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壩縣風云 第七十二章 沖突和隱患
(兄弟們周末快樂,票票就砸過來吧……)

李丁山是沒有從基層干起的從政經曆,但他也是從小記者再到國家級報社的中層干部,接觸的人形形色色,比起劉河乃至劉世軒都強了太多,下至村民,上至省委書記甚至國家領導人,他都打過交道,心軟也是只對他熟悉的人寬容,手腕不夠硬也是沒有觸及到他的底線,現在見夏想受屈,他的威勢就不可遏制地發作出來.

牛紅妹還沒有弄清眼前的形勢,在她看來,只要跟緊了劉家這棵參天大樹,在壩縣的地面上,誰也動不了她一根毫毛,她聽到劉河叫李丁山為李書記,以為是哪個鄉的黨委書記,又見李丁山盛氣凌人,就無比氣勢地指著李丁山說道:"你是哪個鄉的書記,怎麼和劉河說話?你到底知不知道他是誰,知不知道我是誰?"

楊貝實在不願意看到她母親氣盛的樣子,但她又非常懼怕母親,不敢多說,只好輕輕拉了拉牛紅妹的衣袖:"媽,別鬧了,多丟人……"

"丟人?你還知道丟人?人家都追到壩縣了,你不是說和他斷了來往了嗎,怎麼他還能找到你?"牛紅妹得理不饒人,沖著楊貝又是一頓咆哮.

"夠了!"李丁山非常厭惡地揮了揮手,問牛紅妹,"你是文化局的局長?"

"沒錯,我就是……他是劉縣長的兒子,你惹得起嗎?"牛紅妹想以居高臨下的口氣和李丁山說話,卻發現她比李丁山矮了太多,而且自始至終被他不怒自威的氣勢壓著,心里就十分不快.

"伯母,別說了!"劉河唯恐牛紅妹再說出什麼難聽的話,他也不敢當面和李丁山鬧得太僵,急忙出來打圓場,"李書記,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牛紅妹,文化局的副局長.牛局長,這位是縣委的李書記."

劉河以官職相稱,讓牛紅妹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等聽到最後說是縣委的李書記,她再沒腦子也明白縣委只能有一位李書記,也就是說眼前的人是堂堂的縣委書記,可不是什麼鄉黨委書記.當面沖撞了縣委書記?牛紅妹一瞬間腦子有點遲鈍,隨後又快速運轉起來,剛才他說夏想是他的秘書,這麼說,夏想當上了縣委書記的秘書,成為縣委書記的跟前紅人?

牛紅妹表情僵了一僵,轉眼又鮮活起來,堆起了滿臉笑容:"李書記,原來您就是新上任的李書記?您說這事鬧得,我真是有眼無珠,有眼不識泰山……"她背後有劉世軒的支持是不假,但人在官場誰不知道書記的重要性,人事大權在握,真要想摘了她一個小的文化局的副局長的官帽,劉世軒想攔也不攔不住.

李丁山沒理牛紅妹,扔下一句:"文化局的干部不是都挺有文化的嗎?"就來到夏想身邊,伸手去扶夏想,"要不要緊,小夏?你放心,上次我說過,來日方長,今天我還是這句話."

縣委書記親自去扶一個秘書?任誰都能看出來夏想在李丁山心目中的地位,劉河知道一點內情,還沒有多大驚訝,牛紅妹卻是張大了嘴巴,臉色漲得通紅,好象吃了什麼不消化的東西噎著了一樣,喉嚨中發出呼呼的聲音,卻說不出來一句話.也不知道是因為李丁山的諷刺,還是因為夏想能夠勞動縣委書記大駕親自伸手相扶而震驚!

劉河再次聽到李丁山強烈的暗示和不滿,心中不以為然地想,你李丁山就是天,就是龍,來到壩縣這一畝三分地,也翻不了天也伸不開腿,只能憋屈地老實呆著,否則到時收不了場,別說想撈上政績走人,能不能干滿一屆還要兩說.

牛紅妹知道她說錯了話,給新任縣委書記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心中急得上火,又見劉河在一旁雖然表面上恭敬,不過眼神中飄來飄去,顯然是在和李丁山置氣.她知道劉河可以仗著劉世軒不把縣委書記放在眼里,但她只是一個小小的文化局副局長,很容易就被當成棋子給犧牲掉,眼見劉河不出面替她說句好話,又想起剛才對夏想囂張的態度,她心里更是如同被一只貓抓來抓去,難受得要死.

夏想是李書記的秘書,看樣子李書記對他又無比器重,要是他時不時在李書記旁邊說她的壞話,她的副局長別說想提正,想都不用想一定干不長了.縣委書記是動不了常務副縣長,要想動她一個副科級干部,不過是幾句話的事情.

當著劉河的面,她抹不下面子去求夏想,急忙轉身對楊貝說道:"貝貝,夏想是你同學,同學來了怎麼不招呼一聲?大老遠來到壩縣,怎麼著也是客人不是,有時間請夏想到家中坐坐,認認門……"

"伯母,你這是什麼意思?是不是想再重新撮合他們?見過勢利的人,沒見過你這樣翻臉就不認人的."劉河態度傲慢地看了牛紅妹一眼,又沖楊貝說道,"貝貝,跟我走!"

鄉村飯店就是一間簡陋的平房,房前的院子也不大,有幾棵高大的楊樹枝繁葉茂,風一吹樹葉嘩嘩作響,陽光透過樹葉灑落地上,到處是斑駁的影子.

夏想站在李丁山和賈合中間,目光淡淡而清澈地看著楊貝,看著那個他昔日深愛的女子.她躊躇不前,猶豫不決地看看劉河,又看看牛紅妹,唯獨沒有看他一眼,他的心漸漸沉到了谷底.

楊貝真是一個愛慕虛榮的女子?如果有其他的原因導致她毅然分手,夏想不會怪她,也不會埋怨她,或許還是徹底原諒她,同時也會結開心結.但如果是因為她貪戀劉河的權勢,他也不會怪罪她,每個人都有自己追求幸福的方式,只不過他會將她從心底完全抹去,不留一點痕跡.

賈合見夏想不動聲色,以為他怕了劉河,向前一步,大聲說道:"不許走,把事情說清楚,別想不明不白地隨便打人!"

劉河冷冷一笑,沖外面喊了一聲:"都進來一下,給賈大哥瞧瞧陣勢."話剛說完,從外面忽啦啦進來四個壯漢,個個身強體壯,依次站在劉河身後.

李丁山終于再難保持儒雅風度,氣得臉色陰沉如水:"劉河,你還想對我們動粗?我告訴你,只要你敢動我們一下,後果非常嚴重!"

夏想見此情形,向前一步,和賈合一左一右將李丁山擋在身後,劉河真敢不顧一切對縣委書記動粗?除非他得了失心瘋或者不想活了!

牛紅妹嚇得臉色慘白,哆嗦著說不出話來.劉河和縣委書記擺開要大打出手的場面,他是不是瘋了?真要是打了縣委書記,壩縣非得來一場地震不可!不但劉世軒會受到牽連,公安局長直接就會被就地免職,還有她這個小小的文化局的副局長,肯定會被殃及池魚.

楊貝緊咬嘴唇,雙眼含淚,眼見就要哭出聲來,卻還是不說出夏想想聽的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