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嗨,這不公平!
()嗨,這不公平! 自書房里出來,李煜宸心情頗佳,既將那冰塊男消遣一番,又撈到一壇好酒,真是大快人心啊! 嗯,反正無事,去廚房找老萬給做幾個拿手的下酒菜,才不辜負那壇五十年的女兒紅哇! "史酷比,不許往我身上撲……啊~討厭~" 笑聲清脆,柔媚中帶著嬌嗔,雖然未見到人,只憑這把嗓子,亦能想象出她笑靨如花,楚楚動人的嬌態.(.book.)而靖王府里的女人,他基本熟識.李煜宸挑眉,饒有興致地駐足,循聲望去. 斜坡上,漫山的青草,接天辟地. 各種不知名的野花開得爛漫而放肆,猶如一張巨大而華麗的地氈上繡著各色的花紋,隨著風兒輕輕起伏,搖拽生姿. 姜梅立于斜坡上,纖腰一握,笑語如珠,一身淺碧的衣裙,仿佛只要一眨眼,她便隨時會融進這片綠色里,消失得無影無蹤.一只黑狗吐著血紅的舌頭,繞在她的身前撒歡. 忽地,黑狗一個前撲,前腿人立撲入她的懷中. 姜梅一個立足不穩,向後退了一步,偏生腳下被草一絆,仰面跌了下去. "哎呀~"李煜宸暗道一聲糟糕,提氣飛奔,如箭般掠了過去. 銀鈴似的笑聲自姜梅的唇間逸出,灑遍整個小山坡:"哈哈,不許舔我的臉,好癢,哈哈~" 史酷比察覺出生人的氣息,放開姜梅,張牙舞爪,低聲吠叫. "史酷比,你真淘氣,看我……"姜梅坐起身,笑著正欲反撲,忽地頓住. 眼前,多出了一個陌生的男子,寬袍大袖,白衣飄飄,俊逸如仙. 說實話,古裝片里,穿白衣的男子還真不在少數. 但真正能把白衣那份乾淨,爽利,飄逸,從容,高雅……的氣質穿出來的人,卻少之又少. 很多人穿上白色,只能讓她聯想到猥褻,狗尾斜貂,畫虎不成反類犬……等等諸如此類的文字.例如:范哲南同學. 可眼前這個男人不同. 他乾淨,帥氣,溫文而雅致. 這是個明媚如五月春風般的男人. 對,無庸質疑,眼前站的的確是個男人:唇紅齒白,漂亮清俊,五官精致得無懈可擊. "江湄?"李煜宸綻了抹若有似無地微笑:"你在這里干什麼?" 有意思,她望著他的眼里有毫不掩飾的驚豔,卻絕不會令他不舒服. 他沒有想到,江秋寒的女兒生得如此纖巧秀美,尤其那雙眼睛,純淨,坦蕩,清亮如琉璃,透明得不含半點雜質. "嗨,"姜梅聳了聳肩,俏皮地回望著他:"這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