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更之死(三)
()五更之死(三)

"怎麼,"君墨染望向她,勾唇逸出一個嘲諷地微笑:"莫非你看出些什線索,想要提供給張捕頭?"

她是法醫,她的職責就是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幫助辦案人員了解事情的*,從而最大可能地避免冤假錯案.(.book.)不能因為來到古代,不能因為害怕啟人疑竇,想要自保,就喪失基本的職業道德和操守.

做了決定,姜梅頓覺一身輕松,微微一笑:"請問張捕頭,你憑什麼斷定死者是溺水而亡?"

"這,"張彪怔了一下,指了指一旁的杵作:"自然是根據杵作的報告."

"是嗎?他根據什麼判定的死因?"姜梅再問.

張捕頭原以為她不過好奇,隨口一問,見她問得詳細,忙招手讓杵作過來:"朱勵,過來解釋一下."

朱勵離得不遠,兩人的對話也都聽見,這時紅著臉過來:"小的對尸身已全面驗過,並未發現任何外傷,並以銀針試過胃中殘留物,排除了中毒的可能,因此推定是失足落水,溺水而亡."

這樣的檢驗在古代也算是中規中矩了,姜梅點了點頭,道:"其實要知道是否溺死,最簡單的辦法,莫過于切開死者的氣管與胃腸一線,檢查有無泥沙."

朱勵對這種方法顯然並不知曉,因此只睜大了眼睛茫然地望著她,半晌並未行動.

"還不快去?"張彪忙推他一把.

"哦,是!"

朱勵如夢初醒,依言重新走了過去,按姜梅的指導切開氣管與胃腸檢查,結果自然是干乾淨淨,什麼都沒有.

不說圍觀眾人嘩然,朱勵心生佩服,就連君墨染望著姜梅的視線都帶了幾分深思.

張彪驚訝之極,忙神色恭敬地問:"不知夫人有何高見?"

他不傻,姜梅既然會質疑他的判斷,當然是因為有不同的看法.

"你看她嘴唇,面頰,耳後,連指甲都是紫黑,這些都是窒息死亡的典型特征."

"可是,小的驗過,她頸部咽部並無傷痕."朱勵並不肯采信.

"窒息也分很多種的,"姜梅溫和地笑了笑,走過去細細地檢查尸身:"看這里,她的口鼻歪斜,很可能罪犯以絲帛之類柔軟物品掩其口鼻所致."

"一般來說,人在遇到外力時,必然會抵抗."再抬起頭時,面上的笑容越發鎮定:"你們看,她的左手中指與無名指縫里夾有布絲."

朱勵湊過去一瞧,連連點頭稱是,極小心地將布絲取下,包了起來,望向姜梅的眼神已十分佩服.

沒想到,他自認為已臻完美的檢驗,她只一眼已看出那麼多破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