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追問真相
()追問真相

"說下去!"姜梅用力按住椅背,臉色一片緋紅,那是氣的.(.book.)

如果不是親耳聽到,她真不敢相信世上居然有這麼惡毒的父母?

她敢用自己的性命打賭,那玩意絕對不是什麼治心髒病的藥!從她說的情況分析,倒很象是某種能讓人上癮的毒品!

它很可能會慢慢侵蝕人的心髒機能——搞不好,她的前身,那個倒黴的江家二小姐,江湄小姐就是這個原因掛掉的!

"管家只讓我做這件事,再沒有了~"如意神色急迫."沒有?"姜梅冷著臉,把瓶子里拿在手里搖了搖:"你想讓我相信,這就是全部?"

"是真的!"

"好吧,"姜梅擺出一副姑且一信的表情,淡淡地道:"這次就算了,上回的藥呢,一次交出來吧."

"這真的是第一次哇!"如意哭喪著臉:"以前服侍二小姐的是五更,我是三天前小姐臨上花轎前才知道江府還有個二小姐,我真的冤枉啊!"

"你當我三歲呢?"姜梅這次是真的不信:"別告訴我,你是三天前老爺把你從大街上買回來的!"

有一就有二,經驗告訴她,所有的慣犯被抓,都會聲稱自己是第一次!就象喝醉酒的人永遠不會承認自己醉了,是一個道理!

"二小姐生下來就被送到庵里,若不是這次王府逼婚,需要二小姐替嫁……"說到這里,如意驚覺自己說漏了嘴,猛力捂住嘴,驚恐地瞪著姜梅.糟了,天大的秘密居然泄露出去了,老爺會不會砍了她的頭?

姜梅淡淡地笑了笑,似乎並不驚訝:"王爺求娶的本來是大小姐江絮,對吧?"

從江家人逃避的態度,從范哲南輕佻的語氣,從江府下人看她的怪異的表情和錯亂的稱呼里,不難看出蛛絲螞跡.

現在,如意的證詞只是把她的疑惑串起來,更進一步證實她的推測罷了.

"……是."如意怯生生地點了點頭,小小聲地應了.

"我跟大小姐長得很象?"姜梅低歎,繼續追問.

所以,這一切都是飛來橫禍,是無妄之災?

"象,很象!"如意忙不迭地點頭:"兩位小姐是一母雙胞,怎麼可能不象?奴婢服侍了大小姐十年,乍一見二小姐,還差點認錯了."

相處之後她當然明白,兩位小姐的性格截然不同.但靖王之前並未同兩位小姐見過面,所以只要瞞過他就好,不是嗎?

姜梅氣得差點要冒煙.

很好!她本來還以為自己是庶出,那個叫江絮的女人是嫡出,所以才會有這出老掉牙的李代桃僵的荒唐戲——電視里都是這麼演的,不是嗎?

可既然是雙胞胎,憑什麼一個錦衣玉食,另一個長伴青燈古佛還不夠,還要替身代嫁,受非人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