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送禮
()送禮

回到望月苑,如意兩眼紅腫地迎出來:"小姐~"

"怎麼了?"姜梅吃了一驚,難不成她在花園那會,玉意在這里也受了欺侮了?

"讓我看看你的頭.(.book.)嫁過來才兩天,又是昏迷,又是頭破血流,這往後的日子可怎麼過?

主子不受寵,她這丫環能好到哪里去?

沒想到如意竟會為自己哭,姜梅心里一陣曖,搖搖手:"沒事,就擦破點皮.這倒好,皇帝不急太監急!

如意恨鐵不成鋼,賭氣跺跺腳扭身回了屋:"那你就生受著吧!"

姜梅也不解釋,笑秘密地跟在她身後,慢悠悠地往里晃.

"九夫人在嗎?"

"誰啊?"

如意心中詫異,拉開門探出頭一瞧,乖乖!

院子里鬧轟轟地,黑壓壓地站了一群人,各個手里都捧著禮盒.

"什麼事?"姜梅咯噔一下,不知又出什麼亂子."九夫人,"張媽面無表情地拍拍手,一溜丫環仆婦捧著禮盒排成隊進了望月苑:"我是張媽,多承蒙王爺看得起,府里的丫環仆婦們都歸老奴管教.這里是幾位夫人送給夫人的見面禮,麻煩點收一下."

姜梅怔住.

看今天的情形,那一眾女人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了去,怎麼還會送禮?

這究竟唱得哪出戲,她倒是真的有些看不懂了.

"快請進,請進~"還是如意反應快,立刻轉嗔為喜,忙不迭地把門大開.

不多會兒,桌子上各種紙盒布包已堆了滿桌,五顏六色的,分外熱鬧喜慶.

"張媽,辛苦了~"如意沒口子道謝,笑得見牙不見眼,掏了碎銀出來打賞.

"老身只是一個奴才,不過是聽主子的吩咐做事,辛苦什麼?"張媽不咸不淡地答,推辭著不受.

張媽對如意那二兩碎銀明顯沒有感覺,身在職場,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姜梅忙拉住她,從腕上擼了一只碧玉鐲子下來,硬塞進她手心,親熱地笑道:"張媽,我初來王府,許多規矩都不懂,還請張媽多多關照."

俗話說得好,閻王好見,小鬼難纏,這張媽既然管著府里的一干婢仆,攏著她總是沒錯的.

張媽悄悄用指尖撫了撫,觸手清涼,溫潤如水.

她是個識貨人,知道這鐲子必然價值不菲,立刻轉了態度,眉花眼笑地道:"九夫說哪里話,你是主,我是仆,替主子辦事是份內的.九夫人有事只管吩咐,老身定當竭盡所能."

如意在一旁心疼得不得了,又不敢吭聲,待張媽一走,立刻發難:"小姐,那只鐲子是你身上最值錢的物什,怎麼能便宜了這老虔婆?"

姜梅不以為意,笑道:"錢財身外物,若是一只鐲子能換來平安順遂,也就算是物有所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