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更之死(二)
()五更之死(二)

鬼不靈位于錦江之畔,這里上有懸崖,石壁嵯峨,河*遍布暗礁,又因沙溪自棲云山奔流而下,在此處彙入錦江,故爾水流湍急,暗流洶湧.(.book.)每年在此處翻覆的船只不在少數,故爾得名.

君墨染等得了信,帶了姜梅過去瞧時,遠遠地已看到人頭攢動,各人交頭結耳,議論紛紛.

見到君墨染一行人靠近,眾人不自覺地閃避一條通道,便是正給幾個捕快捕快模樣的漢子介紹情況的里長也不時不安地瞟他幾眼.沒多久,衙役中領頭的那人過來請安:"小的張彪,見過君公子~"

君墨染此時雖是便服出行,但他那不怒而威的氣勢和那張招牌的面具早已*了他的身份.

但在衙門里當差的別的本事不重要,絕不可沒有眼力,否則至死也別想混出頭.

君墨染既便服而來,必是不想曝露了身份,他自然不會蠢得去揭穿,但又不能裝不認識,這位脾氣可不好,萬一制個不敬之罪豈非冤枉?所以,用君公子相稱,既打了招呼,又不至于惹惱他."哼~"君墨染輕哼一聲,扭頭並不理睬.

姜梅不動聲色地下了滑椅,夾在人群里,不動聲色地聽了一會,弄清了事情原委.

原來這鬼不靈地勢雖險,因是沙溪入口處,水質頗佳,因此涯下盛產一種銀魚,味道鮮美,當地百姓多喜在此下網捕撈.

這次就是一個村民在此下了網,來取魚時從水底帶上來一具尸體,因而報了官.

這時,在岸邊忙碌的兩位衙差抬了尸體過來,頓時惡臭逼人,人群發出驚呼,紛紛掩鼻閃避.

姜梅出于職業習慣,不但未退,反而往前走了幾步,目光專注地盯著尸身.

她注意到,這是名年輕的女子,梳著常見的雙丫髻,從衣服的質料和式樣上看,應該是大戶人家的丫環.

如意揪著姜梅的裙角,嚇得簌簌發抖,又不敢扔下她離開,叫苦不迭.

待得那兩名衙差走得再近些,如意瞟見躺在門板上已泡得變形的尸身,發出"啊"地一聲慘叫,兩眼一黑,已昏了過去.

藍三眼明手快,立刻扶住她,將她抱到路旁的樹底下休息.

君墨染倒是不閃不避,但他雙手抱胸,冷眼旁觀,似乎如意的昏倒,河中的死尸都不感興趣,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但他可以漠不關心,張捕頭卻不能不向他報告.

張彪走過來,壓低了聲音道:"杵作已驗過了,是溺水而亡,至于是不慎失足還是蓄意謀殺,還有待再查."

"嗯,"君墨染仍是輕應一聲,不置可否.

姜梅聽了微微蹙眉,嘴唇動了動,想要說什麼,終于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