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掌中雪4
"吃過了,不過又有些餓了." "有些涼了,給你熱一下." "不講究那個."劉病已接過烤地瓜,靠在窗楞上吃起來,"你喝酒了嗎?怎麼臉這麼紅?" "啊?沒有……我是……有點熱."云歌的臉越發紅起來. 劉病已笑笑地說:"已經立秋了,太陽也已經落山很久了." 云歌"哼"了一聲,索性耍起了無賴,"秋天就不能熱?太陽落山就不能熱?人家冬天還有流汗的呢!" "云歌,孟玨回長安了." "什麼?"劉病已說話前後根本不著邊際,云歌反應了一會,才接受劉病已話中的意思,"他回來了怎麼不來找我們?" "大概有事情忙吧!我聽兄弟說的,前幾日看到他和丁外人進了公主府." 前幾日?云歌噘了噘嘴,"他似乎認識很多權貴呢!不知道做的生意究竟有多大." 劉病已猶豫著想說什麼,但終只是笑著說:"我回去睡了,你也早些歇息." 云歌的好心情莫名地就低落起來. 看看桌上的帳,已經一點心情都無,草草收拾好東西,就悶悶上了床. 躺在床上卻是翻來覆去,一直到半夜都睡不著. 正煩悶間,忽聽到外面幾聲短促的曲調. 《采薇》?她立即坐了起來,幾步跳到門口,拉開了門. 月夜下,孟玨一襲青衣,長身玉立.正微笑地看著云歌,笑意澹靜溫暖,如清晨第一線的陽光.云歌心中的煩躁一下就消散了許多. 兩人隔門而望,好久都是一句話不說. 云歌擠了個笑出來,"我已經存了些錢了,可以先還你一部分." "你不高興見到我?" "沒有呀!" "云歌,知不知道你假笑時有多難看?看得我身上直冒涼意." 云歌低下了頭. 孟玨叫了好幾聲"云歌",云歌都沒有理會他. 幾團毛茸茸的小白球在云歌的鼻子端晃了晃,云歌不小心,已經吸進了幾縷小茸毛,"阿嚏.阿嚏"地打著噴嚏,一時間鼻涕直流,很是狼狽. 她忙盡量低著頭,一邊狂打噴嚏,一邊找絹帕,在身上摸了半天,卻都沒有摸到. 孟玨低聲笑起來. 云歌氣惱地想:這個人是故意捉弄我的,.一把拽過他的衣袖,捂著鼻子狠狠擤了把鼻涕,把自己收拾乾淨了,方洋洋得意地抬起頭. 孟玨幾分郁悶地看了看自己的衣袖,"不生氣了?" 云歌板著臉問:"你摘那麼多蒲公英干嗎?" 孟玨笑說:"送你的.你送我地上星,我送你掌中雪." "送給我,好捉弄我打噴嚏!"云歌指著自己的鼻尖,一臉跋扈,心中卻已經蕩起了暖意. 孟玨笑握住云歌胳膊,就著牆邊的青石塊,兩人翻坐到了屋頂上. 孟玨遞給云歌一個蒲公英,"玩過蒲公英嗎?" 云歌捏著蒲公英,盯著看了好一會,"摘這麼多蒲公英,要跑不少路吧?" 孟玨只是微笑地看著云歌. 云歌聲音輕輕地問:"你已經回了長安好幾日,為什麼深更半夜地來找我?白天干嗎去了?前幾日干嗎去了?" 孟玨眉頭幾不可見地微蹙了下,"是劉病已和你說的我已經到了長安?我在辦一些事情,不想讓人知道我認識你,就是今天晚上來見你,我都不能肯定做得是對,還是不對." "會有危險?" "你怕嗎?" 云歌只笑著深吸了口氣,將蒲公英湊到唇邊,"呼"地一下,無數個潔白如雪的小飛絮搖搖晃晃地飄進了風中. 有的越飛越高,有的隨著氣流打著旋兒,有的姿態翩然地向大地墜去. 孟玨又遞了一個給云歌,云歌再呼地一下,又是一簇簇雪般的飛絮蕩入風中. 隨著云歌越吹越多,兩人坐在屋頂,居高臨下地看下去,整個院子,好象飄起了白雪. 云歌下巴抵在膝蓋上,靜靜看著滿院雪花. 孟玨唇邊輕抿了笑意,靜靜看著滿院雪花. 劉病已推開窗戶,望向半空,靜靜看著漫天飛絮. 許平君披了衣服起來,靠在門口,靜靜看著漫天飛絮. 皎潔的月光下,朦朧的靜謐中,飄飄蕩蕩的潔白飛絮. 一切都似乎沉入了一個很輕.很軟.很乾淨.很幸福的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