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想當靶子
()不想當靶子

姜梅真的沒想過要去挖掘別人刻意隱藏的秘密,會派史酷比去打探情報,與其說是好奇心在作祟,倒不如說是對史酷比的一種考驗.(.book.)嗯,對,就是考驗.

在這個深宅大院里,所有的人都恨不得將她除之而後快.上次回門只是令她更清醒地認識到,希望親人給她做堅強的後盾的想法,純粹是癡人說夢.

換句話說,除了自己,她別無所依.當然,現在她多了個史酷比.但它的能力究竟如何,還有待考證.

至少,她需要一點數據,來給自己墊定信心指數.考驗的結論不是很滿意,而是太滿意.

你或許會對周邊所有的人說謊,甚至包括親人在內都不信任.但是,當你面對一條狗時,卻不會想到要去掩飾*.

現在,姜梅的手里拿著一份禮品清單.

巧的是有一半的人想到了從老夫人的喜好下手,冷卉送的是一套絕版手抄經書;二夫人送的是一尊玉佛像;六夫人和七夫人合送了一套翡翠木魚,木魚錘;八夫人弄到了相國寺了緣法師開光的青銅香爐……

當然,其中也有俗物:五夫人送的是一座高逾三尺的珊瑚,三夫人送的是白玉枕……這其中獨有四夫人蕭佩琴還是空白.姜梅猜她到現在還沒拿定主意,正想著要不要找個機會去她那里走一趟,給她一點暗示.

畢竟,在這座宅院里,只有她們二個是真正的獨在異鄉為異客,受人排擠,孤立無援.

"實在是太欺侮人了!"如意抹著眼淚,急赤白臉地從外面跑了進來.

"怎麼了?"姜梅忙把清單隨手塞到了枕頭底下,回過頭問.

"小姐,"如意扔過來一團灰不溜丟的東西,直著喉嚨嚷:"你自己看,這是個什麼東西?"

姜梅瞧見那眼熟的灰色縐紗,心里已有了底,拎起來在sheng上比劃了一遍,笑秘密地道:"料子不錯,款式也對,繡娘也沒有偷工減料,還有什麼問題?"

如意氣呼呼地道:"小姐眼睛瞎了麼?怎麼挑了個這麼丑的顏色?明天別人都穿紅著綠,喜氣洋洋,小姐穿成這樣算怎麼回事?"

姜梅呵呵地笑了:"這顏色怎麼了?我看挺好的啊!"

"哪里好了?不知情的人冷不丁瞧了,還以為是個老婦呢!王爺瞧了,怎麼會喜歡?"如意滿眼不解.

姜梅微笑:"如意,你這麼聰明,怎麼會不明白出頭的椽子先爛的理?咱們初來乍到,何必沖在前面去當這個靶子給人恨?"

如意聽了這似是而非的理由,一時懵住,呆了半晌道:"那也不必丑得讓人連瞧都不想再瞧吧?"

呵呵,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姜梅心中暗笑,面上卻再正經不過地道:"不要緊,俗話說吃虧就是占便宜,我處處忍讓,萬事不爭,總有一天王爺會看到我的真心."

"是嗎?"如意半信半疑.

"當然,人心都是肉長的嘛~"姜梅答得信心滿滿.

然而,她似乎忘了,人心最難測,也是最險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