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奇怪的興趣
"等一下,這是什麼?"李煜宸忽地長身而起,風一般掠到書桌前,抄起那本被壓在案台上的冊子,拿在手里好奇地把玩.(.book.)

那是一本貼滿了各種各樣質料的碎布片的冊子,每一片布片旁邊,還用漂亮的簪花小字,耐心地標注上布料的名稱,產地,甚至商家.

"什麼?"君墨染愣了片刻,才省起:"哦,大概是他們在江湄房里找到的東西.我還沒來得及看,怎麼,很奇怪嗎?"

嘿嘿,有意思,他活到這麼大,還真沒聽說過女人有收集碎布料的愛好?

他抿唇而笑,饒有興趣地往下翻動,翻到後面,發現她的興趣已不止于對布料的關注.

舉凡茶杯,瓷器,首飾,鞋子等等……幾乎囊括了所有他想象得出和所有她能接觸到的物品,無一不繪影圖形,標注詳盡.

"奇怪?"李煜宸把冊子舉起來,在他眼前晃了晃道:"等你看過之後,就會明白,這絕不能用簡單的奇怪二字來概括."

"是嗎?"君墨染湊過去,隨手翻了翻,皺眉道:"這女人究竟想干什麼?"

"看了還不知道嗎?"李煜宸微微一笑,驚為天人:"她在收集所有能接觸到的王府里的東西的特點和出處,似乎想從中找出某種規律. "

這種方法看起來真的很笨,難得的是她十分耐心,而且眼光獨到,常常從眾人忽略的細節切入,不但記載得十分詳細且判斷精准.

君墨染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這冊子瞧著是有些奇怪,但也只能證明江湄的興趣愛好很獨特而已,並不值得大書特書.

"嘿嘿,"李煜宸的笑容里幸災樂禍的成份十分明顯:"這下有意思了,你娶她是有目的的,而她嫁進王府似乎也是想要從這里得到什麼."

"不管她懷著什麼目的而來,"君墨染冷然而笑,十足狂傲:"最終的結果都只有一個,而且只能是一個!那就是她對我的徹底臣服!"

看著那張信心滿滿的臉,和那雙精光湛然的眼睛,李煜宸忽地心底一沉:雖然准備了十年,墨染卻是今天才真正進入狀態.

而挑起他的情緒,令他斗志昂揚的那個人,正是江湄——這個原本他們誰也不曾放在心上,只是一顆棋子的女人!

可現在,這塊被當成通向江秋寒的跳板的女子在太短的時間里,已占據了他們太多的視線,引起他們太多的關注和探討.

而更教他惶惑的是:私心里他似乎並不喜歡墨染對她的這份關注.

這,究竟意味著什麼?

"東西看過了,是不是應該放回去?"深吸一口氣,李煜宸又恢複了一慣的溫文爾雅:"畢竟還不到打草驚蛇的時候."

"不急,這會子她應該沒功夫去理會這本冊子."君墨染勾起唇,綻了一抹過份燦爛的笑容.

"你做了什麼?"李煜宸狐疑地睨著他,心里生出不好的預感.

"呵呵,哪需要我去對她做什麼?"君墨染極無辜地攤手:"府里這麼多女人,再加上娘,夠她忙上好一陣的了."

努力揮去心底的憂心,李煜宸誇張地環住胸:"太毒了吧?女人妒忌起來,那可是要吃人的."

"不必擔心,"君墨染何嘗不知他在做戲:"她若是一點戰斗力也無,咱們也不必在她身上浪費時間了,不是嗎?"

"走了,喝酒去~"李煜宸大笑著揚長而去.

從馬車上下來,姜梅幾乎以為走錯了地方,連退了幾步抬頭看著頭上那塊書著"忘月苑"的牌子,才確定沒有看花眼.

在山上不過住了二日,這里已是舊貌換新顏,煥然一新了.

假山堆砌,花圃里填上泥土,石竹,金盞菊,鳶尾,薔薇……已經開得燦若云霞在微風中搖曳生姿.

這還不算,進了房,那些破爛,陳舊散發著黴味的家具全都不知所蹤,一套簇新的梨花木家具替而代之.

"我的天哪!"如意掩著唇,站在花廳里對著厚重質樸中透著尊貴華美的桌椅板凳,喜不自勝.

對呀,這才是小姐該有的待遇,早就應該享受到的尊榮嘛!

姜梅小心翼翼地推開臥室的門,一眼望到那張華麗的六柱銅床和床上那簇新的繡著鴛鴦戲水的大紅錦被,真的連死的心都有了.

不是吧?早知道驗兩具尸會讓君墨染對她的關注度從零度狂飚到沸騰的狀態,她真不如閉緊嘴巴,什麼都不說為好!

這下好了,惹火燒身.他拉開架式要入住忘月苑與她同居了!

她該如何應對?

"喲,九妹妹回來了?"綺玉絞著帕子,一步三搖地扭了進來.

"八姐~"姜梅忙回頭:"如意,上茶."

"茶就不必喝了,"綺玉心中憋著一肚子火,冷聲道:"九妹只需告訴我,對新居的布置可還滿意?"

姜梅不知她是何用意,一時不敢亂接話,只陪著笑臉:"八姐,請坐."

綺玉冷睨著她,皮笑肉不笑地道:"姐姐們閑著無事,這不,盡瞎折騰了.若是九妹瞧著不入眼,可得明說呀.若是心里委屈了到王爺跟前數落咱們的不是,那就不仗義了."

姜梅一聽明白了:原來這房子,是君墨染命她們幾個弄的!難怪她總覺得誇張而豔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