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問話
()問話

睜開了眼睛,身上蓋著的是一床大紅繡著金色牡丹的綢被.(.book.)姜梅有些茫然地瞧了瞧四周,窗欞外那一絲薄薄的暖陽,正漸漸地被暗夜所吞噬.

昨夜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來.

胸口隱隱傳來針刺般的痛楚,那份侵入到骨髓的冰冷寒意,讓她不自覺地輕咳了起來.

"小姐,你醒了?"聽到聲音,如意靠了過來,眼里有掩不住的驚惶,隱隱似又夾著些鄙夷和失望?

姜梅吸了口氣,招手示意過來:"如意,你過來."小姐有什麼吩咐?"如意不情願地走過去,扶她坐了起來,拿了個枕頭墊在她的背後.

"謝謝~"姜梅道了聲謝,不再說話,只靜靜地打量著她.

"小姐?"如意被她瞧得心慌,不自覺地垂下眼簾.

二小姐好象變了,不似以前的空茫和柔弱,那雙眼睛太清亮,仿佛什麼事都瞞不過她.

"你以前侍候誰的?"姜梅溫和地詢問.

如意有些錯愕地抬起頭,飛快地瞟了她一眼,閃爍其詞:"我……"

"不管你以前跟著誰,"姜梅微微一笑,輕輕地,安撫地按了按她的手背:"現在,老爺已把你派到我身邊來了.換言之,就算以前沒有主仆情份,現在也該培養,因為她們已是一條船上的人了.

只有相互扶持,相互幫助,才能共同度過難關.

如意是個聰明人,當然聽出了她的言外之意,猶豫良久,終于低聲道:"奴婢,一直是侍候大,大小姐的."

"靖王爺與我們江家,可有什麼過節?"姜梅點了點頭,沒有再追問,換了話題.

大婚前,突然換走她的貼身婢女,不問可知是有事瞞她.

靖王的態度,傻瓜也看出來,他絕不是因為喜歡而娶她.

"聽說姑爺跟小姐自小指腹為婚,十年前家逢巨變,父母雙亡,前來投靠,被老爺奚落一頓,不但悔了婚還將他趕出了門.哪知道一月前他突然登門,已搖身一變成為靖王爺.他重提婚事,老爺自然是求之不得,所以……"如意雙手絞著衣邊,期期艾艾地答了.

"就這麼簡單?"姜梅靜靜地看著如意,溫柔的目光里藏著淡淡的鋒芒,象棉花里的銀針,閃著尖銳的光.

這丫頭吞吞吐吐,顯然還瞞了她許多事.

"奴婢聽到的就是這些."如意一驚,額上滴下汗來.

"好,我相信你."姜梅望了她一眼,不再追究.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總有一天,她會把事情弄個水落石出.

"小姐,喝藥吧~"如意如釋重負.

"藥?"姜梅蹙眉.

"昨夜,"如意面紅過耳,聲音小得象蚊子叫:"小姐的心疾發作了……"

心疾?姜梅無語.

世上果然沒有免費的午餐!

這君墨染心胸也忒地狹窄,悔婚是父母之命,與她何干?無端把一腔憤怒都*到她的身上,未免有失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