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正文 明人不說暗話
花廳前,唐郁擁著一襲雪白的狐裘綽然而立,俊美無儔的容顏上掛著一絲幾不可察的迷惘.(.book.)

自懂事以來,他已習慣于策劃.做的每一個決定都不是無的放矢,必需經過周密的考量,制訂一個詳細的計劃,把每一個細節都算計進去,然後嚴格地按此操做執行,絕不容許出現任何偏差.

至今為止,從無例外.因此,他得到了所有他想要的東西,也擊敗了所有他想擊敗的人,更達到了一切他想達到的目標.

他是打算找機會見一次姜梅,然而不是現在,不是此刻,不是在他還沒有精心准備的情況下倉促而來.

計劃中的那次會面,出場的時間和地點都拿捏得十分精准,完美得不容任何人破壞——即便是柳燁,也不能阻止.

宮里傳出的消息,江湄生病了.

怎麼能不病呢?江湄能挺到現在,已經堅強得超乎了他的想象——換了任何一個女人,都沒有辦法如此從容地面對這一連串的變故吧?

他對自己說,就只看一眼,只要確定她還能堅持到他的計劃完成他就離開.

隔著一條街,侍衛和宮女們簇擁著他們出了宮門,上了停在禁城外的定遠候府的官轎.

他得承認,盡管有些憂郁,她還是比他想象中要健康開朗得多——甚至,她的步履還能算得上輕快.

然而,在轉身的一瞬間,風掀起車簾,樹上的積雪悠悠揚揚地飄落,他看到的一張甯靜優雅的臉,眼角那一點光,在冬陽的照射下亮得幾乎刺目——她那飄乎的眼神,略帶著一點傷感的笑容里,他清楚地看到了她內心深處的慌亂和無措,象一朵不知何時會融化的雪花.

刹那心動!

心悸于她這樣無助的一面,心悸著這看似明朗的女子其實如此脆弱,心悸她總是在人前強裝堅強,卻在無人知的暗處獨自淒惶……

他想見她,想告訴她不要害怕,想要她相信他,想替她抹去所有的煩惱和困惑,他等不到計劃的執行,等不到更完美的時機!

生憑第一次,他做了件計劃外的事情——沒有通知任何人,悄然站到了定遠候府的花廳外,象個傻子似地在這里吹著風,忐忑地碰著不知什麼時候降臨的運氣……

"候爺,"虛自門房處直奔而來,攔住了正步往花廳的柳燁:"有拜貼!"

柳燁皺眉,微有些不悅:"沒看到我正要去見客人嗎?讓他先等等. "

虛拿著貼子的手微微有些抖,是興奮使然:"候爺,江富求見,是江富!"

七里街一役,江秋寒固然是屈死江底,不得善終,柳燁也是一敗塗地,至今不知當晚究竟發生了什麼樣?

另外一個關鍵性的人物——江富也悄然淡出了眾人的視線.

在所有人都認定他必死無疑的時刻,誰想得到他會突然出現在千里之外的啖星,並且投貼求見候爺呢?

"江富?"柳燁頓住腳步,詫異地回過頭:"江府的管家,江富?確定是他本人,不是別人冒充?"

虛沒有說話,只上前畢恭畢敬地把拜貼呈了上去.

真或假他說了都不算,必需得候爺親自與他見面談過話才知,不是嗎?

"嗯~"柳燁並沒有去接那張貼子,卻迅速地掂出了輕重,轉身調轉了方向:"先見江富,帶他去偏廳."

"草民江富,叩見定遠候,祝候爺千歲千歲千千歲."江富在虛的引領下進到書房,快步前躬身行了一禮.

"你是江富?"柳燁居高臨下地審視著他,並未急著要他起身.

江秋寒微微一笑,目光在虛和危身上繞了一圈,並未做答.

柳燁挑眉,示意虛和危出去,目光冰冷地道:"你究竟是誰?如實招來,休得再裝神弄鬼!"

"候爺,實不相瞞,在下江秋寒."

"江秋寒?"柳燁倏地坐正了身體:"他不是死了嗎?"

"死的是江富,"江秋寒抬手,緩緩揭去臉上面具,聲音里有一絲掩不住的得意:"僥天之幸,在下逃過一劫."

柳燁燁定定地瞧了他許久,冷然嘲諷道:"什麼僥天之幸?我看你是托了唐郁之福吧?說吧,唐郁派你過來做什麼?"

"唐郁這小賊,害得老朽一船人盡歿,損失巨大不說,還險些喪了性命,到現在都只能隱姓埋名,苟延殘喘地活著,幾乎可說是家破人亡!老朽恨不能將他碎尸萬段!又怎會受他驅使?"江秋寒的眼里迸出寒光.

"哦?"柳燁玩味地輕敲桌面:"這麼說,你是要借助本座之手除你心頭之恨的?"

"候爺高明~"江秋寒被他一語道破心事,也不惱,微微一笑道:"明人不說暗話,候爺既然要娶湄兒,那咱們就是一家人,丈人有難求女婿援手,也不算丟臉吧?"

"哈哈哈~"柳燁仰天大笑,忽地斂了笑容,冷然道:"你倒挺會往自己臉上貼金!這里是什麼地方,你是個什麼爛東西,也敢在本座面前自稱老丈人?"

"怎麼,難道候爺九天後要大婚的女子不是江湄,老朽的二女兒?"江秋寒面不紅心不跳,有恃無恐.

"江湄是江湄,你是你!別想混為一談!"柳燁表情冷厲,並不買他的帳.

豈有此理,打秋風竟打到他定遠候府來了?

江秋寒神情篤定,眼里含著算計:"候爺,怎麼說我也是湄兒的親爹,你如此待我,就不怕湄兒知道了傷心?"

據他的觀察,湄兒這孩子看似純魯,其實倒有些手段,君墨染,李煜宸,,唐郁,柳燁……不論哪一個都是跺跺腳能讓地震三震的角色.偏偏這些男人對她都頗有好感,他若不懂得善加利用,那才要遭天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