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誰是凶手
"疼嗎?"他的語調低柔沉黯,與平日的冷漠譏誚大相徑庭.(.book.)

不知怎地,這一刻姜梅有如著魔,望著那雙仿如勾魂攝魄的眼睛,竟鬼使神差地慢慢點頭.

"不想疼,就要小心些,明白嗎?"君墨染轉過臉冷冷地望著岸邊.

唰地一下,姜梅臊得滿面通紅,待她回過神來想要駁斥幾句,偏偏這時小舟靠近岸邊,君墨染提氣飛躍,輕盈地上了岸,頭也不回地消失在林中.

李煜宸不知怎地,竟悄然松了一口氣,低眉一笑.

姜梅咬牙低咒:"什麼意思?耍我玩啊?有病!"

藍三尷尬地垂眼望地,假裝沒有聽到:"九夫人,到了."

"把手給我."李煜宸先一步站上船頭,轉過身向姜梅伸出了手:"小心腳下滑~"

"不用!我能過去!"姜梅賭著氣,不肯牽他的手,徑自上了船頭.

李煜宸勾唇一笑,腳下微一用力,小舟忽地劇烈搖晃起來.

藍三睜大了眼奇怪地看著他.

"呀~"姜梅失去平衡,發出短促地低叫,立刻彎下腰試圖抓住船板.

"說了要你小心~"李煜宸早有准備,一把扣住她的肩,象老鷹捉小雞一樣,提著她飛身上了岸:"偏愛逞能!"

"謝謝."姜梅狼狽道謝,喃喃低語道:"奇怪,明明都停穩了~"

藍三嘴角微微抽搐,勾著頭越過他們急步向庵堂走去.

李煜宸低頭悶笑,黑色的瞳仁里閃著微微的光:"記住了,女人要適當地表現柔弱才可愛."

"可愛?"姜梅順口反駁:"你以為我十……幾歲啊?"

話到嘴邊,忽地意識到失言,連忙把"七"改成"幾"硬生生地拗了過來,暗道好險.

李煜宸並未見疑,愉悅地接過話頭:"你是十幾歲沒錯啊,有什麼好爭的?"

姜梅垂眸不語,心道:咋沒錯?錯老鼻子了!我的真實年齡說出來怕嚇你一跳!

"嘖,墨染果然非同凡響,一會功夫把庵里鬧了個雞飛狗跳. "兩個人穿過月洞門進入庵堂,靜慧師太和一眾僧尼已被君墨染集中到一起,正在清查人數.

所有人都是驚疑不定,面面相覷.

衙門里的人把庵堂翻了個底朝天,剛走沒多久,又出什麼事了?

雖然已知凶手就藏在庵堂里,但要從這麼多人里找出嫌犯,似乎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過,有了范圍,總比茫無頭緒的亂找要好.

按常理推斷,這個時候,凶手認定安全,應該會溜之大吉了.

"回王爺,少了二人."藍三清點完畢,稟報結果,果然不出所料.

"靜慧師太,"君墨染心中一喜,忙把靜慧請了出來:"麻煩你看看,是誰走了?"

靜慧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走的兩個是幫工的雜役林嫂和周嬸,其余的人都在."

"林嫂和周嬸?"君墨染也不羅嗦,直奔主題:"她們二人是哪里人氏,來庵里打雜有多久了?"

"兩人都是山下白楊村人氏."靜慧如實回答:"周嬸在此已有多年,林嫂是上個月經人介紹來的."

聽到這里,李煜宸收起玩笑之心,頓足道:"不好,那妖婦要逃!"

藍三不待吩咐,立刻帶人追下山去.

"等等~"姜梅叫住君墨染:"咱們不能都去!庵堂里也要留人."

接連二起凶殺案,都做得天衣無縫,幾近完美.

尤其是設計密室殺人,偽造明心圓寂一案.從周邊的地理環境,到時間的配合,到庵堂眾人的作息規律,到發現命案後,甚至連在場人的心理反應,她都一一考慮進去,並且善加利用,可謂機關算盡.

對付這樣一個心機深沉的老手,不得不思慮周詳.未防止她半路折返重新潛入庵堂以躲避追捕,留守實為重要.

個中道理,不用明言,君墨染自然明白:"藍一,你帶人守在這里,不許任何人出入."

姜梅這才放心,舉步往庵外走:"行了,咱們快走!"

"天要黑了,你身子又弱,還是留在這里為好."李煜宸淡淡地出言阻止.

"藍一,照顧夫人."

扔下一句話,君李二人頭也不回,展開身形如兩只大鳥般掠了出去,眨眼間消失在了暮色中.

"夫人,"靜慧這時才敢上前,驚疑不定地揖了一禮道:"莫非林嫂是那凶徒?"

"說不好,十有**是."姜梅望著牆外,心神不定地答.

"阿彌陀佛~"靜慧倒吸一口冷氣:"明心師太與她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為何她要行這殘暴之事?"

姜梅默然無語:要想知道真相,恐怕得找到江秋寒與凶手當面對質才行.

然,這談何容易?

"夫人,夜里風大,還是先入內休息吧."藍一神色恭敬地道:"屬下去安排一間禪房給你,可好?"

姜梅這時才省起如意和冷卉還留在湖心島,只怕這會子早嚇得傻了.

"藍一,麻煩你去把如意和冷姑娘都接過來吧."姜梅歉然地吩咐.

"是~"藍三領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