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正文 人狗對恃
蒼鷹匆匆出門 才到村口 已看到綺玉姍姍而來.(.book.)他急忙迎上去: 玉兒 你去哪里了?

是不是我去哪 都必需向你交待? 綺玉冷冷地望著他.

不~ 看著那張冷漠的臉寵 蒼鷹心痛如絞 低聲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現在情況特殊 你獨自外出 怕會遇上危險.

綺玉張口欲駁 腦中忽地掠過那張似笑非笑的絕美容顏 頓時換了張笑臉 柔聲道: 是我考慮不周 讓你擔心了 對不起.

蒼鷹被她冷淡幾日 忽見她軟語溫存 頓時悲喜交集 望著她一時癡了.

怎麼 綺玉嫣然一笑 越過他往小院走去: 不回去了?

哦~ 蒼鷹驀然回神 自知失態 唰地紅了臉: 要的 當然要回去.

回到小院 君墨染卓然挺立在院中 見二人並肩回來 倒沒多加責備 淡淡地宣布: 走.

一行人乘著夜色的掩映 悄然自小院里撤出 向南邊急行.

等他們離去之後 司空奕自暗處走了出來 望著他們消失的方向 輕輕一笑 如一縷輕煙般墜了上去.

見路就走 有林就入 疾行了二個時辰 眼見著月影西斜 君墨染這才叫停 大家找了一家破敗的山神廟過夜.

藍一在佛像後找到一塊勉強還能避風的地點 打掃乾淨後 鋪上了厚厚的軟墊 請姜梅過去休息.

等等~ 見君墨染舉步欲往這邊走 姜梅急忙做手勢叫他停止 轉頭向綺玉招手: 來 這里寬敞 夠咱倆睡的.

她不習慣搞特殊 總共才兩個女人 當然該一視同仁.

綺玉怔住 不自覺地拿眼朝君墨染望去 語中帶酸: 奴婢自知身份卑 可不敢擠著江姑娘.

蒼鷹悄悄地拉她的袖子 壓低了聲音道: 王妃是好意.

綺玉摔脫他的手 不悅地睨了他一眼——她不過是靖王府一個下了堂的小妾 哪里就配當王妃了?

君墨染瞥她一眼 轉而朝大門方向走去: 你們休息 我去警戒.

王爺~ 藍一忙搶上前: 還是屬下去吧~

我早就不是什麼王爺了~ 君墨染冷哼一聲 大踏步出了廟門.

藍一一臉尷尬 站在廟中間進也不是 退也不是.

李煜宸微微一笑 輕拍藍一的肩膀: 你去睡吧 那家伙估計消化不太好 我去替他通通便~

君墨染背脊一僵 腳下明顯一頓 握緊了拳頭 頭也不回地出了門.

姜梅低眉一笑 和衣鑽入被中 側身蜷成一團默默地睡了.

綺玉呆站了一會 見無人理會 又不願意真的睡在冷風口受苦 只得訕訕地走到姜梅的身邊 躺下去睡了.

李煜宸在廟外轉了一圈都沒找著君墨染 正疑惑間冷不防一抬頭 見到倚在樹梢上發呆的君墨染 不覺莞爾一笑 飛身躍了上去 揀了與他相鄰的一枝樹椏站了 折了一根冰枝丟過去: 喂 干嘛呢?

君墨染側頭避過 冷冷道: 別鬧.

李煜宸詫異地挑眉: 誰惹你不高興了?

君墨染沉默 就在李煜宸以為他永遠不會說話 無聊得幾乎要睡著的時候 他忽地開口 聲音極低 語速緩慢地問: 我的脾氣真的很壞 很難讓人接受嗎?

李煜宸微微一怔: 什麼意思?

沒什麼~ 話一出口 君墨染已然後悔——誰不好問 偏去問煜宸 這不是找罵嗎?

梅子說的? 李煜宸眨了眨眼睛 忽地明白過來 不 噗 地一聲樂了: 怎麼 你不服氣 覺得自個挺好的 對吧?

被他一語直接命中要害 君墨染忽地惱了: 滾一邊去!

嘖嘖嘖~ 李煜宸連連搖頭 斜睨著他 輕佻地笑道: 瞧瞧你那德 !一句話不對就發脾氣 梅子能忍你到今天 真是奇跡!

我這德 怎麼了? 君墨染惱羞成怒: 我

噓~ 李煜宸忽地豎起食指在唇邊 示意他噤聲: 有動靜~

君墨染立刻靜下來 身子緊貼在樹干上 幾乎與樹身融為一體 摒息凝神側耳聆聽著四周的動靜.

曠野荒原極為靜謐 風搖動樹梢 積雪掉落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

天空有微弱的星子閃耀 借著積雪反射的微光 一團白色的影子如幽靈般貼著地面慢慢地向這邊靠近.

它步伐輕靈 幾乎沒發出任何聲響 不時地停下來機警地左右張望.

狼? 李煜宸眼里閃現狐疑——再怎麼窮鄉僻壤 這里畢竟靠近京城 怎會有狼出沒?

咦 好象是雪球? 君墨染凝目瞧了片刻 發出一聲驚咦 身子如一片雪花般飄然墜地.

雪球? 李煜宸呆了一下 緊隨其後躍了下來 搶上去觀看.

那一人一狗已在雪地里展開了對恃.

君墨染彎著腰 臉上是強擠出來的親切笑臉 試圖接近它: 老實點 打你是肯定打不過我的!

雪球顯然並不接受他的招安 伏低了身子 朝他呲著牙 露出紅紅的舌頭 一副凶象畢露的模樣.

哧! 李煜宸再次樂翻天 毫不留情地哧笑出聲: 得了 別在那里裝了 你不如直接把它打暈了帶到廟里去.

打?上次失手殺了史酷比 鬧出這麼大的風波 差點失去了江湄 他還不汲取教訓?

君墨染眸光黯了黯 默不吭聲.

X!如果可以用武力 他堂堂男子漢 何必淪落到象個傻子似地跟條狗說話!

PS:偶今晚開新坑 現代文 雷人版書名《改造花心美男》 文藝版書名《第二眼幸福》 歡迎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