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壩縣風云 第九十二章 政治從來都是利益最大化
(還沒有收藏本書的朋友,喜歡的話請記得收藏一下,以方便以後隨時找到.本書下月上架,還有一周的公眾版,請大家票票支持.)

肖佳在壩縣的幾天里,他每天都向李丁山彙報行蹤,每晚都回去住,沒有再和肖佳單獨在一起.不是不想,而是他和肖佳都覺得應該避嫌,瓜田李下,不管是讓馮旭光看出什麼,還是讓李丁山對他有意見,都是得不償失的後果.有時想想,夏想也覺得他和肖佳冷靜得出奇,兩個人完全沒有小別勝新婚的沖動,除了談生意,就是分析壩縣的前景規劃,同時他也對肖佳做出了許諾,在他的第三步計劃中,有可以和肖佳合作的項目,當然前提是肖佳要努力做好蔬菜批發生意,先在燕市站穩腳跟,然後進軍京城市場.

肖佳正是因為聽了夏想描繪的美好遠景,心動不已,受到了鼓勵的她恨不得一下飛回燕市,開展她的蔬菜批發大業.本來她想做蔬菜批發生意,還被馮旭光別有用心地貶低了一通,讓她心中多少有點懷疑蔬菜批發的前景,實際上她來壩縣之行就是渴望得到夏想的認可,想聽聽他的意見.讓她驚喜的是,夏想不但贊成她的想法,還給她出了不少點子,都是她忽略的重要的細節,讓她獲益匪淺,心中暗暗驚訝的同時,又對夏想高看了幾分.

況且夏想的支持不僅是口頭上的,在他的計劃里,壩縣在未來三五年內,將要建成一處龐大的蔬菜供應基地,完全可以解決她的後顧之憂,她只需要全力開拓市場打開局面就可以了,以後壩縣的蔬菜基地一旦建成,她就可以獲得獨家經營權,就算到時再打個折扣,又有實力雄厚的京城蔬菜批發商前來分一杯羹,她也可以借助夏想的力量,搶占一分先機.

一想到夏想的計劃環環相扣,雖然其中也有許多不確定的因素,但思路縝密,設想得非常周全,他怎麼會這麼聰明?肖佳心中更堅定了要跟緊夏想步伐的決心!

和夏想預料不差的是,張淑英和劉世軒之間因為張信穎的問題,發生了一些矛盾.

張淑英是想讓黃鵬飛以縣委組織部的名義,主動報上張信穎和夏想二人,擬提副科級,先做通鄭謙工作,到時再由黃鵬飛提議,書記,副書記和組織部長先開一個見面會,達成一致後,直接提交到常委會上討論,確保一次通過.但劉世軒卻不同意張淑英的提議,他只想提張信穎一人上去,壓下夏想,而且他還向張淑英保證能在常委會上通過.

劉世軒清楚,自從劉河和夏想發生矛盾之後,再到後來他又知道劉河喜歡的楊貝竟然是夏想的前女友,他就明白不管是李丁山和他之間,還是劉河和夏想之間,絕對沒有握手言和的可能,只能是你死我活的下場.再有劉河成天在他耳邊說夏想的壞話,說什麼也不能讓夏想在他的眼皮底下一步步提升到科級.

李丁山是一把手不假,手中有人事權,但在壩縣,他還是有信心在常委會上擊敗李丁山,牢牢掌握主動權.在他看來,夏想想要上去也可以,但李丁山必須拿出足夠的籌碼來交換,關鍵是,現在的李丁山手中除了一個縣委書記的名義之外,沒有任何可以和他交換的東西,也就是說,他想要什麼都可以得到,不必非要李丁山心甘情願地點頭同意,他有辦法讓李丁山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換作以前,張淑英也會贊成劉世軒的觀點,認為李丁山不足為慮.但現在她卻改變了主意,李丁山是不是有什麼手腕還不清楚,但夏想絕不能輕視.他說話辦事沉穩過人,讓久經官場的她也挑不出毛病,而且還讓胡市長兩次主動問起,就已經明顯地說明了問題.不管夏想和胡市長之間是什麼關系,但胡市長的強烈暗示張淑英不會不明白——他一直在關注著夏想,會隨時留意夏想在壩縣的工作——市長的目光會盯著一個縣委書記身邊的小秘書,其中的意味不得不讓人尋思一二.

盡管胡市長和沈書記不和在章程市不是什麼秘密,張淑英也自認是沈書記的人,自然要和胡市長保持一定的距離.但她只是組織部副部長,不是常委,在重大事情上沒有發言權,而且前一段時間風傳沈書記要調到省里任職,胡市長要接任書記時,許多人已經暗地里向胡市長表示了靠攏,她當時也動了心思,正猶豫的時候,突然又傳出消息說是沈書記和胡市長都是原地不動,才把她驚嚇出一身冷汗.不過事後想想,也認為還是適當地和胡市長拉近距離為好,畢竟沈書記年紀大了,升不上去的話,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去人大政協了.

正是因為有了來日方長的覺悟,張淑英才對胡市長兩次有意無意地問起夏想,格外上心.以前在壩縣要是運作什麼事情,只要劉世軒提出建議,她一般不反對,可是這次不同,這一次無論如何也要將夏想和張信穎綁在一起提撥,不僅要讓夏想和李丁山記住她的示好,而且也想通過夏想這件事情,暗中和胡市長的關系再近一步.

"世軒,這一次你就聽我的,別再跟我唱反調了,我心里有數,夏想必須得上,他不上,信穎就算上去,也意義不大."私下里在一起的時候,張淑英直呼劉世軒名字,顯得親近,也是因為二人同為壩縣人,認識多年的緣故,"具體原因現在不好說清楚,反正你幫我這一次,我會承你的情."

張淑英忍了一忍,沒有把胡市長對夏想格外在意的事情說出來,她也藏了私心,因為說起來她和劉世軒,黃鵬飛幾人算是一個利益集團,但因為劉世軒過于強勢,她一直處于弱勢,這些年的合作,還是劉世軒得到的實惠最大,她始終非常被動,迫切想要改變弱勢一方的局面,隱隱中,她覺得眼前有一個絕佳的靠近胡市長的機會,中間有一個關鍵人物,只要他滿意了,胡市長也許就會對她高看一眼.

這個人,就是夏想,所以張淑英才會不遺余力要助夏想上位.

政治,從來都是利益最大化的博弈,張淑英為了追求她自己的最大化的利益,必然會有選擇性的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