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正文 投桃報李
風好象變得更強勁了 夾著雪花以不可阻擋的氣勢狂卷而來 遠處的林濤也不甘示弱地發出山呼海嘯般嗚嗚地怒吼.(.book.)

天空一片黯沉 僅有積雪反射發出的一點余光 映著黑黝黝的樹林 更是說不出的陰森恐怖.

既使趴在蒼鷹的背上 依舊抵擋不住寒意的入侵 冷風無孔不入 從衣袖 領口以至褲腿處毫不留情地灌入身軀 整個人如墜入冰窖般寒冷.

綺玉開始後悔了 只在報複的刹那獲得了 卻沒有想到逃亡的路會如此艱辛.

鷹哥~ 她貼在他耳邊低聲道: 咱們還要跑多久?一個追兵也沒有 會不會官兵看天氣實在太冷 沒有追來?咱們休息一下吧~我實在是受不了了~

蒼鷹本來就沒有把握 被綺玉一說 不 猶豫起來——他本來想替江湄引開追兵 這樣既使把她獨自扔下 至少還有個理由說服自己的良心.

現在一個追兵也沒有引來 豈不是等同棄主潛逃了嗎?萬一江湄有什麼不測 他以後如何面對王爺?

這麼一想 心情越發沉重 終于咬咬牙 在林中繞了個彎折向來處飛奔.

鷹哥! 綺玉不辯方向 見他並未依自己的停下來休息 大發嬌嗔: 再不停下來 人家會凍死了!

蒼鷹做出這個決定 如釋重負 腳步不覺輕快了起來 只是對她心生愧疚 任她責備並不辯解 只低頭狂奔.

咦? 綺玉忽地大吃一驚 惶聲道: 鷹哥 你走錯路了 咱們繞了半天又繞回來了!

蒼鷹反手將綺玉自肩上拉過來抱在懷中 小心翼翼地安頓在洞口 不敢看她的眼睛 嗡聲嗡氣地道: 你先進去休息 我去看看王妃.

你 你故意的是吧? 綺玉恍然 指著他破口大罵: 好 蒼鷹!你這個殺千刀的!居然跟老娘玩起這一套 喂 你別走 你站住!你 你給我回來

蒼鷹哪里敢停?撥足飛奔 直到姜梅藏身之處 見風雪早將她埋得嚴嚴實實 半點痕跡也無 不 松了一口氣.

王妃 你等著 我馬上救你出來~ 他半跪在地上 伸出雙手正欲扒開積雪 挖姜梅出來.

鷹哥 救我 ~ 綺玉淒厲的慘叫聲忽地傳了過來.

蒼鷹臉一變 跳起來一看 虛扣著綺玉的腕 押著她滿臉獰笑地朝他走了過來.他的身後黑壓壓的一片 也不知有幾百名官兵正慢慢地向他圍攏過來: 鷹統領 別來無恙 ?

放開她! 嗆啷一聲 蒼鷹抽出了別在腰間的鷹頭大刀 指著虛厲吼.

嘖嘖嘖~ 虛搖頭歎息: 怎麼說也曾是昔日同僚 候爺對你還寄予了厚望 怎能一上來就刀兵相見呢?

你我各為其主 廢話少說 有什麼道就劃出來吧 我蒼鷹通通都接著!

呵呵~ 虛笑得極為愉悅 鬼爪似的手指在綺玉的臉上緩緩移動: 這麼漂亮的一張小臉 若是不小心添上一條疤痕就可惜了~

~ 綺玉尖聲驚叫: 鷹哥 救我~

有本事沖我來 為難個女人算什麼好漢? 蒼鷹憤怒地大吼.

呵呵~ 虛回過頭 沖部下挑眉一笑: 弟兄們 鷹統領讓咱們不為難女人 你們說 怎麼辦?

哈哈~ 眾人轟地笑了起來 立刻有人圍過來 無數只手在綺玉的身上 : 大爺不為難她 大爺好好疼疼她~

~ 綺玉魂飛魄散 除了尖叫哪還說得出話?

住手! 蒼鷹目眦欲裂 布滿血絲的眼里除了怒不可抑 還有驚痛似的絕望.

他只有一個人一雙手 對方卻是數百人 如何保得住綺玉的清白?但要他眼睜睜地看著心愛的女人在他面前受辱 他情願去死!

媽的! 虛忽地撥出腰間劍 一劍將身邊一個官兵砍成兩半: 沒聽鷹統領讓你住手嗎?你他媽的沒見過女人 還摸?

這一下變起倉促 不但蒼鷹怔住 圍在綺玉身邊的官兵面面相覷之後 發一聲喊立刻如潮水般潰退.

怎樣 虛以一根手指輕挑著綺玉的衣襟 望著蒼鷹嘲弄地微笑: 哥幾個夠義氣吧?你怎麼也得投桃報李不是?

鷹 哥 綺玉可憐兮兮地瞅著他 身子抖得如風中的落葉.

現場一片冥寂 只余霜風呼呼刮過的聲音 蒼鷹閉上眼深吸一口氣 再睜開時已是滿眼的蒼涼.他顫著手 朝姜梅藏身之處指了指 頹然跌坐在地上.

謝了 兄弟! 虛大喜過望 朝蒼鷹抱拳一揖.

我在這里 幾乎與此同時 那塊與山坡融為一體的雪塚乍然自內向外炸開 姜梅自里面一躍而出 昂然道: 你們不必為難鷹大哥!

她躲在雪堆里一動不動地呆了這許多時候 早已凍得面青唇白 聲音也早嘶啞得不成樣子 用盡全身的力氣才推開積雪跳出來 那幾句話自以為擲地有聲 其實有如蚊蚋 但不難從她凜然的表情猜出來.

她又累又餓又冷 虛弱得隨時會倒下 但自她身上散發出的凜然正氣 卻令在場數百名男子個個膽寒 幾乎所有人都垂下頭 不敢直視她的目光——仿佛多看一眼 對她都是一種褻瀆.

虛極不自然地輕咳一聲 躬身恭敬地道: 屬下奉候爺之命 前來迎接王妃回府.

我會跟你回去 但你不許為難我的朋友. 姜梅冷冷地看著他: 否則的話 別想撬開我的嘴!

是是是~ 虛拍拍手 人群分開 抬出一乘精致華美的軟轎 他拱手道: 王妃 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