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眼光要放長遠一些
PS:多謝大家的支持,銘記在心,另外……繼續熱淚求票求收藏.

到底要不要赴李丁山的宴?胡增周接到李丁山電話一個時後,還沒有拿定主意.

雖然他能當上章程市長,也是因為宋朝度對他比較欣賞,為他了不少有力的肯定的話,但他和宋朝度的關系還算不上親密,因為後來有幾次他找宋朝度表示忠心,卻被他委婉地回絕,讓他很是郁悶了一段時間.現在宋朝度失勢,他也抱著知恩圖報的想法,在和沈複明的幾次交鋒之後,又在其他地方做了一些讓步,才替他拿到了壩縣縣委書記的位子,也算是回報他的知遇之恩.但是現在,還有沒有必要和李丁山走近,讓省里的人誤認為他還和宋朝度站在一起?

宋朝度好象才43歲?胡增周猛然打了個激靈,又突然想到沈複明本來是高成松的人,不也是沒當上省委秘書長,而被京城來人替代了?看來,宋朝度的失勢或許只是暫時的,他比自己還要年輕7歲……7年,順利的話,到了50歲的時候,宋朝度不定就是一省大員了.做人,目光還是要放長遠一些好,就算省里把他當成宋朝度的人又怎麼樣?錢錦松的事不也明,高成松並不能在燕省一手遮天,京城空降錢錦松,看似是京里有意安排人進燕省來平衡局勢,誰又敢燕省中有人不是在和京城一呼一應,故意以退為進示人以弱?

想到得意處,胡增周幾乎笑出聲來,沒想到自己的政治智慧經過這一次變故,一下子變得更善于從複雜的局勢中發現蛛絲馬跡,進步,巨大的進步.他亮出他特有的洪亮的嗓門,沖外面喊了一聲:"牛,進來一下."

牛欣亮是胡增周的秘書,今年31歲,個子不高,人長得挺精神,他敲門進來,恭敬地問道:"胡市長,什麼事?"

"給李丁山打電話,等他到了章程市後,直接去紫氣閣安定苑."

下午1點多從燕市上的高速,到下午3點就到了京城,然後一路飛馳不停,又開了3個多時才趕到章程市.車駛入章程市時,正是華燈初上的時候,抬眼望去,大街上的汽車之少,比起後世的縣城還有所不如,川流不息的人群都是自行車大軍.

就算現在的燕市汽車容量也不大,比起十年後的汽車爆炸時代,每時每刻每條街道都是堵車的盛況,正值下班時間的章程市,交通狀況出人意料的好,下了高速不到一刻鍾就趕到了紫氣閣.按照夏想推算,如果身旁人行道上的行人之中十分之一由自行車換成汽車的話,他們前進的速度至少要放慢一半.人人都想買汽車以便改善交通,卻想不到汽車一多反而制約了交通,往往是開車回家卻不如騎自行車回家快,耽誤了時間不,還浪費了金錢汙染了空氣,有時候社會進步和發展還真是一把雙刃劍.

紫氣閣位于章程市市郊,因為偏僻所以安靜,類似于一棟莊院,從外面看上去如同民宅,大門緊閉,看不到里面的布置,聽不見里面的聲音.李丁山的車是外地牌照,所以在門口被人攔住,夏想急忙下車,是胡市長的客人,對方才馬上換了一副笑臉,揮揮手打開了大門.

里面的布置以紫色為主,是一處占地不下十畝的院子,院子東面有一排平房,是仿古設計,有門廊立柱,描畫彩,總體以紫色為主,怪不得叫紫氣閣,又座落在東方,取紫氣東來之意.

停好車,賈合還要跟來,李丁山沉吟一下,停下腳步道:"你找服務員安排一個安靜的地方,自己吃點東西."

賈合一愣,然後看了夏想一眼,點了點頭,轉身走了.夏想沒什麼,賈合慢慢也要適應這種轉彎,他身為秘書在一些場合可以出現,賈合身為司機則不能和市長同席,不合規矩.

夏想遲疑了一下,還是問道:"李書記,我去合適嗎?"

李丁山的步伐堅定,自從接到胡增周的秘書牛欣亮的電話之後,他的心就好了許多.胡增周同意私下里和他見面,也是一種認可,表明了一種態度,讓他安心不少.

"沒關系,胡市長肯定也帶秘書,在電話里我聽牛秘書的意思,他也會陪胡市長一起過來."

安定苑位于東排平房的中間,李丁山進去坐下之後,親自給牛欣亮打了一個電話,通知一聲他們已經到了.二人就先坐下,簡單洗漱一下,去去一路的風塵之色,又喝了一會兒水,解解乏.

房間內布置得非常古樸典雅,清一色的仿古家具,古色古香,牆上還掛滿了名人字畫,雖然是贗品,但也可以看出頗有幾份功力.再想到此地的幽靜和偏遠,夏想豁然開朗,此處即使不是胡增周的私人產業,也和他有密不可分的關系.恐怕不管是紫氣閣整體的布局,還是安定苑房間內的布置,都是胡增周風格的體現.

夏想暗笑,胡增周胡市長也是一位附庸風雅的妙人.

半個時後,胡增周和牛欣亮如約而來.盡管胡增周刻意沒有讓牛欣亮提前打個電話,盡力表現出隨和的一面,不過夏想卻想得周到,一直留心細聽外面的聲音,聽到大門一響,就提醒李丁山一聲,兩個人一前一後來到門口,站到台階下面迎接胡市長.

胡增周倒沒有拿架子,車一停穩就下了車,人未到,爽朗的笑聲就撲面而來,他伸出右手,話聲音洪亮而熱:"李書記一路辛苦了,怎麼樣,感覺章程的氣候還涼爽吧?章程市就有這一點好處,夏天氣候宜人,比起燕市可是涼快多了."

李丁山急忙握住胡增周的手:"給胡市長添麻煩了,我們冒然前來,沒耽誤胡市長的事吧?"

胡增周擺擺手:"早就盼著你這員干將來了,鼎鼎大名的國家級報社的大記者,燕省記者站站長,我可是久聞大名,聽宋秘書長你要來壩縣,我是舉雙手歡迎."

李丁山一路上一直擔心胡增周會對他不冷不熱,沒想到一見面就熱有加,好象故友重逢一樣,多少讓他有點吃驚,不過他也不是初入官場的愣頭青,怎會被對方分不清真假的熱所迷惑?也就順勢了幾句謙虛,客套的話,二人又簡單地介紹了一下夏想和牛欣亮,四人胡增周最先,夏想最後,進了包間.

坐下之後,胡增周也沒多問,就自作主張點了菜,是要一盡地主之誼,讓李丁山嘗嘗章程市的地方特色.胡增周如此安排,既顯示出他的強勢,又給人一種熱切和隨和.李丁山自然沒有異議,點頭附和,又寒喧幾句,上了菜之後,李丁山端起酒杯:"借花獻佛,我敬胡市長一杯,我先干為敬,胡市長請隨意."

胡增周倒也干脆,一口喝干,夏想伸手想要倒酒,卻被牛欣亮制止,他一只手輕輕壓住夏想的酒壺,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以居高臨下的口氣道:"我來,你請坐."

牛欣亮耐人尋味的態度讓他心中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