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客人(二)
()客人(二)

偷眼一瞧,亭中一張圓形石桌,均布著四只圓形石凳.(.book.)現在三個男人各據一方,剩下那只石凳上已坐了個體態妖嬈的女子,在君墨染的身後,還站立著兩個雖不能算是絕色,服飾卻極盡華美的女子.

她們年紀都不大,此時表情各異地望著她,用腳趾頭猜也知道這幾位應該是靖王府里未曾謀面的另幾位夫人了.

想必她們四個自成一派,與宛兒分庭抗禮了.

姜梅心中猜測,面上卻不露聲色,坦然自若地施完禮,便站在亭下,自動把那句"過來坐"當成耳邊風了.

"哲南,孤城,認識一下,"君墨染望都不望她一眼,偏頭勾了一抹詭異的笑容出來:"這就是我新納的第九房小妾,江湄."

這是姜梅第二次從他的嘴里聽到這個名字,已不覺得驚訝,只感歎命運的神奇.

葉孤城神色平淡,只舉杯向他揚了揚笑道:"君兄,一月內連娶兩位新寵,真是豔福菲淺,教小弟好生羨慕."

然而,他的目光一掠而過,並未在姜梅的臉上多停留半秒.

與之相比,范哲南則局促得多.

他緊抿著唇,從姜梅一路走過來就一直定定地望著她,目中閃過一絲驚疑和不可置信甚至還有些憤怒.

這些情緒雖轉瞬即逝,姜梅卻瞧得真切,心中雖疑惑不定,聰明地不發一語.

君墨染微微一笑,仿佛漫不經心地道:"說起來大家應該不陌生,她是江南首富江秋寒的掌珠,與在下是自幼訂親,聞說哲南兄與江家過往從密,或許是舊識也未可知?"

"墨染兄說笑了~"范哲南欠了欠身,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來:"我與江員外只是普通的生意往來,如何認識其家眷?"

"是嗎?"君墨染淡淡一笑,舉杯一飲而盡,將話題略過不提.

姜梅暗暗籲一口氣,正想挪步離開,豈知君墨染卻並未打算放過她.

他姿態優雅地輕撫著*,微抬起下巴,懶洋洋地睇著她,聲音很溫和,但眼里是不容置疑的冷凝:"湄兒,過來~"

他的意思,該不會是要她坐到他的*上,以供人觀瞻吧?

她當然不會天真的以為,他突然對她產生興趣,或者對前晚的粗暴心生歉意,從而想要彌補.

相反,他這什麼做,等于把她推到風口浪尖,讓她成為眾矢之的.

在她猶疑的幾秒鍾內,他蹙眉,忽地伸出臂勾著她的纖腰,微一用力已將她拽了過去.

"啊~"姜梅猝不及防,踉蹌一下,已跌坐在他的腿上,且坐姿極為不雅,幾乎緊貼在他的胸前,鼻尖撞得生疼,頰上不自*地泛上紅暈.

極自然地,身後數道又妒又恨的眼神幾乎要將她射穿.

姜梅不*苦笑:她招誰惹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