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蠍子
()蠍子

如意噘著個嘴:"那還不如給二夫人呢!好好一個主子,讓個老媽子欺侮算怎麼回事?"

姜梅也不跟她爭,只好脾氣地笑:"是我考慮不周,但送都送了,總不好再拿回來吧?下回送東西,先問過你再做決定,行了吧?"

她這邊低聲下氣,如意也不好再緊揪著錯不放,輕哼一聲:"得,左右東西是你的,我只是個丫頭,哪做得主?"

"快看看,夫人們送了啥寶貝?"知道她還在氣頭上,姜梅聰明地轉了話題.(.book.)如意十分不屑:"這還用看?肯定都是些用不著的破爛玩意拿來做順水人情,指著從咱們這里挖寶呢!"

話雖如此說,到底小孩子心性,瞧見桌上那些花花綠綠的包裹,新鮮熱鬧地堆著,著實有些好奇.她慢慢地走了過去,裝著不經意地撥弄幾下,隨意揀了個扁平的木匣,打開一看,卻是柄匕首.

她氣得俏臉通紅:"呸,好好的,怎麼弄這東西來尋晦氣?"

姜梅順手接過在手里把玩.柄是象牙的,呈圓弧形,溫潤柔滑,整把匕首長不過三十公分,匕身是極其珍貴的水波花紋刃,刃身上開有一條細窄的血槽,鋒刃極其銳利,暗藏鋸齒.

"這也算是一件寶物,四夫人肯割愛,咱們也不必拂了人家的好意."她微微一笑,一邊說一邊把匕首收到匣里.

"小姐是廟里的菩薩,我們都是俗人,眼里只有金銀珠寶."如意鼓著頰回嘴,眼解忽地瞄見一只朱漆描金的紅木盒子,雕著古樸的花紋,倒也精巧別致.

她輕咦一聲,把盒子拿在手里掂了掂,沉沉的頗有些份量,隔得近了,鼻間還盈了些淡淡的幽香.

她心中詫異,忍不住低喃:"這盒子竟是沉香木做的,莫非真有好東西?"

姜梅聽到這聲驚咦,湊了過來:"打開看看,什麼好玩意,入了你這丫頭的法眼?"

如意一只手端著盒子,另一只手就去掀盒蓋,撇著唇道:"盒子這麼小,除了珠釵首飾還能……啊!"

淒曆地慘叫聲之後,盒子呈拋物線狀自她手中飛了出去,撞到牆壁,啪地一聲掉落地面.

幾只通體發亮的褐色蠍子爭先恐後地爬出來,迅速擠進牆角門縫,消失不見,只余一枝斷成兩截的金釵躺在地上,閃著淡淡的金芒.

"有沒有蜇到?"姜梅白著臉,忙抓起如意的手瞧.

一個優秀的法醫,要對各類蟲,蛇,鼠,蟻……等等各種毒物的形狀,氣味,顏色,藥性,症狀都有著全面的了解.

方才雖只是驚鴻一瞥,已看出這蠍子個體巨大,顏色鮮豔.一般來說,自然界里,越是巨毒的物種,其外表越是鮮豔.

若是被蜇一口,沒有對症的血清,後果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