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密室殺人(二)
蒲團上的明心,緇衣尼帽,服飾齊整,盤腿而坐,雙手合十,兩眼緊閉,面色慘白如紙.(.book.)

"明心師太?"君墨染上前,伸手到她鼻間試探,發現她早已氣絕多時.

他歎了口氣,直起腰搖了搖頭,心情沉重地道:"師太圓寂了."

"阿彌陀佛~"靜慧師太雙手合十,低聲號佛:"師太功德圓滿,修成正果,升天圓寂,可喜可賀."

昨晚還活生生的人,今天突然死亡,加上偏殿溫度較外面低,門窗緊閉,光線幽暗,站在里面只覺陰風陣陣,磣得慌.

膽小之人早已嚇得驚叫著逃躥,冷卉雖未逃離,卻也退了幾步,緊緊地捉住了綠珠的手臂.

梅雪和蘭馨上前把老夫人攙了出去.

庵中皆是女子,藍三等人自覺地上前幫著料理喪事,搭建靈台.幾個年輕的比丘尼,試著合力把師太抬出去,但她身體早已僵硬如石,端坐如蓮台.

"我來吧."藍三見狀忙上前幫忙,無意間觸到她的手指,竟是冰冷刺骨,冷入骨髓.

"咦?"他驚咦一聲,下意識地縮回了手.( )

"怎麼了?"君墨染順口問了一句.

"沒什麼,尸體太冷了,嚇了一跳而已."藍三有些不好意思地答.

姜梅心中一動,快步上前湊到她身前,先摸了一把,觸手冰冷,且微有水份,忙道:"把她放下來,我看看."

她彎腰翻動她的撩動她的眼皮,發現瞳孔已逞混淆狀時,心中已是吃驚.再翻開她的衣服,發現身上已布了尸斑,下肢與蒲團接觸處尤其為明顯.

伸指按壓,顏色只稍稍褪去,停止按壓後顏色恢得較慢,明顯處于擴散期.換言之,明心師太至少已死亡二十四小時以上或更久.

如果面前這具尸體真是明心師太,那麼昨晚與她和君墨染談話的又是何人?

"有問題嗎?"君墨染見她垂著頭一直不吭聲,不禁奇道.

"有,"姜梅慢慢地抬起頭,直愣愣地看著她:"而且問題很大."

君墨染挑眉望向她,靜候下文.[ ]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她絕非圓寂,屬于他殺."姜梅指著尸體,慢吞吞地道.

此言一出,舉座皆驚,所有人的視線全體集中到姜梅的身上.

"咚"地一聲,一名比丘尼已軟了腳跌倒在地——正是昨晚給君墨染和姜梅奉茶的那位.

藍三立刻在偏殿里走了一圈,見所有的窗子都緊閉著,並無其他通道進出,唯一的大門是剛才他們從外面撞斷門栓打開的.

換言之,在他們進入之前,偏殿就是一個密閉的空間,如果姜梅所說屬實,那麼這就是一宗密室殺人案.

"你怎麼知道?"冷卉一徑冷笑:"莫非明心師太是你所殺?"

姜梅並不看她,只盯著尸體發呆.

"理由呢?"君墨染並不采信,繼續追問.

"面前這具尸體的死亡時間超過十二個時辰."

"胡說!"君墨染蹙眉:"本王昨晚明明還跟她面對面地說過話.而且,現在是炎炎夏日,雖說山上溫度較山下低,死了十二個時辰,怎會沒有惡臭散發?"

"你當這里是天橋,大家都來聽你說書呢?"冷卉冷嘲熱諷.

"問題就在這里~"姜梅不理冷卉的挑釁,皺眉思索:"如果昨晚談話的那個的確是明心,那麼面前這個又是誰?明心師太又是怎樣從這個封閉的現場逃走,她逃到哪里去了?"

君墨染見她說得煞有介事,不禁奇道:"你如何知道她確切的死亡時間?"

姜梅倒也並不隱瞞,淡淡地道:"一般來說,隨著人的死亡,尸體會向周圍散熱,溫度持續下降,但不會低于環境溫度."

"明心與我們談話到現在不超過四個時辰,溫度已降到比佛殿還低,所以,這是不合常理的?"君墨染並不笨,如此簡單的推理當然也會.

其實尸溫低只是引起她懷疑,她至少采用了另外二種以上的方法來確定死亡時間:檢查瞳孔的晶體狀態;查看尸斑的形成狀態.

不過,這樣解釋起來就麻煩了,所以她用了最簡單也最容易被人接受的常識一語帶過.

聽她說得頭頭是道,眾人也不能反駁,一時靜默無語.

"可是,現在她的溫度為何如此低?"藍三指了指尸體好奇地問.

姜梅並不答話,四處瞧了瞧,忽地彎下腰去摸了摸蒲團:"藍三,麻煩你把師太的法體移開,好嗎?"

藍三依言上前把尸體搬開,姜梅揭開蒲團,底下一團濕潤的印漬.

她把蒲團遞到君墨染的手里,笑道:"你摸摸,吸了不少的水份呢."

君墨染並未伸手,眼中已有贊許之意.

其實,話說至此,答案已呼之欲出.

"靜慧師太,"姜梅招手讓靜慧師太過來問話:"庵堂里可有冰塊?"

她這麼一問,大家自然都明白了.

凶手把人先殺了,藏到一個秘密的地方用冰塊鎮住,避免**發出異味.到天快亮時才把尸體搬出來,放在蒲團上,冰塊融化,水份被蒲團吸走.

于是,大家撞門而入,看到的就是端坐在蒲團上的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