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5 地上星2


云歌和許平君看著各自手中拽著的一截斷草,呆了一下,相對大笑起來.

云歌扭頭看向孟玨時,氣呼呼地鼓著腮幫子,"哼!幫許姐姐欺負我,虧得我還辛苦了半天去捉……哼!"

許平君笑攬住云歌的肩膀,"病已不是幫你了嗎?不過多喝了幾杯酒就輸紅了眼睛?羞不羞?"

云歌扭著身子,"誰輸紅眼睛了?人家才沒有呢!最多……最多有一點點著急."

幾個人都笑起來,云歌偷眼看向孟玨,看到孟玨正笑瞅著她,想到明天他就要走,她忽覺得心上有些空落,鼓著的腮幫子立即癟了下去.

收拾好杯盤,云歌請幾個人圍著圈子坐好.

拿過了擺放在一旁的袋子.

眾人都凝視著云歌手中的袋子,不明白云歌搞什麼鬼.

平君性急,趕著問:"什麼東西?"

云歌笑著緩緩打開袋子.

熒熒光芒從袋子口透出,如同一個小小月亮收在袋子中.

不一會,有光芒從袋子中飛出.

一點點,一顆顆,如同散落在紅塵的星子.

從袋子中飛出的星星越來越多,幾個人的身子都被熒熒光芒籠罩著,仿佛置身在璀璨星河中.

天上的繁星,地上的繁星,美麗得好像一個夢中世界.

云歌伸手呵著一只螢火蟲.

螢火蟲的光芒一閃一閃間,她的笑顏也是一明一滅.

螢火蟲打著小燈籠穿繞在她的烏發間,盤旋在她的裙裾間.

在漫天飛舞的小精靈中,她也清透如精靈.

她湊過唇去親了一下手中的螢火蟲,"螢火蟲是天上星星的使者,你把你的心願和思念告訴它,它們就會把這些帶給星星上面住著的人,會幫你實現願望的."

許平君呆呆看了一會螢火蟲,第一個閉上了眼睛,虔誠地許著心願.

劉病已抬頭望了眼天空,也閉上了眼睛.

大公子笑搖搖頭,緩緩閉上了眼睛,"我不信有什麼人能幫我實現我的願望,不過……許許願也不是什麼壞事."

云歌說話時,一直看著孟玨,雙眸晶瑩.

孟玨眼中也是眸光流轉,卻只是微笑地看著云歌,沒有絲毫許願的意思.

在漫天飛舞的光芒中,兩人凝視著彼此.

云歌堅定地看著他,她眼中的光芒如同暗夜中的螢火蟲,雖淡卻溫暖.

孟玨最終闔上了雙眼,云歌抿著笑意也閉上了眼睛.

不過一瞬,孟玨的眼睛卻又睜開,淡漠地看著在他身周舞動的精靈.

劉病已睜開眼睛時,恰好看到孟玨手指輕彈,把飛落在他胳膊上的一只螢火蟲彈開.

螢火蟲的光芒刹那熄滅,失去了生命的小精靈無聲無息地落入草叢中.

孟玨抬眼看向劉病已.

劉病已爽朗一笑,好似剛睜開眼睛,並沒有看見起先一幕,"孟兄許的什麼願?"

孟玨淡淡一笑,沒有回答.

大公子看看劉病已,再看看孟玨,無趣地聳了聳肩膀,嘻笑著看向許平君和云歌.

許平君睜開眼睛看向云歌,"你許了什麼願?"

"許姐姐許了什麼願?"

許平君臉頰暈紅,"不是什麼大願望,你呢?"

云歌的臉也飛起了紅霞,"也不是什麼大願望."

大公子眼珠子一轉,忽地說:"不如把我們今日許的願都記下後封起來.如果將來有緣,一起來看今日許的願望,看看靈不靈.願望沒實現的人要請大家吃飯."

云歌笑嘲:"應該讓願望實現的人請大家吃飯!怎麼你總是要和人反著來?"

大公子拍了拍自己的錢袋:"來而不往非禮也!反正也該我請大家了."

劉病已和孟玨微微笑著,都沒有說話.

云歌和許平君想了一瞬,覺得十分有意思,都笑著點頭.

許平君剛點完頭,又幾分羞澀地說:"我不會寫字."

大公子說:"這很簡單,你挑一個人幫你寫就行."

許平君左右看了一圈,紅著臉把云歌拽到了一旁.

許平君和云歌低語,面色含羞.

云歌雖是笑著,可笑容卻透著苦澀.

一人一塊絹布,各自寫下了自己的心願後疊好.

大公子將大家的絹帕收到一起,交給了許平君,很老實地說:"剩下的活,我不會干."

許平君拿了一片防水的桐油布將絹帕密密地封好.

云歌跑到孟玨起先靠過的大樹旁,在樹干上小心地挖著洞.

折騰了半天,仍舊沒有弄好.

孟玨隨手遞給她一把小巧的匕首,"用這個吧!"

不過幾下,就挖好了一個又小又深的洞,云歌笑贊:"好刀!"

孟玨凝視了一瞬刀,淡淡地說:"你喜歡就送給你了,這麼小巧的東西本就是給女子用的,我留著也沒什麼用."

大公子聞言,神色微動,深看了一眼孟玨.

云歌把玩了會,的確很好用,打造精巧,方便攜帶,很適合用來割樹皮劃藤條,收集她看重的植物,遂笑著把刀收到了懷中,"多謝."

許平君小心地把卷成了一根圓柱狀的桐油布塞進樹洞中,再用剛才割出的木條把洞口封好.

此時從外面看,也只是像樹干上的一個小洞.等過一段時間,隨著樹的生長,會只留下一個樹疤.不知情的人看不出任何異樣.

云歌警告地瞅了眼大公子,用匕首在小洞上做了個記號.

如果有人想提前偷看,就肯定會破壞她的記號.

孟玨和劉病已唇角含笑地看向大公子.

大公子很是挫敗地看著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