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壩縣風云 第九十三章 每個人都有如意算盤
"這個事還是按照我的意思來吧,淑英,你就別操心了.你在市委,對壩縣的情況不太了解,我知道該怎麼做,這一次一定會讓你滿意的,放心好了."劉世軒還是和以前一樣的說一不二,根本就是不容置疑的口氣,他看了臉色有些潮紅的張淑英一眼,心中不免猜疑張淑英為什麼對夏想的事情這麼上心,難道是她真的要將侄女推給夏想?不會吧,張信穎的傻氣誰不知道,夏想怎麼會看上她?再說張淑英也沒必要這麼明顯地去巴結李丁山,李丁山能不能坐穩縣委書記的寶座還要兩說,她不至于這麼急巴巴地又送侄女又送人情,到底她打的什麼如意算盤?

對于張淑英,劉世軒一向不屑于她的為人,認為她和張信穎一樣,一個真傻一個裝傻,兩個人是一對活寶,既不懂人情世故,又沒有政治頭腦,鬼知道她怎麼就當上了市委組織部副部長?

"還是按照我說的辦吧,世軒,這事我比你清楚,站得高所以看得遠,是不是?"張淑英心里有氣,劉世軒話里的意思顯然是暗示,他才是具體主事的人,壩縣還是他說了算,她不過是市委組織部副部長,還管不著壩縣科級干部的提撥,想起以前劉世軒就在張信穎的事情上推三阻四,用各種理由搪塞她,才一直拖到今天,現在還是拿腔拿調地跟她說話,她也就不再客氣,直接說出了心中的不滿,又強調了一句,"北部縣最近要提撥幾名副處級干部,市委組織部正在考核,我正好負責這件事,其中有一個人好象你也認識,叫翟玉輝……"

劉世軒不動聲色的臉上終于動容,眼中閃過一絲慍怒,媽的,敢要脅老子?什麼叫我好象認識,翟玉輝是我表弟你又不是不知道,裝什麼裝?多年養成的冷靜讓他片刻之間又恢複了平靜,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既然淑英堅持要提夏想,市委領導的意見還是要重視的,我就再慎重考慮一下."

見劉世軒還是固執己見,跟她打哈哈,張淑英也頓時惱火:"那好,劉縣長你可要考慮好了,我也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好象翟玉輝的資曆不夠,在考核上可能得分不高……"

張淑英推門而去,剛一出門,劉世軒一下跳了起來,一腳踢飛地上的暖水瓶,破口大罵:"狗日的臭娘們,敢和老子討價還價?看老子以後怎麼收拾死你!"翟玉輝是劉世軒大舅的兒子,和他情同手足,在北部縣當交通局局長,這一次要提到副處升上半格,是仕途之中至關重要的一步.張淑英雖然沒有權力壓下,但從中作梗使點壞還是沒有問題的,畢竟她是組織部副部長,在干部考核上還是有發言權的.

劉世軒的辦公室在二樓,李丁山的辦公室在三樓,所以劉世軒大發雷霆的動靜沒有傳到他的耳中,他正端坐在辦公室內,和夏想商議萬一三山度假村的事情有了不好的變化,下一步該如何應對.夏想給李丁山的杯子續滿水,說道:"馮旭光看中了壩縣的資源優勢,決定不管通不通山路,他也要來壩縣建廠,不過就是以後運輸麻煩一些,他的決心挺大,也是因為看到了壩縣的貧窮,受到了觸動的緣故."

"這麼說來他還倒是一個有良心的企業家……其實不管是商人也好官員也好,想要利潤和政績也是人之常情,只要不要忘了經商和做官的根本就行,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沒有了黎民百姓,哪里有商人哪里有官員?"李丁山只有在夏想面前,才會流露出他文人氣質的一面,"對了,馮旭光是文揚介紹給你認識的,沒想到,他卻和你成了莫逆之交."

馮旭光不僅是他的莫逆之交,還將會是連接他和高建遠之前的橋梁,只有結識了高建遠,才能在接近高成松的道路上邁出關鍵的第一步,馮旭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真要論起來,文揚還算無心做了一件好事.

"也是,文揚當初的本意是想踢我出公司,沒想到陰錯陽差,我和馮總一見如故,反而成了好朋友,恐怕他現在也是追悔莫及."夏想笑呵呵地說道,心想也不知道液晶大屏幕項目進行得如何了,從天而降的一千萬投資,說是好事,其實也不好消化.

也不知曹殊黧的設計工作進展到哪一步了?來壩縣之後,他隔三差五倒是和曹永國通通電話,不過事不湊巧,每一次都碰到曹殊黧不在家,夏想只是隨意問了兩句曹殊黧近況,也不好意思問個詳細,曹永國也沒細說,只說曹殊黧每天都用心設計圖紙,從來沒見她這麼用功過,連曹殊君也跟著她,整天精神十足,不再是懶洋洋的沒個正形.

總不能直接問曹永國曹殊黧為什麼不直接給他打電話吧?夏想對曹永國既有感激又多少有一點畏懼,倒不因為他是廳級干部,而是曹永國審視的目光和置疑的口氣,好象他要打他女兒主意一樣.其實夏想關心的是液晶大屏幕的進展,以及燕市的城中村的改造工程.

夏想沒有想到的是,在他和李丁山談論文揚的同時,遠在燕市,也有人正在談論他.

楚子高的心情最近十分開朗,隨著休閑廣場的落成,步行街的人流越來越多,酒樓的生意好得出奇,不但扭虧為盈,而且盈利幅度遠超他的預計,照眼下的紅火程度來看,前期投入的資金很快就可以賺回來,而且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實現他的第一步夢想,開出楚風樓的第一家分店!

楚子高的好心情在接到高海電話的一瞬間,達到了頂峰,因為高海告訴他,陳風陳市長對北大街的改造成功很感興趣,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要來北大街視察!

陳市長要來北大街?楚子高大腦短暫的短路之後,隨即哈哈大笑,大失常態,一跳老高,連手機都被他摔到地上,也顧不上撿,只顧得上原地打轉,不停地自言自語:"太好了,陳市長要來視察工作,太好了,要是讓陳市長到楚風樓用餐,市內各大媒體一刊登,得頂十幾萬的廣告費……天大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