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正文 我脾氣怎麼了?
蒼鷹心神不屬出了京城走了近五里路才發現身後墜著兩條尾巴仗著路形熟轉了好幾個彎這才把尾巴甩掉待回到住處時天已漸黑.(.book.)

藍一在村口焦急地看了無數次看到他頓時松了一口氣迎上去詫異地道:怎麼用了這許多時間?王爺和軍師都等急了.

遇到點麻煩.蒼鷹含糊地一語帶過:稍稍花了點時間.

被狗雜碎們盯上了?藍一立刻警惕地朝他身後張望.

蒼鷹怔忡不甯:嗯~

確定並無異常藍一回頭瞧見他抑郁的表情關心地問:你怎麼了沒受傷吧?

沒~蒼鷹拂曉開他欲搭上自己肩膀的手低頭匆匆朝村子里走去.

奇怪~藍一嘀咕了一句跟著他一起返回快步進了小院稟報:王爺鷹哥回來了.

叫他進來~君墨染與李煜宸正在研究地圖聞聲抬頭:說吧外面什麼情況?

不出王爺所料李江和李尚失手江絮已然被擒.蒼鷹簡略地介紹了一遍在城中見到的情形:柳燁親自帶人到長春縣將定遠候妃迎回京城.

親自去的?李煜宸與君墨染對視一眼問. g' height='32' align='absmiddle'>是~蒼鷹面色微微一變聲音不自覺地降了幾度:屬下在禦街上與迎接王妃的隊伍擦肩而過整個啖星城的百姓都親眼看到柳燁在馬上.

定遠候妃既然已經找到剩下的就只是捉拿刺客的問題京城包括周邊地區的搜索自然也就放松下來.

有意思~李煜宸彎唇一笑:憑柳燁的精明怎可能看不出江絮與梅子的區別?明知是個假貨還如此大張旗鼓究竟意欲何為?

不管他的目的是什麼這個地方已經不能呆了必需馬上轉移.君墨染扔下手中地圖起身往外走:我去通知湄兒你們准備准備天黑後立刻出發.

喂~李煜宸怪叫:你不是吧?膽子變得這麼小一點風吹草動就嚇得縮了脖子?

君墨染頭也不回冷冷地道:蒼鷹回來這麼晚顯然遇上麻煩現在不走更待何時?

就算如此怎麼也得計劃一下再走吧?沒頭蒼蠅似的亂竄哪行?李煜宸皺眉批評.

這可不象君墨染嚴謹的作風莫非有了梅子在身邊他多了一層顧忌膽子變小的同時腦子也變笨了?

呵呵~君墨染忽地停步回頭倏然一笑:如果連我們都不知道會去哪里敵人又如何猜出咱們下一步的動向?

蒼鷹是成功地甩脫了粘在身後的尾巴然這里離京城實在太近范圍如此小還怕柳燁不能循線追蹤而至?

兵無常勢事事計劃按部就班固然好偶然一次隨興而致亦不失為用兵之道. g' height='32' align='absmiddle'>才能出其不意跳出包圍圈.

呃李煜宸怔了一下勉強道:算你有理~不過咱們露宿雪地荒野倒沒什麼梅子的病剛好可不能再受風寒.你確定她的身體受得了?

君墨染索連話都懶得回直接無視大踏步離開.

望著他筆挺的身影囂張地離開李煜宸忽覺自己犯了一回傻忍不住逸出粗口:X!

是人家夫妻破鏡重圓此時正是里調油的好時候他問這種白癡癡問題這不是自己找虐嗎?

聽著李煜宸壓逸地低咒君墨染忍不住朗聲長笑跨進主屋迎面撞上姜梅不贊同的目光他不微微臉紅輕咳一聲:你都聽到了?

好玩嗎?姜梅剜他一眼.

真受不了兩個大男人整天斗來斗去逞著口舌之利.

呃准備一下看來咱們得趕夜路了.君墨染忙轉移話題.

姜梅明知他是想模糊焦點笑了笑沒再糾纏:我沒什麼可准備的隨時可以出發.倒是綺玉好象從中午開始就沒見她露面?

綺玉?君墨染詫異地反問:她不在家嗎?

姜梅淡淡地道:我聽她那口氣應該是這種鄉下地方住不慣瞞著你到鎮上透氣去了.

胡鬧!君墨染俊顏一沉:綺玉不知輕重藍一他們也不明白?這麼大的事都敢瞞我簡直豈有此理!

姜梅歎一口氣:你那脾氣誰有事敢跟你商量?

藍一他們礙著蒼鷹的面子綺玉名義上又曾是他們半個主子她要出門有誰敢攔她?

藍一!君墨染低咒一聲複又往外走走到門口忽地頓住腳步回過頭望著姜梅:我脾氣怎麼了?

聽她那語氣可不止一點點不滿而是相當的幽怨呢!

王爺~農家院落總共才巴掌大他話音剛落藍一已應聲而至.

姜梅微笑乘機躲過這個敏感的問題示意他先辦正事要緊.

綺玉在哪?君墨染肅容冷聲道:立刻叫她來見我!

藍一神色一僵期期艾艾地答:八夫人

怎麼還叫八夫人?君墨染凜容十分不悅地喝斥.

是~藍一以眼神向姜梅求救:綺玉姑娘她出門了

君墨染望著他冷笑:誰准許的?

藍一垂眸額上現出冷汗.

行了姜梅出言替他解圍:都這個時候了再來追究誰的責任也無事無補不如趕緊派人去找她回來吧.

王爺你帶王妃先行離開我去找綺玉吧.蒼鷹眸光複雜在院子里低聲答話.

要走一起走要留一塊留墨染幾時扔下過自己的兄弟?李煜宸淡淡地道:鎮上才多大?大家分頭去找等人到齊了再離開也不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