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回門(一)
()回門(一)

如意一臉驚恐地搖了搖頭,緊緊地握著她的手,似抓著水里的浮木,身子顫得如風中的落葉.(.book.)"什麼事?"冷淡平穩的男音極突兀地在身後響起.

姜梅回頭,柳無風一身青衫,面無表情地站在門邊.

"管家~"姜梅忙松開如意迎著他走過去,走了兩步似覺不妥,停下來,表情一副驚惶卻又強自鎮定的模樣:"這屋里有老鼠!"

柳無風不吭聲,只默默地看著她.

她腰肢纖細,那身天青色縐紗襦裙,襯得白皙的*半點血色也無,尖瘦的小臉上只剩一雙霧蒙蒙的眼睛,嬌柔驚怯,楚楚可憐.然,他並沒有錯過她轉頭時,眼底那抹一閃即逝的精明.

事實上,剛剛的一幕他盡收眼底,雖未瞧清盒里具體裝的是什麼,卻也知道其中必有貓膩,甚至不難猜出那幕後主使之人.

當然,象以後一樣,這次他同樣沒打算出面管這樁閑事.

既然有膽子惹上靖王,自然就得有膽子承受,而優勝劣汰正是此處生存的法則.讓他覺得玩味地是,眼前這個外表嬌怯,身子孱弱的江家大小姐,似乎沒有想象中那麼膚淺,浮躁和傲慢.

相反,她很聰明,沉得住氣,知道怎麼掩飾自己,甚至刻意給人制造出柔弱的假象.

而這,與他之前調查的結論嚴重不符.

他才不信一個飛揚跋扈,驕縱成性的女子會在一夜之間就轉性.

那麼,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錯?

她發出球,對方卻毫無反應,姜梅有些尷尬地笑了笑:"不知柳管家有何事?"

"王爺讓我通知你,明天宮里有事,不能陪你回門,請九夫人自便."柳無風清了清嗓子,淡淡地宣布君墨染的決定.

回門?

姜梅啞然.

他若不提,她壓根就沒想過這個問題.

現代人,新婚蜜月旅行,有幾個還記得三日回門的規矩?

"這是王爺給江老爺的一點心意."柳無風拍了拍手,從外面進來兩個男仆,抬了一只樟木箱子進來往房里一放,又默默地出門.

姜梅淺笑著福了一禮:"有勞管家,替我多謝王爺."

連面都不露,只遣仆人拿點錢物胡亂應付,這王爺的譜果然挺大.

"九夫人客氣了,"柳無風微微側身,不受她的禮,只淡淡地道:"等夫人回來,我讓人送些藥過來."

"藥?"姜梅怔了一下,下意識地回絕:"我帶著呢."

柳無風不語,似笑非笑地瞥了如意一眼.

姜梅這才省過神來,知道他指的是她剛才說的"老鼠",所送的自然也是老鼠藥了!

話都說了半天了,他這時才給出反應,慢的還真不止一拍兩拍啊!

"柳管家費心了,"姜梅面上一紅:"如意,送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