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相親
()相親

一輛紅色的士"吱"地一聲尖叫著緊急刹在了晶華酒店門前.(.book.)姜梅鑽出的士,抬頭望望廣場前坪巨大的電子鍾,時針已指向十一點五十五分,離約定的時間還差五分鍾.

還好,總算沒有遲到.

抬手理了理齊耳的短發,姜梅深吸一口氣,這才昂首挺胸走了進去.

晶華酒店是一間五星級酒店,其附設的西餐廳,因為采的是會員制,所以是S市的政商名流最愛光顧的地方,常常可以看到影視明星們的身影.

姜梅目不斜視,走進電梯上了頂樓的旋轉餐廳,亮出會員卡晃了晃,直奔十七號桌而去.十七號桌前坐著一個年約三十的男人,著一身裁剪得極為合身的黑色西裝,打灰色帶淺紫斜紋的領帶,襯衫是灰紫色,亞麻的西裝褲.身材修長,斯文俊朗,戴著銀邊眼鏡,有謙謙君子之風.

姜梅今年二十九歲,在市公安局刑警隊任法醫五年,這是她第N次相親宴.這次的對象聽說是個商場精英,滿心以為又是個滿腦子奸計,一肚子壞水,聰明絕頂之徒,看來是她以偏蓋全,先入為主了.

"對不起,臨時有個案子,所以來晚了~"姜梅在桌前站定,綻了個歉然的微笑.

"不要緊,我也剛到."趙剛起身,禮貌地替她拉開了椅子,順勢不著痕跡地打量著她.

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襯著蜜色的*,配上一頭削得極薄的烏黑的短發,更顯得乾淨利落,精神奕奕.

聽說她是警界之花,業務精通,一把手術刀屢建奇功,破獲無數大案.還以為來的定是個古板無趣的老姑婆,想不到如此英姿颯爽.

目光交會的瞬間,雙方已在心底衡量了利蔽,算好了得失,抬頭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很快的,菜上來,兩人隔著一把怒放的天堂鳥,品著酒,聽著優雅的音樂愉悅地進餐,偶爾低聲交談幾句.

姜梅謹記著前幾次的慘痛教訓,絕口不提專業,保持禮貌的微笑,做一個最佳的傾聽者.

然,人算不如天算.

不知誰轉了頻道,液晶電視牆上,原本的行云流水,忽而轉為熙熙攘攘,姜梅背對著電視並未在意,趙剛卻忽地看直了眼睛.

"呀,那不是福盛的宋總嗎?聽說失蹤一周,原來死了?"

"你認識?"姜梅一時不察,轉頭瞟了一眼屏幕.

電視上放出一張死者生前照片,玉樹臨風,*倜儻.

"上個月還一塊喝酒來著~"聽著播音員甜美的聲音,趙剛不勝唏噓:"沒想到竟被人殺了~"

"案子已告破,"姜梅以盤中的鱈魚示例,左手執叉,右手執刀,把魚眼挑出,靈活地切割著魚身:"死者身中十五刀,死亡時間是四天前,晴人買通殺手,手段極其殘忍,剜眼割喉……"

趙剛瞧得目瞪口呆,那雙白皙秀氣的手上雪亮的刀叉泛著森森寒光,胃里一陣翻湧,掩著嘴奪路而逃:"對不起,失陪一下~"

望著他倉惶離去的背影,姜梅的叉子驀地停在半空.

很好,她已在相親宴里成功地嚇跑了二十五個男人!

本來好好的,該死的,她為什麼要回頭?

站在酒店的騎樓下,姜梅猶在憤憤不平,忍不住仰天長嘯:"上帝啊,賜給我一個男人吧!"

話落,咚地一聲,一只花盆從天而降,把她砸得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