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壩縣風云 第五十四章 如意算盤(求推薦票!!)
其實按照正式說法,縣委書記和縣長的秘書還沒有資格稱之為秘書,應該叫通訊員才對,但大家都約定俗成,就高不就低,所以也就一直稱呼秘書.夏想握住謝仲志的手,感覺他的手有些老繭,象是干農活的人的手,不由心中驚奇,看他厚厚的眼鏡度數不小,應該不是農民.

"夏想,李書記的秘書."夏想只說了一句不再多說,在這種場合,他要是和謝仲志在一旁竊竊私語,不但失禮,而且是對在座領導的不尊重.

謝仲志好象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仍然小聲地說道:"夏秘書以前沒來過壩縣吧?壩縣的情況也許你還不太了解,許多地方的貧困是城市里的人無法想象的……"

夏想心想這個謝仲志是怎麼當的秘書,不在一旁隨時等著領導吩咐,反而趁機聊起天來,就算要介紹壩縣的情況也不必急在一時.他剛想做一個禁聲的手勢,卻聽到石堡壘喊了一聲:"小謝,你陪夏秘書去隔壁房間吃飯去吧,這里有服務員就行了……"

"別,還是讓小夏和小謝留下,讓服務員出去."張淑英坐在主座,今天以她為主,她打斷石堡壘的話,扭頭去問李丁山,"李書記你說呢,是不是讓小夏他們留下,也好和各位在座的領導熟悉一下,方便以後開展工作?"

張淑英都這麼說了,李丁山還能說什麼?只好笑著點頭同意.夏想卻心中感覺不好,張淑英要他留下,絕對是另有所圖.

果然酒過三巡之後,張淑英突然語重心長地說道:"現在越來越多的大學生走進了黨政機關工作,這是好事,是好現象,他們年輕,有朝氣,有魅力,有學識,是我黨堅強的後備力量,也是以後要走向重要工作崗位的接班人.象小夏,今年才23歲,就成了李書記的秘書,難道我們因為小夏年輕就認為他能力不足,就不能擔當重任?當然不是,一路上我和小夏同志交流,感覺他思路開闊,思想活躍,而且他在大學期間就入了黨,這樣的好苗子,組織上怎麼能不好好培養?回去後我會向市委組織部建議,將夏想同志列入重點干部培養對象."

夏想頓時覺得頭大如斗,這個女人沒完沒了,還真拿他當了幌子.她哪里是誇他,分明是把高高抬起,輕輕放下,只不過是用來拋磚引玉的由頭罷了.

果不其然,張淑英隨即將夏想這塊磚拋到一邊,馬上提出她想要引出的美玉,似笑非笑地問縣委宣傳部長杜雙林:"杜部長,聽說你們宣傳部也有一名年輕能干的大學生,她今天來了沒有?正好可以給大家引薦一下,也和小夏,小謝認識認識,年輕人在一起可以互相促進進步."

杜雙林的臉色頓時陰沉得如同陰云密布的天空.

有那麼短短的一分鍾,時間好象凝固一樣,所有的人都一言不發,有人低頭看地面,有人端著酒杯轉圈玩,好象手中的酒杯是稀世珍寶一樣.石堡壘則抬頭看房頂的吊扇,也不知道髒乎乎的吊扇有什麼好欣賞的.李丁山從身上翻出一盒煙,從里面抽出一根,想了一想又放了回去,看似漫不經心地看了夏想一眼.

夏想目光平視,臉上掛著謙遜的笑容,但目光中的篤定讓李丁山放心不少.

夏想自然清楚張淑英對杜雙林肯定有著強烈的不滿,但杜雙林身為縣委常委,宣傳部長,也不是她一個組織副部長想敲打就敲打的,能當上縣委常委,市委常委里面至少有人撐腰.但官場上的事情是面子上過得去就成,張淑英今天當眾向杜雙林叫板,逼他下不來台,兩個人之間的矛盾看來不是一般的深.

耐人尋味的是,在場的壩縣的十名常委,沒有一個人幫張淑英說話,好象都站在了中立的立場,但組織部的人見官大一級,張淑英也是副處級干部,沒人幫她說話就已經說明了問題.對于張淑英總是借他的名義來和別人對抗,又打著介紹女朋友的不純目的,特意讓李丁山知道她有一個侄女在縣委宣傳部,夏想就對她失去了所有的好感.

想讓她的侄女受到重用沒有錯,但將他當成軟泥來捏就做得過頭了,又在縣委常委聚齊的重要場合,再借他的名義提她的侄女,就是大錯特錯了.

夏想表面上不動聲色,其實在內心深處,已經將張淑英列為了不可信任並且需要防范的目標.

杜雙林年約45左右,戴著黑邊眼鏡,文質彬彬象一個學者.現在被張淑英逼到了牆角,臉色黑得嚇人,他雙手緊握,好象承受了巨大的壓力,過了大約有半分鍾,才開口說道:"張部長倒是消息靈通?只是不知道您說的大學生是哪一位?是男是女?叫什麼名字?近一年來,宣傳部來了三名大學生,他們現在都在重要的工作崗位上人盡其材."

張淑英被杜雙林陰陽怪氣的回答氣得臉色紅了幾下,又想到現在周圍在坐的都是壩縣的主要領導,只好壓了壓火氣,也不陰不陽地說道:"別人我倒沒有聽過,倒是聽說過張信穎畢業于燕大中文系,很有才華……"

杜雙林的怒火也不可遏制地暴發了:"張部長,張信穎好象是你的侄女吧?諸位領導都在這里,你特意提她的名字,是不是別有目的?"

張淑英針鋒相對:"舉賢不避親!倒是你杜部長,好好的一個中文系的大學生,被你安排去做管理檔案,收發信件的工作,是不是有故意打擊報複的成份在內?"

杜雙林拍案而起:"張副部長說話請注意一下分寸,身為上級領導,看問題要實事求是,不要被親情蒙蔽了目光.我杜雙林教書育人十幾年,當過老師做過校長,現在當這個縣委宣傳部長,只是為了不辜負黨委的信任,不是為了巴結領導升官發財,更不會任人唯親."

"杜部長,身為領導干部,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拍桌子,象什麼話?坐下!有事情坐下說,有理不在聲高,更不在站得高,是不是?"李丁山不得不開口說話,再不說話,他身為縣委書記的權威將蕩然無存.

杜雙林臉上一紅,一屁股坐了回去:"對不起,李書記,我剛才有點激動,拍桌子是不對,我承認錯誤,向大家道歉."

張淑英被杜雙林當眾反駁,落了面子,李丁山開口說了杜雙林,但杜雙林只說向大家道歉,根本就沒有提她,顯然還是將她晾到一邊,理也不理,她更覺得咽不下這口氣,就又不依不饒地說道:"杜部長,張信穎是我侄女不假,但她也是燕大中文系的高材生,你讓她管理檔案,收發信件,是不是有點大材小用,不把大學生人才當一回事嗎?"