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下藥
()下藥

姜梅進了屋,如意噘著個嘴:"小姐先歇著,我去幫你煎藥.(.book.)"嗯."姜梅蹲在牆角,興致盎然地用木板加幾件舊衣替史酷比搭狗窩,頭也沒回.

史酷比搖著尾巴,在房里房內興奮地撒著歡,不時跑過來蹭著她的腿,又伸出舌尖舔她的臉,逗得她咯咯地嬌笑不停.

房里不時傳出的歡笑,讓如意越發的心神不甯.

猶豫了許久,終于咬咬牙,從懷里摸了一只瓷瓶出來,倒了一顆碧瑩瑩的藥丸在手里,正想放進湯藥中.

一只手忽地自身後拍上她的肩,姜梅望著她,嫣然而笑:"如意,你在干嘛?"

"小,小姐?"如意驚跳起來,手里的瓷瓶啪地一聲掉到地上.

史酷比躥過去,叨起瓷瓶跑到姜梅的身邊,驕傲地搖著尾巴.

姜梅驚訝地問:"你做什麼壞事了嗎?干嘛這麼緊張?"

"不,沒有!"如意下意識地反駁:"奴婢只是給小姐煎藥~"

"是嗎?"姜梅微笑著伸手,史酷比把瓶子送到她手上,她倒出一顆藥丸在手里送到鼻下輕嗅,芳香撲鼻,味道倒也不難聞.

"它就是藥,我沒撒謊."如意漸漸定下心來.

"既然是藥,"姜梅依舊淺淺的笑:"不如你吃一顆給我看看?"

如意小臉變得煞白,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小姐,奴婢錯了."

江總管說那是給小姐治心疾的特效藥,絕不會是毒藥.可是,她不信,她一個字都不信.她還年輕,還有很多夢想,還有很多心願,她不想死,所以她不敢冒險.

姜梅搖了搖手,把她按到椅子上,神情冷肅:"如意,我待你如何?"

她一直和顏悅色,事事相讓,是個軟弱可欺的主子,突然疾顏厲色,倒讓如意心中突突亂跳:"小姐待如意不薄."

"捫心自問,"姜梅冷然一笑,目光沉肅:"你對我如何?"

如意垮著小臉,垂下頭不敢看她的眼睛:"是,是江總管吩咐的,我不敢不聽啊,否則他會把我賣到勾欄院去!"

姜梅冷冷地望著她:"你如果不說實話,我今天就把你賣到勾欄院去!"

如意顫抖了一下,不吭聲了.

"說吧,"姜梅嘲弄地勾起了唇角:"他還交待了什麼?"

如意囁嚅著張了張嘴,眼里淚光閃閃,卻沒說話.

姜梅也不著急,只是靜靜地,一眨不眨地盯著她,一言不發.

丫頭,跟我玩這套,你還嫩著呢!

如意憋得受不了,終于竹筒倒豆子地說了出來:"江總管說,這藥是小姐打小吃慣了的,不必怕被發現.我只需每隔三日給小姐吃一次藥就行了."

PS:這文有些慢熱,因為很多陰謀前面要鋪墊,一環扣著一環,親們若是耐心點,一定不會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