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溫情(三)
()溫情(三)

"快點過來.(.book.)"我,我先去樓下洗個手."姜梅左顧右盼,很快給自己找了個冠冕堂皇的借口,舉起手向他揚了揚,大大方方地向門邊走去.

"盥洗架上的銅盆里不是有水嗎?"冷冷的,略帶些不懷好意的聲音,將她邁向*的腳步阻止.

姜梅戀戀不舍地縮回已握上門把的小手:"是哦,差點忘了."

磨磨蹭蹭地過去洗了手,慢條斯理地擦干,回過頭,他的臉藏在冰冷的面具後,望著她的目光里帶著一份審視與*****.她敢打賭,這家伙今晚的一切,絕對是有預謀的!

這是古代,丈夫大于天.

他是王,她是妾,她的力量之于他微不足道.

她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只需一只手就足以將她捏碎,而江家人不但不會維護她,只怕連屁都不會放一個.她不會笨到以卵擊石.

但是,不可以力敵,不代表不能智取,拖延時間她總還是能做到的.這麼一想,那張猙獰的鬼面具倒挺可愛的!

君墨染驚訝地望著她在瞬間換了表情,臉上掛著完全可以稱得上愉悅甚至是帶著幾分惡做劇的笑容,輕盈地向他走了過來.

他不知她的小腦瓜子里在想些什麼,不過,他得承認,這一顰一笑間流轉的神韻讓她美得不染纖塵,十分地吸引人.

但,也僅僅只是吸引而已.

他不會忘記,她是誰的女兒以及他娶她的目的.

只在轉瞬之間,她已走到床邊,彎下腰,俯望著他,白皙柔軟的小手毫不猶豫地伸向他的面具.

"你要干嘛?"不等她接觸到,他已出手,閃電般扣住她的手腕,目光陰冷,聲音冷竣而嚴厲.

"幫你摘面具啊,"她大膽地直視著他,烏溜溜的眼睛在眼眶里靈活地一旋,露出一種介于天真與狡黠之間的笑容:"我承認戴著它的確很酷,但總要休息一下,讓臉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吧?難道你不覺得悶得慌嗎?"

"想找死嗎?"他冷冷地望著她,審視並衡量她語氣里的真實度.

她忍住疼,努力想維持住天真並燦爛的笑容,可惜,他的力道實在太大,她不得不輕蹙著眉尖:"不想摘就,咝~算了,何必生氣?"

拷,對付個十七歲的弱女子,而且還是自己的老婆,要不要這麼狠啊?她幾乎懷疑自己的腕骨要被他捏碎了!

"安安份份做你的九夫人,別想著玩花樣!那對你,並沒有任何幫助!"他冷哼一聲,放開了她.

"是."她神色黯然地垂下頭.

"快睡,天都要亮了!"他不再理她,掀開薄被自顧自地閉上了眼睛.

姜梅悄然舒了一口氣,伸出手指在背後做了個V字——雖然有些驚險卻總算達到了她的目的,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