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凡事要多點心為好
(作品相關里的求票感和更新安排,請大家抽空看上一眼.)

既然撕破了臉皮,索性就一拍兩散,對于文揚這種人,只有打到他痛,打到他怕,拿住他的把柄,才能將他制服.夏想不顧文揚滿臉的挫敗和驚恐,聲音冷冷地直刺他的內心:"還有以後少打肖佳的主意,只要我們都按照規矩做事,肯定相安無事,否則的話……"

從文揚的辦公室出來,夏想深呼吸幾下,還是覺得剛才多少沖動了一些,差點要和文揚吵上一通.和他這種人還真不值大動肝火,看來以後要多注意一些,收斂一下性格,最厲害的殺招不在于大喊大叫,在于背後的較量.要不是他暗中掌握文揚編書一事,早和馮旭光成了莫逆之交,又得到了李丁山的充分信任,文揚真想收拾一個初入社會的大學生,還是能給他造成不的傷害.

上到樓上才發現,李丁山和賈合都在,兩個人一見夏想,都忍不住笑.李丁山沒好意思取笑夏想,賈合卻誇張地攬住夏想肩膀:"行呀哥們,把文揚氣得上躥下跳,沒想到他還被你收拾了.李總就了,他和文揚認識太久了,一直不好意思他,就你能讓他服帖,別李總還真有眼光,還真對了."

看著李丁山氣定神閑地抽了一口煙,臉上流露出一絲別有味道的笑意,夏想不由自主地心中一跳,暗暗告誡自己,千萬不要只看到李丁山軟弱的一面,他畢竟身為國家級報社的一省的負責人,常年周旋于省里和市里的領導之間,不是官場中人勝似官場中人,表面上是媒體人,其實也是半官方的身份,能穩坐記者站站長一職五六年,也絕非尋常人物.

既然以後要將自身前途與李丁山綁在一起,在他面前,保持必要的恭謹和謙遜還是非常有必要的,就算他再有能力,再有遠見卓識,也要一切以李丁山為主,一切為李丁山的利益考慮,否則在羽翼未非之前,被李丁山嫌棄的話,那才是天大的笑話,辛苦所做的一切,全都成了笑談.

不能李丁山讓他服文揚是有意利用他,但至少也是一種試探,對他應變能力的試探和對他辦事能力的考驗.至于李丁山有沒有別有用意他不得而知,不過他卻是多了幾分心,大家是有共同利益不假,但身為下屬,要時刻牢記誰才是真正大權在握之人.

夏想推了賈合一把,笑呵呵地道:"別笑話我了,要不是李總眼光犀利,所有事都在他的掌握之內,我怎麼可能敢和文揚頂撞?再了,有些事就得由我們出面來做,要是事事都要由李總出面,要我們這些手下有什麼用?"

賈合哈哈大笑:"就沖你這一句話,晚上我請你吃飯."

李丁山十分滿意地向後一揚,顯然夏想的話十分順耳,讓他大為放心,看向夏想的目光就越來越多了贊賞.他示意賈合關上辦公室的門,站起身來坐到沙發上,又讓夏想和賈合坐在他的對面,以一種平等的姿態鄭重其事地道:"夏想,賈合,事差不多定了下來,不出意外的話,兩個月之內,我將會前往章程市壩縣就任縣委書記.書記上任可以帶幾個人過去,我信得過的就你們兩個人,賈合還是做司機,夏想就跟在我身邊先以秘書的身份做日常工作.夏想你是大學畢業,賈合雖然沒有學曆,但你們跟著我都不會吃虧,半年之內爭取給賈合解決干部編制,至于夏想,最少也要一步跨入副科級的門檻."

這是李丁山第一次許諾,他一臉堅定,身上散發出一股不容置疑的氣勢,夏想點點頭,首先表態:"感謝李總的信任,我一定會竭盡全力,替李總解決一些細枝末節的瑣碎事."外之意是,大事當然要李丁山做主.

賈合隨便慣了,還不習慣李丁山突然威嚴的作派,不過他還是一臉嚴肅地道:"我跟了李總好幾年了,以後的路還長,看我的行動就行了."

李丁山站起來,拿起水壺去澆他的秋海棠,笑道:"可惜了我養了兩年的秋海棠,我一走,恐怕就沒有人精心照顧它了."他轉身對夏想道,"夏想,你認為文揚會不會接手公司?"

"應該會."夏想知道他最後拋出的炸彈肯定讓文揚心驚肉跳,為了不被人發覺他的違法之事,接手公司是最佳的選擇,他無路可退.

"不是應該,是肯定會."李丁山放下水壺,拿起毛巾擦了擦手,又點上一只煙,"他編了一套書,賺了不少錢,我不怪他.跟著我沒有得到任何利益,他心中不滿也很正常,我就放他一馬.不過既然敢私自盜用公司的名義,還打著報社的名號編書,敢做就要敢承擔責任,所以將公司交給他,讓他也嘗嘗焦頭爛額的滋味,對他來也不算什麼懲罰,比起坐牢可算寬大太多了……"

什麼?夏想心中湧起驚濤駭浪,原來李丁山早就知道文揚暗中編書的事,一直隱而不發,看似寬容,實際上一直在等待最佳時機.相比之下,文揚的張揚和自以為是才令人可憐加可笑.

李丁山坐回到辦公桌後面,身子陷在寬大的老板椅中,下午的陽光不太明亮,煙霧繚繞中,顯得他的面容有些模糊不清.他繼續道:"夏想你最近和肖佳走得比較近,知道文揚編書的事也很正常……"

夏想的心猛地提了起來,難道李丁山已經知道了肖佳也私自編書的事?

"按這種事我不該勸你,畢竟這算是個人私事,不過你以後要跟著我,又是遠離燕市,肖佳這個女孩子性子太活絡了一些,和你的沉穩正好相反,估計在一起也不會有滿意的結果,我是過來人,就以一個長輩的身份勸你一勸,肖佳不太適合你."

夏想暗暗舒了一口氣,原來李丁山是擔心他會和肖佳談戀愛,怕他受不了肖佳的誘惑.要是他還是以前那個未經人事的夏想,還真受不了肖佳迷人的身體,現在的他有著非同尋常的成熟,不會輕易被肖佳攻陷,更談不上和她談愛.

"李總不用擔心,我和肖佳是正常來往,沒有談戀愛."夏想見賈合在一旁笑得有些古怪,就知道是賈合暗中傳話,就笑罵道,"賈合你是不是看上肖佳了?"

賈合急忙擺手:"別扯我,肖佳太漂亮了,我可不敢看上她.就算她真的看上我,我也不敢娶.這樣漂亮的老婆放在哪里都不放心,折壽呀."

李丁山也笑了起來:"賈合還沒有合適的對象吧?跟著我這麼多年,倒是耽誤你的婚姻大事.過段時間一定幫你張羅張羅."

賈合叫道:"怎麼又扯我了身上了,還是夏想好,我看他和肖佳眉來眼去,估計兩個人都有點意思."

今年27歲的賈合一直單身,一提出給他介紹女朋友就緊張得不行,有時還有些不好意思,讓夏想懷疑他沒准還是處男.

夏想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正常的男人對一個接近的美女有點正常的想法,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不過有想法不證明就有行動,夏想心知肚明,他現在正在走鋼絲,本來就走得心驚肉跳,步步險棋,再和肖佳發生一點什麼,就相當于又平空增加了一道旋風,指不定就能將他卷進去之後再也無法跳出來.

賈合開他的玩笑,再看李丁山也是一臉輕松的笑意,夏想一顆心落到了實處,他們應該還不知道肖佳的所作所為.

突然傳來的腳步聲讓三個人不約而同地都靜了下來,片刻之間,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文揚推門進來.

本來嬉笑輕松的場面,因為文揚的到來突然變得氣氛微妙起來,文揚神有些尷尬,陰狠的目光從夏想身上一閃而過,隨即擠出一絲笑容,對李丁山道:"李總,我考慮好了,決定接手公司,謝謝報社領導和李總的信任,我一定不辜負領導的重托,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將公司的效益再創新高."

文揚坐也沒坐,完話就轉身下樓.

李丁山從抽屜中拿出一份資料,遞給夏想:"地皮批下來了,既然文揚勇挑重擔,總要送他一份大禮不是……夏,批文就由你交給文揚."

對于當一次好人的機會夏想沒什麼興趣,也不認為有必要和文揚改善關系,不過既然李丁山有意如此安排,他也不好什麼.

下樓的時候,李丁山突然了一句:"晚上一起去和高海吃飯,他下一步要扶正了."

市政府副秘書長高海?在後世記憶中,夏想沒有任何有關高海的信息,也不知道他是沉了下去,還是調出了燕市,反正燕省燕市的夠得著在電視上露面的領導中,沒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