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正文 琴蕭相和
君墨染忙而不亂 人在空中 雙腳已連環踢出 腳影幢幢 將虛的手刀硬生生破解;複又彈出一枚銅錢蕩開柳燁緊迫面門的長劍;身體再一個大彎腰斜插柳 躲過了女和牛的左右夾擊;可是危的雙掌就直奔姜梅的前胸而來.(.book.)

不可! 在柳燁的急吼聲里 君墨染一個急旋 硬生生把身體扭到個不可能的角度 用自己的背生生承受了危的兩掌.

他悶哼了一聲 往前沖了兩步撞上欄杆 嘴角流出一絲鮮血.姜梅只覺胸口一痛 一陣氣血翻湧 忙緊緊地閉著嘴 硬是把湧上喉頭的那口血吞入了肚里.

墨染! 李煜宸瞧得目眦欲裂 一條繩槍舞得呼呼風響 試圖向他們靠攏 無奈對手實在太多 一時竟無法挪動分毫.

什麼人如此大膽 竟敢聚眾在康縣械斗? 正危急間 一聲怒叱傳來.

一個面容清瘦 精神矍鑠的年近七旬的青衣老人 滿面怒容 領著四五人匆匆趕了過來.

趙縣主~ 李煜宸如獲救星 立刻揚聲大喊: 我是李煜宸 之前跟你說過要來貴縣尋親 這群賊人扣了人質 還執械入境!

別怕這老家伙! 柳燁見老者人少 驕傲地吩咐: 外面有十萬大軍 本候今天要大開殺戒 血洗康縣 將它正式納入啖星的版圖!

哼! 君墨染冷笑: 你有十萬大軍 本王駐在河州的五萬精兵也不是吃素的!

給我殺! 柳燁目露凶光 厲聲大吼.

無知小子 口吐狂言! 趙令疇冷笑著一揮衣袖 康橋附近的房頂上忽啦一下冒出無數人影 個個手執弩箭: 竟敢擾亂康縣治安 今天定要教你來得去不得!

原來 康縣雖因聖武皇後而著名 慕名來此的游人與客商源源不斷.但終因年代久遠 漸漸已不為人知.今天突然湧進數百名陌生人 身為縣主的趙令疇又怎會不引起警惕?

他們雖是避世隱居 也是世外高人.柳燁帶的這五百 衛軍換裝夾帶兵器入城 又如何瞞得過他的一雙火眼晶睛?自是早已暗中做了安排與防范!

半空里一陣叮叮咚咚的琴音傳來 如雛鳳清音 又似行云流水 悠揚動聽.

李煜宸轉頭 只見一名纖弱的少女懷抱瑤琴款款而來.

她只在頭上松松的挽了個發髻 青絲如瀑般垂下來披在肩上 渾身上下並無一點裝飾 一身月白色的長裙纖塵不染 腰間系了一條淺紫繡花的腰帶. 越發顯得 一握 步履娉婷 如一朵聖潔的蓮花 在碧波微漾之中緩緩盛開!

時間就此停滯不前 四周的暄囂悄然隱去 他聽見自己的心在咚咚的動跳 仿佛隨時要從胸腔中迸出來!

四目地半空中交彙 少女嫣然而笑 儀態萬方 盤腿在屋簷上坐了下來 纖指輕撥 琴音突轉 忽地高亢入云 自煙雨菲菲的初春化為一片蕭瑟肅殺之氣的嚴冬.

李煜宸聽得如醉如癡 忽地自腰間取了一管玉蕭 橫在唇邊 起承轉合 抑揚頓挫 兩人的節拍奇妙地融為一體 樂聲更為激勵人心.

少女先是驚訝 繼而望著他微微一笑 手下琴音卻未有片刻停滯!

隨著琴音的節奏 箭矢如蝗 暴雨般灑了下來.

康縣人自視甚高 柳燁明目張膽地欺上門來 揚言要血洗康縣 已然犯了眾怒.這下挾怒出手 自然是下手絕不容情.

橋頭地形狹窄 視野開闊 若論群毆自是在數量上占了優勢.但數百 軍擠在一起 四面屋頂上的箭雨飛來 他們避又不能避 打又打不到 只能哀嚎著四散逃逸 相互踩踏 死傷極重.

姜梅生在和平年代 雖長年驗尸 膽量異于常人 又幾曾親眼見過這般血腥的一幕?頓時面色慘白如紙 掩面藏在君墨染的懷中不忍悴睹.

君墨染! 柳燁被眾侍衛護著且站且走 退下橋頭 冷聲喝道: 你不要 親的 命了嗎?

橋邊一間民房忽地中門大開 女和牛從里面押著一名老婦走了出來 不是老夫人陳氏是誰?

柳燁! 君墨染悖然變色 周身躥起駭人的殺氣: 你為卑鄙的小人 有本事咱們在戰場上真刀真槍地干一場!劫持婦儒算什麼好漢?

廢話少說 你叫他們通通住手!讓本候退出康縣! 柳燁有恃無恐 得意洋洋地盯牢君墨染的眼.

趙縣主~ 李煜宸咬牙 眼望趙令疇 發出請求.

趙令疇招手 琴聲嘎然而止 密如急雨的箭矢終于停了下來.

把江湄送過來! 柳燁提出第二個要求.

姓柳的 你別太過份了! 君墨染變色.

牛不語 只把架在老太太脖子上的刀往前送了一下 刀鋒劃破皮膚 鮮血順著雪亮的刀身流了下來.

娘!

干娘!

君墨染和李煜宸同聲驚叫 眼里閃過怒色.

墨染 娘活了這麼久已夠了!跟他拼了! 老夫人忍住痛 連眉尖都不皺一下 昂著頭喝道: 若你放了這賊子 就不是娘的兒子!

閉嘴!老虔婆! 牛舉起刀背 就要往她頭上狠狠敲下.

住手! 姜梅逸出清叱 手里執著一柄雪亮的匕首 堅定地道: 我跟你換!

湄兒! 君墨染又驚又痛 想拽她回來: 別胡鬧!

別過來~ 姜梅立刻把匕首架在自己脖子上 喝道: 不然我就劃下去了!

梅子你別傻! 李煜宸臉上浮起一抹潮紅: 就算你過去 他也不會放過干娘!

PS:哈哈 偶承認 大家的話對偶還是有影響滴!既然都不喜歡文小姐 那偶就走馬換將 此女配咱們的李公子如何?滿意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