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交換
()交換

出了曼音閣,君墨染停下腳步,回首望著被重重綠樹掩映的秀閣珠戶,目光沉肅,表情冷郁,半晌才舉步離開.(.book.)"王爺~"當那道修長的身影剛一出現在墨韻居,藍三已恭敬地迎上來:"李公子來了."

"哦?"君墨染唇角微勾,牽出一抹諷笑:"那家伙沒淹死在酒缸里?"

"他在書房."藍三垂頭把笑容藏住.

君墨染轉身往書房走,飛起一腳"咣當"書房門應聲而開:"李煜宸,說過多少次了,不許偷進我的書房,你耳朵聾了不成?"

李煜宸一身白衣,似條銀蛇般盤在太師椅上,一雙瀲水黑眸促狹地夾了夾,眯出一彎人畜無害的笑容:"嘖嘖嘖,救美的英雄回來了,果然氣勢非凡哇,奴家膽小,怕怕~"

"滾~"桌上茶杯挾著勁風呼嘯而去."哎喲,打死人了~"白影翩躚,李煜宸腳尖微點,連人帶椅移出二尺,杯子擦著耳際飛過,撞在牆上,啪嗒碎了一地.

君墨染眸光一沉,周身似凝了層冰,咬著牙迸出一句:"誰要你躲的?"

那是他最喜歡的一套青花山水人物杯,天曉得當年花了多少時間才搜集到這一套?

李煜宸瞟了地上碎瓷一眼,漂亮的眸子里浮起點點星光,假意低呼一聲:"哎呀,對不住了.君墨染臭著一張臉,直挺挺地站在門邊:"酒也喝光了,杯子也打了,是不是該走了?"

"非也,"李煜宸撣了撣長衫,嘻皮笑臉地道:"我還沒見過新嫂子呢,這麼走了,是不是有失禮數?"

君墨染冷笑:"你也懂禮數?"

"嘿嘿,"李煜宸摸摸鼻子,訕笑道:"我若是跟你虛詞客套豈非是汙辱了我們的兄弟之情?"

君墨染極不耐地踢了踢身後的大門:"吃飽喝足了就滾,少說廢話."

李煜宸慢慢地站了起來:"好吧,既然嫌我多事又羅嗦,那我就走咯~只是,姓江的……"

君墨染敏感地蹙起眉:"你查到什麼?"

李煜宸暗暗得意,眯了眯眼睛,語氣極之無辜:"沒什麼,我還是走好了,免得有人嫌我吃白食."

君墨染叫住他:"把話說完了再走!姓江的怎樣?"

"算了,我還是不說的好,免得有人又說我多管閑事,借機賴上我."

君墨染雙手環胸,鳳目灼灼地盯著他,淡淡地道:"一壇五十年女兒紅,多了一滴也沒有."

被他點破心思,李煜宸半點尷尬也無,走過去大力拍著他的肩,表情極之諂媚:"哎,有好酒不早說?也省得我兜這麼久的圈子嘛!呶,拿去!"

話落,他拋過去一張紙條.

君墨染接過展開,上面只有五個字:"京郊,棲云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