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疑惑
()疑惑

姜梅"嘿嘿"干笑幾聲,接近謅媚地道:"王爺百忙中抽空陪我用飯,我高興都來不及,怎會不願意呢?"

君墨染居高臨下看她:"是嗎?"

"那個,"姜梅轉動眼珠,還在垂死掙紮:"事先不知王爺會來,飯菜怕會不合王爺胃口……"

陪他吃頓飯本來沒什麼,萬一他一時獸興大發,留下來不走了,她豈不是虧大了嗎?

君墨染面無表情,轉身率先往忘月苑走去:"無妨.(.book.)"那,好吧~"姜梅無奈,只得提著裙角跟上去.

下了斜坡,柳無風,藍三幾個已在門邊垂手恭候.

姜梅這才知道他並非臨時起意才來,不免暗自揣測他的來意,加上跟他之間本來也沒什麼話,這一有了心事越發沉默了.

如意神色緊張,唯恐一個行差踏錯,惹怒了這傳說中的活閻王.好在君墨染的起居,一貫由藍三侍候,並不肯假手他人,她落得輕松.

"過段日子就是義父的祭日,奶娘要來京城."君墨染淡淡地掃了姜梅一眼,狀似無意地道:"本王尋了一處安靜的庵堂替義父點燈祈福,明*與我一起瞧瞧,看是否合適?"

雖然奇怪這樣的差使為什麼會落到自己頭上,姜梅倒也不會蠢得在這個時候發出疑問,垂著頭,乖巧地應了一聲:"是."

柳無風聽得暗自納罕,那奶娘吳氏雖一心向佛,這君墨染也一力順從,但往年都是交與下人辦理,這樣親自前往專程為她尋找庵堂卻是頭一回.

最可疑的是,他不帶最寵愛的二夫人,也不帶冷卉,偏偏帶上江湄,是否另有目的?

不行,他不能坐失良機,得想個辦法讓冷卉跟去.

君墨染從姜梅的臉上瞧不出異樣,轉而吩咐管家:"本王今日宿在忘月苑,你吩咐下去,早些備好轎子,卯時出發,不得有誤."

"是~"柳無風垂手應了一聲,向前踏了一步道:"早上落水之後,冷姑娘似乎著了涼,王爺要不要過去看看?"

"無風,女人見識短,你怎麼也跟著糊塗了?"君墨染神色冷淡:"卉兒有恙,請大夫就是,本王去有何用?"

姜梅聽了卻是心中一動:早上她在靠近冷卉的時候,她似乎叫著一個人名,當時並未在意,現在回想起來,豈不正是"無風"二字?

這麼說,冷卉當時在橋上等的不是君墨染,卻是柳無風?

"王爺教訓得是~"柳無風不敢再勸,垂手退下.

看來,誘他前去曼音閣,讓冷卉取代姜梅,探出底細的辦法是行不通了,他得另辟蹊徑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