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壩縣風云 第八十六章 兩美相遇,智者勝
夏想嚇了一跳,肖佳更是"啊"了一聲,一下子跳到夏想懷中,心驚肉跳地叫道:"女鬼!"

白衣裙被兩個人的過激反應也嚇得不輕,退後一步,用手撫胸,連拍數下,才長出一口氣說道:"拜托,一個大美女非讓你們說成女鬼,有點眼光好不好?也難怪你會被小流氓騙,和小流氓在一起,估計你也不是什麼好人!"

張信穎的連衣裙十分貼身,料子輕薄還下垂,緊緊地包裹住她略嫌豐滿的身子,胸前的山巒,翹臀的溝壑,還有腰間到胯間的曲線,幾乎是毫發畢現.她手中拎的竹藍之中有毛巾,香皂還有洗發水,再看她頭發濕漉漉的還在滴水,臉上沒有化妝,雖然比不上曹殊黧的美麗和肖佳的嫵媚,卻自有一股清新的秀麗之氣,嘴唇微微噘著,下巴微微昂著,輕蔑的眼神看著夏想.

肖佳躲在夏想身後,又正好處在一處陰影之中,張信穎沒有看清她的模樣,就沖夏想點點頭:"小流氓,我問你話呢,怎麼不回答?"

夏想感覺胳膊內側的肉猛地一疼,是被尖銳的指甲尖擰了一把,疼得他一咧嘴,說話就有點漏風:"張信穎,你,你好……洗澡去了?"

冷不防被夏想親熱的口氣一問,張信穎沒反應過來,下意識地答道:"是呀,剛剛舒舒服服地洗了一個澡……呀,你怎麼知道?"

夏想用手一指她的頭發,又指了指她的右手——張信穎的右手一直放在胸口處沒有拿下來,輕輕拍動的同時,無意中擠壓得胸前的兩座小山上下顫動,由于裙子衣料過薄,兩座小山之上的小小山頭就如兩個最高峰,高高聳立,驕傲而挺拔,盡管路燈昏黃,依然清晰可見.

張信穎明白過來,頓時又羞又急,面紅耳赤地啐了夏想一口:"臭流氓,死流氓,大混蛋,小壞蛋,大色狼……"

夏想無奈地搖了搖頭,他只不過是提醒她防止走*光,卻被她反應過度再一次戴上大大小小的壞人標簽,難道他真有這麼壞不成?正要小聲問問肖佳,卻感覺胳膊內側的同一位置在一秒之內傳來兩次巨疼,同時一個威脅的聲音響起:"都被人當面罵成流氓了,說吧,是不是騙了人家小姑娘?臭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為什麼女人都不講道理?夏想正要解釋兩句,突然對面的張信穎惱羞成怒地沖了過來,揚手就打……

女人的心思很奇怪,當她不喜歡一個男人的時候,會覺得這個男人沒魅力,不管哪個方面都沒有吸引人的優點.不過當她喜歡上一個男人之後,就會在意他的一舉一動,就會覺得他舉手投足之間充滿了異性風度,就會把他當成世界上最吸引女人的男人,仿佛只要別的女人一見到她喜歡的男人,就會為他臣服,就會不由自主地被他俘獲了芳心.

肖佳現在就認為張信穎和夏想之間肯定發生了什麼,所以張信穎才會一見夏想就罵他小流氓,而且話沒說兩句,又要動手打人.打是親罵是愛,肖佳心里吃醋的同時,又怎麼能容忍張信穎當著她的面打夏想?她一伸手就抓住了張信穎的手腕,冷冷地說道:"想要打夏想,得問問我同意不同意!"

張信穎知道夏想身旁是一個女孩,不過一直躲在陰影之處看不清楚,等她閃身出現,頓時覺得眼前一亮,猶如撥云見日一般,一張如花似玉的嬌美面容出現在眼前,讓一直以來以美女自居的她也不由自主為之一愣,屏住了呼吸.

肖佳太美了,美得嬌豔,美得奪目,美得讓她自慚形穢.

"你是夏想的女朋友?"男人遇到美女容易失去自信,女人也是一樣,張信穎一下子氣勢全消,期期艾艾地說道,"我,我不是誠心要打他,實在是他太討厭了,還愛耍流氓,你要是他的女朋友,可得要好好管管他,看緊了,別讓他動不動就調戲別的女孩子."

夏想差點掩面而逃,張信穎毀人清白的本事一流,三言兩語就把他一個流氓無賴形象樹立了起來,好象他真是無惡不作的小混混一樣.

"張信穎,你不要信口開河好不好?我什麼時候調戲別人了,又調戲誰了?"夏想迫不及待地想要解釋幾句.

肖佳一拉他,將他拉到一邊,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說道:"現在沒你什麼事了,你只需要老老實實地呆在旁邊,閉緊嘴巴就可以了."又回頭嫣然一笑,伸手將張信穎拉到一邊,小聲說道,"他做了什麼壞事,你盡管一五一十地告訴我,我會好好收拾他的."

張信穎將信將疑地看了肖佳一眼,有點懷疑肖佳為什麼會向著她說話,想了一想,還是禁不住肖佳真誠的笑容,把她和夏想之間的矛盾和盤托出,最後還強調說:"他的眼睛總是色眯眯地看人,眼神不正的人,心術就不正,你可要把他看好了,一不小心就跟著別的女人跑了."

肖佳強忍住笑,向夏想招招手,對張信穎說道:"我不是他的女朋友,只是他的普通朋友……"

夏想正好聽到最後一句話,見肖佳眼神中戲謔的神色,知道她有心捉弄張信穎,想想也是,依肖佳的脾氣,能容忍張信穎這樣胡攪蠻纏的人才怪.

"你這麼漂亮,肯定是看不上他吧?也是,他長得有點黑,一點也不好看,連一米八都沒有……"張信穎時刻不忘打擊夏想幾句.

"你猜錯了!"夏想沖肖佳眨眨眼,卻是和張信穎說話,"是我沒看上她."

"騙人!吹牛!自吹自擂!"張信穎自然不會相信.

肖佳歎了一口氣,一副幽怨的表情:"他說得沒錯,是他看不上我.他身邊美女如云,至少有三個大美女圍在他身邊,個個比我漂亮百倍,我在他眼中,確實不值一提."

明明知道肖佳是在假裝,夏想還是被她真假難辨的口氣迷惑,不由心中一蕩,忽然之間感覺肖佳好象有點假戲真做.

張信穎張大了嘴巴:"不會吧?就他一個黑不溜秋的窮小子,還會有比你還漂亮的美女喜歡他?別開玩笑了."

肖佳忽然語氣一變,一句火辣辣嗆人的話脫口而出:"連我他都看不上,他還會看上你?你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別人看你一眼,你就罵別人是流氓,要是你沒有希望被別人耍流氓的想法,怎麼會連別人看你一眼也當成耍流氓?你要不是心理變態,就是太自戀了,建議你找個鏡子照照,象你這種姿色的所謂美女,到處都是,別說見慣了美女的夏想不會對你有想法,一般男人見了你,頂多只會看上一眼,就不會再看第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