云歌和劉病已兩人想著法子逗許平君開心,許平君卻是笑顏難展,只是常常看著劉病已發呆,盯得劉病已都坐不住時,她還是一無所覺.

云歌聽聞長安城里張仙人算命精准,心生一計,既然許母日日都念叨著命,那就讓命來說話.

不料張仙人是個軟硬不吃的人,無論云歌如何說,都不肯替云歌算命,更不用提作假了.說他每天只算三卦,日期早就排到了明年,只能預約,只算有緣人,什麼公主都要等.

劉病已聽云歌抱怨完,笑說他陪云歌向張仙人說個情.張仙人一見劉病已,態度大轉彎,把云歌奉為上賓,云歌說什麼他都滿口答應,再無先前高高在上的仙人風范.

云歌滿心納悶好奇,追問劉病已.

劉病已笑著告訴她,"張仙人給人算命靠的是什麼?不過是先算准來算命人的過去和現在的私隱事情,來人自然滿心信服,未來事情給的批語則模棱兩可,好的能解,壞的也能解,任由來人琢磨.來算命的人都是提前預約,又都是長安城內非富即貴的人,所謂的'有緣人’……"

劉病已話未說完,云歌已大笑起來,"所謂的'有緣人’就是大哥能查到他們私事的人,原來這位仙人的仙氣是大哥給的.長安城內外地面上的乞丐.小偷.地痞混混.行走江湖的人都是大哥的人,沒有想到外人看著一團散沙爛泥的下面還別有深潭,長安城若有風吹草動,想完全瞞過大哥,恐怕不太容易."

劉病已聽到云歌的話,面色微變.

他原本只打算話說三分,但沒有想到云歌自小接觸的人三教九流都有,見多識廣,人又心思機敏,話雖是無心,可意卻驚人.

"云歌,這件事情,你要替我保密,不能告訴任何人."

云歌笑著點點頭,"知道了."

* * *

張仙人又是看手相,又是觀五官,又是起卦,最後鄭重地和許平君說:"姑娘的命格貴不可言,因為貴極,反倒顯了克相.你的親事不能成,只因對方難承姑娘的貴命,所以相沖而死."


因為張仙人給許平君算過去.現在,都十分精准,許平君心內已是驚疑不定,此時聽到張仙人的話,雖心中難信,可又盼著一切真的是命,"他真的不是我害死的?"

張仙人捋著白須,微閉著雙目,徐徐道:"說是姑娘害死的也不錯,因為確是姑娘的命格克死了對方.但也不是姑娘害死的,因為這都是命,是老天早定好了的,和姑娘並無關系,是對方不該強求姑娘這樣的貴人."

許平君的母親喜笑顏開,趕著問:"張仙人,我家平君的命究竟有多貴?是會嫁大官嗎?多大的官?"

張仙人瞅了一會許母的面相,"夫人日後是享女兒福的人."淡淡一句話說完,站起身,緩緩出了大堂,聲音在渺渺青煙中傳來,"天地造化,吟啄間自有前緣.姑娘自有姑娘的緣分,時候到了,一切自然知曉."

云歌緊咬著嘴唇,方能不笑出來.雖是十分好笑,可也佩服這白胡子老頭.

裝神弄鬼的功夫就不說了,肚子里還的確有些東西.那些似是而非.察言觀色的話也不是隨便一個人就能說出來.

許平君走出張仙人宅邸時,神態輕松了許多.許母也是滿面紅光,看許平君的目光堪稱"躊躇滿志".對女兒說話,語氣是前所未見的和軟.

云歌滿心快樂下,覺得這個命算得真是值.化解心結,緩和家庭矛盾,增進母女感情.堪稱"家庭和睦.心情愉快的良藥".以後應該多多鼓勵大家來算這樣的命.

云歌瞥眼間,看到一個斗笠遮面的男子身形像孟玨,想著自那夜別後,孟玨一去無消息,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麼.

猶豫了下,找了個借口,匆匆別過許平君和許母,去追孟玨.

孟玨七拐八繞,身法迅捷,似乎刻意藏匿著行蹤.

幸虧云歌對他的身形極熟,又有幾分狼跟蹤獵物的技能,否則還真是很難追.

云歌滿心歡愉,本想著怎麼嚇他一跳,可看著他進了一家娼妓坊後,她一下噘起了嘴.

本想立即轉身離去,可心里又有幾分不甘.琢磨了會兒,還是偷偷溜進了娼妓坊.

孟玨卻已經不見了,她只能左躲右藏地四處尋找.

幸虧園子內來往姑娘多,云歌又盡力隱藏自己身形,倒是沒有人留意到她.

找來找去,越找越偏,不知不覺中,天色已黑.

正想放棄時,忽看到一個僻靜院落內.,屋中坐著的人像孟玨.

云歌貓著身子,悄悄溜到假山後躲好.隔窗看去,只見一個四十多歲的華服男子坐于上位,孟玨坐于側下方.

云歌聽不清楚他們說什麼,只能隱約看到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