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壩縣風云 第107章好一壞兩個消息
,甲人冷漠的表情沒有櫃垂化,冷冷看了一曹殊超略蝶 不會騎馬就不要騎,尤其是不要和那個小毛孩一起騎.他才多大點兒,關鍵時刻肯定靠不住

雖然還是一如既往地冰冷,不過說話聲音柔和了許多,也多說了好幾句.話一說完,她就發動汽車,關上車窗.大腳油門躥了出去.

曹殊慧沖夏想做了斤,鬼臉,夏想就笑:"美人計沒有成功,可惜了

"別理她,瞧她不可一世的樣子,等下別撞到我手中,要不非要她好看不可米董憤憤不平,對曹殊慧剛才的舉動不以為然.

汽車朝前開著幾百米又緊急刹住,然後就是一陣刺耳的倒車聲,片刻之間路虎就象一頭猛虎一樣,迅速倒了回來,車窗打開,車里人從里面扔出一疊錢,交到曹殊慧手中:"給你壓驚!不想要,就扔了".

直到汽車再次走遠,曹殊慧才看清手中厚厚的一疊錢,足有旦四元.她將錢交到夏想手中,拍了拍身上的土說道:"真是一個怪人,有錢也不能這麼大方,真當錢是大風吹來的?夏想,你先幫我保管好,要是能再遇到她就還給她,遇不到的話,那就只能敬謝不敏了?.

夏想也不客氣,將錢收好放起:"慧丫頭還真是我的福星,網來壩縣就幫我賺了心元,要是每天都幫我賺這麼多,想不發財都難."

"臭美吧你,我是我自己的福星,和你沒關系,不要亂套近乎!"曹殊慧俏皮地瞪了夏想一眼,心里卻想,不但讓你賺了錢,一路上還讓你沾了不少便宜,又不能說,氣死人了.

回去的時候,曹殊慧還是來時一樣,側坐在夏想前面.不過這一次一切風平浪靜,夏想也沒有機會再抱她.她就也老老實實坐著不動,也膽子大了起來,還不時哼唱著一首歡快的歌曲,偶而看夏想一眼,見他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就暗暗笑他心眼小,還放不下剛才的事情.

其實夏想只將剛才的不快拋到了腦後,他正在想因為他的出現,許多原有的進程出現了不可預知的偏差,不過無論如何,也應該影響不到京城.影響不到三山度假村的開發.三山度假村的開發帶來了巨大好處不言而喻,雖然就算沒有一條壩縣直通京城的山路也可以建造食品廠,但僅僅一個食品廠是不能給壩縣的經濟帶來巨大的拉動作用,充其"都分人的溫飽.

要想壩縣的整體經濟邁上一個新的台階.必須有一條沖出大山的道路,哪怕是一條山路,也讓壩縣和京城的距離縮短數百公里和數天的時間.但如果沒有:山度假村,想要憑借壩縣的實力修建山路,無異于天方夜譚.

壩縣受地理環娃的局限性太大了,就算有再好的旅游資源,道路不通,也不可能引來游客.如果真要等到聯另年後,私家車大量走進家庭帶動自駕游的興盛,壩縣的旅游才發展起來的話,離現在還有年的時間,坪.可以讓多少讀不起書的孩子重返課堂,可以讓多少就著鐵釘喝酒的人.可以有一盤下酒的小菜!

還沒有回到縣城,半路上手機一有信號就接到了李丁山的電話,李丁山告訴了他一斤,好消息和一斤,壞消息.好消息是,京城傳來了消息,可以確定三山度假山的開發屬實,不久就要動工.壞消息卻是,貝合商貿公司正式向縣政府提出申請承包滾龍溝!

貝合商貿?

不用想夏想就知道,是取楊貝和劉河二人的名字合成,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貝合商貿的法人肯瘧是楊貝.

沒想到,他和楊貝不可避免地站到了對立面,而且還是不可調和的矛盾.必須分出勝負才能罷休.夏想皺起眉頭,不由想得出了神.

突然一只溫熱的小手伸到了他的額頭上,好象要撫平皺紋一樣,曹殊鬈不滿的聲音傳來:"別皺眉,容易起皺紋.你瞧你,想事情的時候,象一個小老頭一樣

米董在前面開車,曹殊慧本來想坐在前面.最後還是坐在了後面,和夏想並排在一起.她見夏想想得入神,就調皮地伸手去弄他的額頭.

夏想笑笑,拿開她的小手:"別鬧,大人想事情小孩子別搗亂.對了,曹局長知道你來壩縣嗎?"

曹殊慧搖搖頭,又點點頭:"應該不知道,沒對他說,不過他估計能猜到.反正沒人說,就裝作事情沒發生

米董在前面笑:"不怕我告密?.

曹殊慧示威似地向她伸了伸小拳頭:"你敢?小心我揭你的短".

米董不回頭,沖後面揚揚手,表示認輸.

回到縣城,夏想讓二人先去休息,他到縣委去見李丁山.

進門.就見李丁山正在自己到水,他急忙上前拿過水壺,說道:"李書記.我這斤,秘書不太稱職,總不能及時為領導服務."

李丁山笑罵:"少跟我來這一套,我不是,十豐窮的官僚,再說你又是去辦正事.又不是不務正業扒中的人才天天做倒水掃地的小事."

如果泡妞也算是正事的話,夏想差點羞愧難當,不過想想也算是為將來打好基礎,不管是為他還是為李丁山,都非常有必要和曹永國拉近關系.況且,米壹又是王全有的女兒.

李丁讓接到了京城的電話,已經查明三山度假村確實正式立項,由一家實力雄厚的公司負責開發,具體動工日期還不清楚,但應該就是近期趕在下雪冰凍之前進山.可以說,三山度假村的事情已經是板上釘釘,不會再出意外.

"不過,貝合商貿突然提出承包滾龍溝一帶的荒山,時機非常敏感,會不會他們也知道了什麼風聲?"李丁山的擔心不無道理,原本他以為三山度假村的開發是絕時機密.只有他和夏想知道,他可以借此在許多事情上占領先機,打對手一個措手不及.但是如果劉世軒也知道了此事,那麼可以用來當出奇不意的手段的通天山路,就失去了全部意義.

夏想將他今天從黃海嘴中的到了消息說了一遍,李丁山放了心:"原來是這樣,劉世軒也挺有頭腦.當機立斷,看來滾龍溝還真是他的軟肋."李丁山也知道貝合商貿的含義,暗中特意看了看夏想一眼,見他沒有特別的反應,心里也就淡定了許多,他還怕夏想一時受不了刺激,會做出過激的反應.

夏想的沉穩讓李丁山也不由感歎.想當年他這麼大年紀時,絕對沒有這麼鎮定.要是他早有夏想的穩重和成熟,再有老丈人的背後支持,宋朝度早早拉他一把,現在到副廳也應該問題不大.

不過話又說回來,現在雖然才是正處,但身邊有夏想這樣一個助力,以後想要升遷也不會太難.

"李書記是怎麼考慮的?"夏想知道承包荒山在壩縣史是一件大事,必須拿到常委會討論.

"劉世軒很聰明,沒有直接出面,而是讓貝合商貿的人出面向石縣長提出的申請.石縣長向我彙報時,沒有表態,只是說政府那邊先研究一下,具體拿出一斤,方案出來,再交到常委會上討論."李丁山也清楚石堡壘肯定知道貝合商貿的背景,他能主動向李丁山提前彙報,而不是等方案出來再彙報,已經表明了中立的立場.

"真要上了常委會,恐怕形勢不太妙 壩縣的縣委常委連李丁山在內一共個人也算合理的人數.夏想算了一算,李丁山現在還沒有控制常委過半的影響力,"劉世軒一票,黃鵬飛一票,中間派中的幾人,我估計會在這件事情上向劉世軒妥協,因為和他們的利益沒有沖突,副書記鄭謙,武裝部長郭亮,再有副縣長趙建蘇和紀委書記態度不明,劉世軒在常委會上通過的可能性很大."

他故意落下石堡壘不說,就是要讓李丁山分析,留給他最後發表關鍵意見.

"是呀,最耐人尋味的是石縣長的意見,如果石縣長明確表示支持貝合商貿,幾乎可以肯定百分之百通過."話一出口李丁山才猛然發覺,平常時候還看不出來,關鍵時刻原來一直低調的石堡壘,才是掌握壩縣平衡的最關鍵的一人.只要他偏向誰,誰就有了掌握常委會的可能.

夏想也想到了這一點,才猛然醒悟,石堡壘要是聰明人,就不會明確表示偏向哪一方,他只需要做好份內事就可以,只要他一直居身中間,才可以獲得更大的利益.

不過世界上沒有不勞而獲的好事,他有辦法讓石堡壘坐不住,不讓他穩坐釣魚台,坐收好處.

想了一想,夏想笑了:"李書記這邊,吳英傑算一票,杜部長算一票,還有王書記也可以算上一票.至于石縣長,除非他不想上進.否則他早晚會站到我們這一邊."

李丁山大為驚訝:"王書記?王全有?怎麼說?"

夏想就將曹殊慧和米董的關系一說,又點明了米董和王全有的關系,當然他和王全有的偶遇也一並說了出來.

李丁山大喜過望:小夏.了不起,你總是給我驚喜,看來,你還真是我的福將.對了,應該說曹殊慧也是你的福星,可要好好把握住機會!曹局長要是下一步進了燕市當上常務副市長,政治前途一片嚨,明,他今年才刃歲吧?干上一屆副市長,再升一升,就能到副省了."

他又想起了剛才夏想話里有話.就問:"石縣長為什麼要向我們靠攏?"

"李書記是當局者迷,石縣長是政府一把手,要是有一份政績可以在他的履曆上寫下濃重的一筆.他會選擇和誰合作?當然是可以給他帶來巨大好處的人,這個人,就是不但在人事方面有重大決策權,而且還掌握著許多重要信息,處處先人一步的李書記!"夏想心里清楚,他

受李凶信任和器重也不能敵越秘書的角煮小出謀劃策可權必須交回李丁山手中,不能讓他對自己產生懷疑.

沒有人願意接受手下比自己還高明的事實,再大度的人,也難免會有所想法.

李丁山明白夏想的意思,臉上表現出不悅的神情,不過心里還是感到十分舒服,說道:"以後在我面前有什麼說什麼,別總說一半話,非要讓我下斤,結論,哪里有這麼多講究?"話說到一半又笑了,"你說的是指可以通到京城的山路吧?說的也是,提前知道山路要通,提前著手准備發展壩縣的旅游業,這麼一大件利國利民的好事,我拿出來具體交給石縣長來做,他會是什麼態度?"

話音網落,外面傳來敲門聲:"李書記在嗎?我是石堡聖,有件事情要向您彙報一下?"

李丁山和夏想對視一眼,來得早不如來得巧!

誠心而論,在劉世軒和李丁山對抗的事情上.石堡壘存了私心.

李丁山的空降,讓他的縣委書記夢破滅,不可能心中沒有芥蒂.他今年好歲了,在副縣長和縣長的位子上干了太長的時間,錯過了這一次上升的機會,說不定一直到退休都當不上書記.他一直信奉的一句名言是,不想當書記的縣長,都不是好縣長.所以李丁山一來.他就抱定了一個態度,不對抗不合作.保持距離,堅持中立,適當向劉世軒傾斜.

石堡壘不是不想和李丁山對著干,聯合劉世軒等人架空李丁山.不過他沒有劉世軒在本地根深蒂固的影響力,又沒有李丁山從省城空降的背景.誰都知道省城來的人,背後肯定有省委的人撐腰?再加上他認為與劉世軒的霸道和陰險相比,李丁讓身上的文人氣質反而更讓他覺得可信.所以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他最後決定采取坐山觀虎斗的策略,坐等李丁山和劉世軒發生沖突,到時他及時出現當救火員,不管偏向哪一方,肯定都能獲取最大的利益.

李丁山想要在壩縣有所作為,想要打開局面,必然要在人事和經濟上做文章,石堡壘有自知之明,他在壩縣沒有什麼根底,常委中支持他的也就兩三人,下面各局的頭頭腦腦更是沒人聽他的話,他手中又沒有人事大權,說實話,真要說到政府這一塊誰是老板,名義上他是,實際上還是劉世軒說一不二.

況且,劉世軒不但在政府這邊坐大,連組織部長黃鵬飛也對他言聽計從.上一任老書記上任以後,想要動一動劉世軒的利益,結果惹怒了劉世軒,幾次在常委會上發難,讓老書記的提議都無法通過,不管是人事的變動還是政策的推廣,無一例外在常委會上被否決,讓老書記處處受制.甚至不惜動用了書記的一票否決權,但最後還是被氣得大病,提前病退.

個掌握不了常委會的書記,就失去了一把手的權威.

在這一點上,石堡壘還算比較佩服李丁山的穩妥.來到壩縣一個月了.李丁山還沒有就重大議題提交常委會表決過,因為一旦出現一把手的提議無法通過的情況,身為一把手的權威將大大降低,書記的光環也會減弱許多.如果沒有底氣就匆忙把決議上常委會討論,是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現.在這一點上,李丁山的做法讓石堡壘十分贊同.

李丁山沒來之前,縣委縣政府的人一致認為,他沒有從政經曆,肯定會做出幼稚的舉動.現在看來,他們都低估了李丁山的政治智慧.

正是因為李丁山隱忍不發,行事穩妥的風格.多少讓石堡壘有些動搖.在想要不要和李丁山聯手,把劉世軒打壓下去?石堡壘心里清楚,和李丁山相比,劉世軒頂多算是一個政客,一個政治上的投機者,遠遠不能稱之為政治家,而李丁山既然是空降來壩縣,省里肯定有人,來壩縣就算不是為了政績,可能也是走走過場小但不管怎樣,他肯定有政治上的抱負,就算只是為了政績,也有為了壩縣的經濟發展而出力的動力.不象劉世軒,純粹只是為了一己之私而占據常務副縣長的個置.

劉世軒是市委書記沈複明的人,石堡壘知道這一點,因此他也清楚.就算他和李丁山聯手,也只能將劉世軒架空,沒有辦法把他趕走.

石堡壘已經倔歲了,說不想再進一步.那是自欺欺人.他算了算,李丁山說不定干上一屆就走,三年後他引歲.還可以來得及再干一屆書記,如果在任內出了政績,臨到最後退休的時候,升不到實職副廳.補償一個副廳級待遇,以副廳級干部的身份退下來,也是一種榮耀,總比老死在處級上面強上許多.所以說他不是沒有動過試探李丁山的心思,想要和他合作.

防:請大家支持正版,訂閱支持可以讓一本書走得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